梦回千年倾城妻陆早早凌慎行观看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admin
2130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0月26日15:17:21 评论 19 views

梦回千年倾城妻陆早早凌慎行观看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梦回千年倾城妻》的主角是陆早早凌慎行,作者是八寻,又名《少帅每天都在吃醋》,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陆早早明明记得自己在水中游泳的时候淹死了,可怎么一觉醒来环境变了个样!站在她面前有个无敌美男子,根据脑袋中残留的记忆,男人居然是陆早早的夫君凌慎行!而原主沐晚为何死去?她陆早早又为何穿越而来?一切都是未解之谜。

11.jpg

>>梦回千年倾城妻陆早早凌慎行点击<<

梦回千年倾城妻章节阅读

沐晚回到凌府已经是傍晚了,来迎接她的只有雪秋。

奶奶呢?请佛对老太太来说是大事中的大事,她不可能不闻不问。

奶奶去了颐园,过一阵子才会回来。

颐园是连城郊区的一个皇家园林,以前皇室在的时候颇为繁华,现在随着皇族没落消失,颐园已经成了度假胜地,每年都有数不清的官宦富甲前去小住散心,体验皇族般的生活。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让老太太极为糟心,她去颐园也是为了散心。

嫂嫂,这一路好不好玩,有什么新鲜事?雪秋拉着她兴高采烈的追问,下次可一定要带上我啊,我每天上学都快闷死了。

沐晚哪能告诉她自己差点做了压寨夫人,这一路的凶险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珍惜生命,远离连山。

哪有什么好玩儿的,整天吃斋念佛,比你在学堂里还闷呢。

听到吃斋念佛,雪秋立刻失了兴致,她从小就被迫听老太太念经,以至于现在看到和尚就想打盹。

沐晚见许多工匠在后门进进出出,不由问道:佛堂开始兴建了吗?

你走的那一天就开始建了,日夜赶工,不出半年就能竣工,大哥的办事效率自然不必说了。s3;

提到凌慎行,沐晚不由问道:你大哥最近来电话了吗?

没有。雪秋摇摇头:我也很担心他呢,可他在行军当中,我们也联系不上。

督军那边呢?

楚家的势力蓄势待发,之前又连续攻克两省,恐怕是在养精蓄锐,一旦他们觉得时机稳妥,恐怕又要打仗了。雪秋说到打仗,本来还欢快的表情立刻就沉闷了起来。(_

我们凌家坐拥江南江北数省,在我看来已经足够强大了,为什么父亲和大哥还要不停的打仗?

北地偏远,凌家军打过去本来就不占天时地利人和。

沐晚握着她的手说道:我们都是女子,自然不懂他们男人的宏图大志,在我们看来,和平团圆就是最大的幸福,可他们不一样,他们的眼中是江山如画,是权势独尊。

女人想要的只是一个小家,而男人想要的却是天下大家。

嫂嫂,如果大哥将来真的统一了所有地盘,你高不高兴?电脑端:/

沐晚笑笑: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就好。

她心里清楚的很,纵然这些军阀们斗得你死我活,势力也有强有弱,但最后并没有哪一个能够一统天下,以后,外敌侵略,国家不宁,谁还有心思继续你争我斗。

对了,二嫂嫂还在她的锦秀苑里闭门思过,奶奶临走的时候也没有放她出来,这些日子怕是闷坏了。

沐晚暗道了一声活该,老太太去颐园少则半月多则一月,看来她还要再吃一阵子苦头了。

沐晚回到桂花苑,这才卸下了一身的疲惫,映春也累得够呛,早早被她打发着去休息了,内室里便让彩雨和彩雪来伺候着

洗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彩雪便把晚饭端了过来。

知道她这些日子吃得太清淡,彩雪特意挑了些大鱼大肉,满满的摆了一桌子。

少夫人终于不用吃素了,我特意让厨房做了大餐。

沐晚拿起筷子,有些哭笑不得,这满桌的海鲜肉类,不见一点青菜色,这丫头真当她是嘴亏了。

她吃过了饭,又问起。

彩雪道:姐还没回来。

沐晚点点头,让她们把桌子撤了,虽然天色还早,她已经困乏的不行,可躺在床上却是久久无法入睡。

她并不清楚尤墨染的身份,只知道别人都叫他少主,她从不喜欢刨根问底,既然他没说,她也不会多问。

而尤墨染也只知道她的姓名,至于来历并不清楚。

以后,他们或许不会再有相见的日子,他的这份恩情恐怕是无以为报了,只希望他能顺利的逃过此日一劫,她的良心也能得到安稳。s3;

沐晚胡思乱想着就睡着了,睡梦中,似乎有人一个劲儿在喊她的名字,她睁开眼就看到彩雪的脸。

少夫人,您可算醒了。她睡得真沉,她喊了好一会儿才把她叫醒。

怎么了?沐晚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坐起来睡意全无。

彩雪笑道:少帅来电话了,要找少夫人。

凌慎行突然打电话回来,沐晚已经猜到原因了。

她去了放有电话的客厅,电话已经在旁边放置了很久,她急忙拿了起来

因为才睡醒,说出的话带着一丝小猫般的柔软:喂。

好一会儿没有动静,沐晚以为他已经不耐烦的给挂掉了,心头突然就笼上一层失落,正要放下电话,沉洌好听的男声就传了过来:睡着了?

听到他磁性十足的声音,沐晚眼圈一热,情不自禁的就要哭了出来,这两日的经历实在是一言难尽,她甚至无数次想过自我了断,如果她真的为了名节了却残生,是不是连山一别就是他们最后一面。

他不知道,她在那时一心想着的只有他,觉得最愧对不住的也是他,明明重活这一世让她初尝爱人滋味,却是没有收获就无疾而终。

现在听到他的声音真真切切的响在耳边,虽然一如他那个人一样,冷情默然,透着拒人千里的冷漠,但她还是欢喜的笑出声:当然是睡了,被你的连环夺命ca吵醒了。

连环夺舒ca!

她经常会说一些稀奇古怪的字眼儿,他似乎已经听得习惯了,并没有字字追问。

凌慎行听到她还能这样语气轻松的开玩笑,悬着的心才悄然放下。

听张耀天说你们遭遇了土匪。

他果然是知道了。

沐晚暗暗抚了抚胸口让自己镇定,以凌慎行的睿智,半句假话都可能被识破,幸好她早就把想好的剧本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

说起来真是虚惊一场,如果不是我和映春去后面的林子里方便,这辈子怕是见不到你了。最后一句是实话,她的声音不自觉的带着哽咽。

凌慎行眉头一皱,心尖微痛:是张耀天他们办事不利,我必然严惩他们。

别。沐晚急忙道:那些土匪计划周全,张排长他们防不胜防,这些人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着实不好对付。而且张排长他们本来应该和你去前线上阵杀敌,现在却做着护送我的差事,这已经很委屈他们了,你要是再罚了他们,我的良心上也过不去。

凌慎行听着她说了一大堆道理,轻哼了一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见他松了口,沐晚立刻打蛇随棍上:反正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丢了些枪支弹药,你小小的惩罚他们一下就好了。

说到最后,已经软言细语,颇有几丝撒娇的味道。

这一招果然见效,凌慎行的语气不似刚才那般强硬,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沐晚笑了。

顿了顿,她突然问:会打仗吗?

关于前线的事情,他显然不愿意多说,只是草草敷衍道:你一个女孩子打听这些做什么,好好睡你的觉,吃你的饭,等我回去的时候别再瘦成竹竿就好。

他嘴里的责备,听在她的耳朵里都是变向的关心。s3;

两人又闲聊了一通,等沐晚放下电话再一看表,顿时惊得不得了,感觉没和他说什么,竟然半个小时过去了。

她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话唠?

沐晚回到卧室,彩雪还站在门口,看到她忍不住抿出一丝心知肚明的浅笑。

沐晚瞪她一眼,马上又笑开了。

看来我平时对你们太随和了,一个个的都敢取笑我了。

彩雪急忙道:彩雪可不敢,彩雪只是看到少帅和少夫人关系和睦,心里替少夫人高兴。

沐晚跟凌慎行讲过电话,原本覆在心头的阴云也散去了大半,只是他始终不肯提打仗的事情,倒成了她的心结。

她摩挲着手中的怀表,只希望不要再起战事,一切都能平平安安的。

沐晚难得睡了一个懒觉,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彩雪和彩雨都没有打扰她,早饭端在小厨房里热着。

沐晚在同济寺时习惯了听晨钟暮鼓,在那种安宁而庄重的气氛中醒来,突然回到凌府,仿佛还没有调整好时差。

吃过了饭,就回来了。

这次被土匪掠去的事情只有映春知道,两个人商量好了守住口风,就算是也没有告诉,她帮不了什么忙,只余着替自己担惊受怕而已。:/

看起来红光满面,一定是圆满了完成了任务。

先喝口水吧。沐晚把茶杯递给她。

接过来一口喝光了,这才缓缓了气息说道:小姐,那个夏有福果然有问题,这几个铺子也十分的可疑。

沐晚当初的陪嫁中有一个绸缎庄,两个中药铺子,还有一间开在旺角的茶馆,如果说这样的生意都不赚钱,其中没有猫腻才是怪事。

瞧你急的,坐下来慢慢说。沐晚笑着摇摇头,你这样的可干不了特工。

嘻嘻一笑,小姐,我这几天都在夏掌柜的店铺不对,是在小姐的店铺一带四处转悠,也经常装做顾客进到店里咨询,夏有福一般很少露面,我也只见过他一次,不过据我这些天的观察,这些店铺的生意都是十分红火,每天进进出出的客人不下百余人。:/

沐晚不由冷笑,夏有福给她做掌柜的时候,天天来哭穷,日日来报损,每天都说店面客人稀少,入不敷出,不过这前身当初也真是愚蠢至极,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完全没想去亲自查看一番,完全被这个夏有福牵着鼻子走,最后还让他自负盈亏,只收一点租钱,估计说出这话的时候,夏有福已经乐得找不到北了。

夏有福为人怎么样?

说道:我虽然只见过他一次,却从他的伙计那里打听到,他这个人特别的吝啬,他们背地里都喊他夏扒皮,克扣工资,投机倒把,不近人情。对了,这几天我常去那个中药铺子,跟管帐面的一个先生很熟络,他私下里跟我说,夏有福的帐面很不干净,他也是为了养家糊口,迫不得已帮着他弄虚作假。

沐晚深思片刻:你找机会把这个帐房先生约出来,我要亲自问他。

嗯了一声:我明天就去。

沐晚转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属于她的东西,是时候拿回来了。

第二天,那个管帐的先生就来了,他穿了一件灰布的长衫,外面套着黑色马甲,瘦削的脸上架着一副圆框的眼镜,看上去不过三十左右的模样。s3;

他是第一次来凌府,一路跟在的后面却没有东张西望,哪怕心里再好奇还是保持着淡定的神态,见了沐晚,也没有阿谀奉承,只是恭敬的叫了声少夫人。

沐晚仔细打量了他一会儿,穿着朴素,但是干干净净,身上有种文人独有的傲气。

她对这位先生的第一印象很好,立刻让搬来了椅子,先生道了谢,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不知道先生贵姓?

那男子拱了拱手:在下于术。

于先生。沐晚亲自斟了一杯茶递过去,于术立刻起身接了过来,再次道谢,表情仍然平静如水,丝毫没有因为沐晚的殷勤而流露出任何的自得。

沐晚见了更加喜欢于术的性格,不卑不亢,行事得宜,她心中开始了暗暗的盘算。

听说于先生曾经留学国外,身上倒没有洋人的浮夸作派。

于术道:我早年在国外呆过几年,回国后找工作却是四处碰壁,最后经人介绍在夏掌柜的中药铺子做事。

于先生精通三国语言,在国外的时候也是本专业的高材生,却不想回国后怀才难遇,听了着实让人觉得惋惜

于术一惊:少夫人怎么知道的?

沐晚笑笑:我想重用于先生,自然让人去查了于先生的底细,于先生不要见怪才是。

重用?

于术的情绪终于有了起伏,他在国外刻苦学习,想要回国后学有所用,没想到他的才华并不被这个乱世所认可,因为他的父母出身低微,他只能凭自己的本事谋求工作。

明明他要更加优秀,但别人不是凭借着家里的关系,就是直接进行贿赂,他自恃清高,对这种事情十分不耻,以至于在连续的四五年里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给人家打零工勉强维持生计。

他在夏有福的店里做帐目也不过半年时间,早就生了辞职的心思,夏有福的为人他极为看不惯,更是不赞同他的经营方式。

于先生应该知道,夏有福的几家店都是我名下的,他不过只有经营的权利而已,当然,这份权利也要看我愿不愿意才是。

于术说道:不瞒少夫人,夏有福的帐目的确有很大的问题。

这些事情他一直憋在肚子里,憋得他十分难受,可他拿着夏有福的工资,自然不会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但沐晚不同,她才是这些店的主人,他同她细述也不存在吃里扒外之说。

沐晚让人去布置午饭,笑着对于术道:于先生,如果不嫌弃留下来一起吃个午饭,我们边说边谈。s3;

于术受宠若惊,却表现的十分镇定,拱了拱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术一直吃完了午饭才离开,第二天下午又来了一趟,等他走后,沐晚便坐在他带来的那一大摞帐本里翻看,她上大学的时候选修过会计学,虽然不算精通,但经过于术的指点,看帐本还是不成问题的。

一直看到傍晚,看得她腰酸背痛,果然如同于术所说,帐本里的漏洞简直多不胜数,高价进低价出的情况比比皆是。

一个正经的生意人,谁能这样明睁眼漏的做亏本买卖,就像这批药材,进价要十个银元,却以八个银元的价钱卖了出去,不但赔了两个银元,还搭进了人工费店面费和税费,损失可不止两个银元。

沐晚注意到,这种高进低出的情况只针对一个客户,这个客户是一个叫罗掌柜的,只要他来买货,全部都是不计成本的低价贱卖。

看来要查查这个罗掌柜了,不过在这之前,先要对付夏有福。

夏有福正在他的中药铺子里对帐,旁边站着他的大伙计。

他喝了口茶,就听外面有人说道:你们是谁?

夏掌柜在吗?很温柔的女声。

夏掌柜在里面喂喂,你们不能就这样进去。那伙计似乎拦不住,只能高声喊道:夏掌柜,有人找。

夏有福抬起头就看到面前站着的美丽女子,一袭米白色的衣裙,梳着简单的发髻,不见任何金银首饰,只在头发上别了一簇新鲜的桂花,淡雅别致,气

质不凡。

夏有福愣了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少夫人。

不但是沐晚,她的身边跟着两个丫头,一旁还站着个穿军装的高个男子。

他起身行了礼:少夫人怎么有空过来了?

嘴上说得客气,心下却在腹诽,这位少夫人一无是处,不过就是花架子,这次过来也只是走一个过场,他只需要随意应付一下就好了。

我要是不来,夏掌柜是不是都忘了这家店的主人是谁。沐晚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施施然的看向夏有福,那双明媚的眼睛中噙着笑,却是不达眼底,隐隐有种审视的意味。电脑端:/

夏有福一愣,怎么觉得这位少夫人有点不一样了,可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他一时也说不上来。

夏有福急忙笑道:我哪里敢忘,这店铺是少夫人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原来夏掌柜还记得。沐晚挑起眉,可夏掌柜似乎忘了每月报呈帐本,汇报经营情况的事。

夏有福道:少夫人大概也忘了吧,您说过,这几家店让我自负盈亏的。

我确实这么说过,可是夏掌柜的租钱呢?就算是自负盈亏,夏掌柜用着我的铺子赚钱,每个月也要给租钱啊,可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收过这样的钱。s3;

夏有福叹气:不是我不愿意交这份钱,只是生意实在是不好,月月亏损,实在是没钱交给少夫人啊。

沐晚一副了然的模样:原来如此,那真是为难夏掌柜了

夏有福顿时感激不尽,心下却在鄙夷,果然是个蠢笨的女人,几句话就给打发了,真是好对付极了,能有这样的东家简直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既然夏掌柜的生意如此难做,又是月月入不敷出,那我也不好再拖累夏掌柜,这个烂摊子我就收回了,以后是亏是盈都算在我自己的身上,跟夏掌柜没什么关系了。沐晚笑眯眯的看着他:这些日子一直连累夏掌柜跟着赔钱,我也是十分过意不去。

夏有福肚子里的冷笑瞬间就化做了震惊,他张了张嘴,竟然一时没说出话来。

夏掌柜是高兴的话都不会说了吗?也难怪,谁愿意一直管着这样的烂摊子,只赚不赔的,你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你也不用觉得愧疚,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还希望夏掌柜以后另谋高就。

夏有福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竟然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给打发了?这些店面他可是倾尽了全部的精力,自然也是从中大赚特赚,嘴里的肥肉忽然就要被人夺走了,夏有福哪会善罢甘休。

夏有福立刻镇定了下来,笑着道:少夫人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一心一意经营这些店面,虽然现在亏损,可将来前途无量,更何况这些年,店里的人都习惯了听我的指挥,如果突然换了人。

夏掌柜是在威胁我吗?沐晚轻扬了唇角,眼底溢出冷笑:夏掌柜如果想走,大可以把这些习惯听命于你的人都带走,现在世道不景气,我倒是不愁雇不到合适的人。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 言情小说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梦回千年倾城妻免费阅读。本文小说主角名叫沐晚凌慎行,是作者:八寻著作完成的一本穿越言情文,本站提供小说更多精彩内容阅读。四个人打麻将打到十点半才散,等...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