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早早沐晚凌慎行少帅每天都在吃醋章节目录阅读

admin
2130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0月26日12:25:46 评论 17 views

陆早早沐晚凌慎行少帅每天都在吃醋章节目录阅读,陆早早沐晚凌慎行小说叫什么名字?陆早早沐晚凌慎行小说叫做《少帅每天都在吃醋》,这是一本穿越类型的言情小说,作者是八寻,又名《梦回千年倾城妻》。陆早早蒙了,自己不过是游了一个泳,居然就狗血版的穿越了!原主沐晚是当地首富沐家唯一嫡出的女儿,是沐家老爷子的心头肉。因为沐晚看上了凌慎行,沐家耍了一些手段让凌慎行不得不接受这场联姻,凌慎行恨透了沐晚。

少帅每天都在吃醋

>>少帅每天都在吃醋陆早早凌慎行点击<<

少帅每天都在吃醋章节阅读

夏有福在面子上得不到便宜,现在看到沐晚这样绝美的脸更是觉得烦躁,他算来算去却被一个丫头骗子给算计了,他这老脸实在是没处搁。

少夫人,天色已晚,您劳累了一天也该休息了,寒舍简陋就不多留您了。夏有福这是在撵人了。

沐晚却坐着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自来熟的对夏有福道:夏掌柜,我有些口渴了。

夏有福暗暗咽下一口恶气,转头命人去沏茶了。

等热乎乎的茶水端上来,沐晚放在鼻端一闻,不由惊讶道:这可是最为名贵的金瓜贡茶,价格昂贵,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的,没想到夏掌柜随随便便沏了壶茶就是这样的绝顶好茶,像这种好东西,夏掌柜的家里应该数不胜数吧?

夏有福天天哭穷,家里却喝着这样名贵的茶叶,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夏有福笑了笑,一脸的不以为然,就算被窥破又怎么样,他已经被辞退了,以后他的事情也跟沐晚没什么关系了,他吃香的喝辣的都是他自己心甘情愿。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夏有福的大伙计就匆匆跑了进来:夏掌柜,有警察来了。

警察?警察来他家做什么?

不等夏有福反应,四五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带头的那个径直走向夏有福,沉声道:有人举报你私藏西药。

夏有福是认识这个人的,正是警署的钱队长,以前有过一两面的交集。s3;

他心里一惊,脸上急忙赔着笑:钱队长,误会,一定是误会,我一直做的都是中药生意,怎么会私藏西药呢?我对那些洋玩意一向是抵制排斥的,都是些害国殃民的东西。

钱队长一脸公事公办的态度,丝毫不苟颜笑:夏掌柜,到底有没有私藏,我搜一搜便知道了。不好意思,我也是奉命行事,只能先得罪了。

夏有福见搪塞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道:钱队长请便,夏某没做贪赃枉法的事情,自然是不怕搜的,钱队长对我们家的地型不熟,我派人跟你们一起去。他暗暗向大伙计使了一个眼色,有大伙计跟着,免得这些人栽赃陷害。

钱队长道:最好是这样的,不然夏掌柜可是知道的,私藏和贩卖西药的罪名。

夏有福忽的冒出一头冷汗,他当然知道,在这个战乱时期,西药是严谨贩卖的,政府有着非常强硬的措施进行管制,只有个别办有许可证的单位才能够碰这类禁药。

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一直做的都是中药生意,根本没碰过西药,又怎么会私藏西药,这些人就算是把夏府翻过来也找不到任何证据。

夏有福这样想着,脸上顿时就爬上了释然的笑容,只是这笑容还未到达眼底,就觉得有道冷冷的目光在看着他,他一转头,正对上沐晚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夏有福的心头突然咯噔了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浮了上来。

很快,钱队长的人就陆陆续续

走了出来,夏有福知道他们一定一无所获,笑着拱手:钱队长,辛苦了,坐下喝杯茶吧,这可是上好的金瓜贡茶。

茶就不必喝了,夏掌柜还是说一说这药是怎么回事吧。钱队长让人拿来一个箱子,打开后里面装着一些中药,正是从药铺的库房里搬来的箱子之一。

那警察把上面的药材全部拿掉后,里面露出另一只小纸箱。

夏有福问心无愧,可在看到这个小纸箱的时候眼睛却是瞪得老大,一颗心更是悬到了嗓子眼儿。

直到那警察把箱子打开,几个深色的玻璃药瓶露了出来,警察将其中一个药瓶递给钱队长。

钱队长拧开外面的盖子,又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脸色阴沉的看向夏有福:私藏西药,夏掌柜真有胆子啊。

没,我没有啊。夏有福此时才真的慌了,我,我真的没有。

这些药是从你的家里搜出来的,难道还是我们栽赃你?你身边的人可是一直盯着我们呢。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那个大伙计。

大伙计冲着夏有福无奈摇头,他的确是一直跟着,并没发现这些人有什么可疑的举动。

私藏西药是重罪,夏掌柜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不,钱队长,我是冤枉的。夏有福狗急跳墙,急忙指向沐晚:这些药都是药铺里的,如果是私藏西药,那钱队长应该找她才是,她才是店铺老板。s3;

钱队长这才看过来,不知这位是?

在一旁道:这位是督军府的少夫人。

原来是少夫人。钱队长恭敬的行了个礼,态度十分谦卑,夏掌柜说这药是少夫人店铺里的,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

沐晚一脸惊奇的道:夏掌柜以前的确替我打理店铺的生意,但是昨天已经被我辞退了,至于这些药材却不是我们店里的。

夏有福急道:少夫人真会推卸责任,这明明就是中药铺里的药材,至于这里面怎么混有西药,还要问问少夫人了。

要说推卸责任,谁比得过他夏有福啊,人赃俱获还能说得这么轻巧。:/

那敢问夏掌柜,既然这药材是我店铺里的,为什么没有存在仓库里而是出现在夏掌柜的家里呢?难道夏掌柜偷偷把店里的药材据为己有?

夏有福眼珠子一转:前几日下雨,库房被淹了,我怕药材受潮所以才拿到自己家中储存。

既然夏掌柜一口咬定这些药材是我店里的,那进出的药材都会有帐本记录,夏掌柜只要把帐本拿出来不就一目了然了吗?沐晚定定的瞧着他,又看向钱队长:钱队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钱队长急忙笑道:少夫人说得是,夏掌柜,你让人把帐本拿出来一对不就知道了吗?

夏有福听了,眼神中明显有所踌躇,他怎么可能把帐本拿出来揭自己的短,这几箱药材自然都不在帐上,是他私下里进的一些劣质的便宜货,专门

用来以次充好的。

帐本在这里呢。有人抱着一摞帐本走了进来,正是于术。

看到于术的瞬间,夏有福的脑袋里嗡了一声,于术这个人最不好拿捏了,当初看在他头脑精明,又有远见,他才把他留下来做帐房先生,好在他一直本本分分的并没有生出什么外心思,他也逐渐的放下心来,没想到这个于术竟被沐晚给收买了,早就等在这里准备将他一军。

钱队长如果有时间,我就在这里核对帐本。于术看向钱队长,真相一查便知。

钱队长点点头。

于术在椅子上坐下来,十分认真的开始对帐,他熟悉药铺里的每一笔帐目,所以对起帐来速度飞快。

沐晚在一边看着暗暗感叹,这样的人才如果不能收于麾下就可惜了。

很快,于术就收起了帐本,正色道:这箱药材并不在店铺的帐面上。

你,你胡说八道。夏有福气道。

于术不卑不亢的把帐本递了过去:是不是我在胡说八道,夏掌柜一看便知。

你你这是假帐?s3;

于术眼睛一眯:夏掌柜确定吗?

真正的假帐要不要也拿出来给大家看一看。

夏有福语塞。

证据确凿,夏掌柜跟我们走一趟吧。钱队长板着脸孔,朝着属下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人上前押住了夏掌柜,带走。

等一等。沐晚忽然叫住了钱队长。

少夫人,还有什么事?钱队长瞬间就变了一张恭敬的脸。

沐晚看了眼气得脸部变形的夏有福,眼底带着深深的讥诮:夏掌柜跟鼎盛药铺的罗掌柜关系密切,说不定这件事跟那个罗掌柜也有关系,钱队长不如也把罗掌柜请到警察局一起问问吧。

钱队长立刻点点头:少夫人提醒的是,私藏和贩卖西药是大罪,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我这就让人把罗掌柜也一并抓起来。

沐晚。夏有福突然有些歇斯底里的叫道:最毒妇人心,一定是你串通了这些人故意陷害我。

沐晚冷冷瞧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他,而是对身边的人吩咐:既然这些药材都是夏掌柜替店里代管的,除了那箱装有西药的,其它的都搬走吧。对了,你们再四下看看,说不定夏掌柜还在宅子里代管了其它店的东西,看到了也都搬走吧。

哪些是代管的哪些不是,还不是她一张嘴说了算,恐怕他多年积攒过来的家财就要被她搬空了。

这哪里是拿,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偏偏钱队长还在一旁补刀:少夫人要是人手不够,我这几个属下就留下给少夫人帮忙,少夫人不用客气。

夏有福只觉得眼前一黑,喉头一甜,差点就吐出一口老血来,他这几年积攒的家财难道就要这样一夕散尽吗?

沐晚手下的人正在夏有福的家里翻找,她看到客厅的门后探出两只小小的脑袋,都是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

他们看起来年纪都不大,七八岁的模样。

这大概就是夏有福的一儿一女了。

夏有福用她的店面大肆敛财,欺上瞒下,这些年把她当猴耍,但这些都不是促成她对他赶尽杀绝的原因,夏有福就算把她当枪使,但他赚回来的钱是实在的,她要拿回的也只是这些年的租钱。

但让她无法原谅的是,夏有福竟是沐锦柔的人。

那天夏有福派人去给罗掌柜送信,她就派人悄悄跟踪,结果顺藤摸瓜的查下去,结果虽然让她震惊,却也是意料当中。

早在沐老爷把夏有福派给她管理店面的时候,沐锦柔就暗中收买了他,她教唆罗有福做假帐,让沐晚看到月月亏损的帐面,私下里却把赚来的钱偷偷转到沐锦柔的名下,也就是那个罗掌柜的店铺中。

罗掌柜管理着沐锦柔当初陪嫁的几家店,那些店无论是地角还是规模都远远不及沐晚的,可这些年却是风生水起,异常的红火,钱财大把大把的赚,沐锦柔的腰包也一天比一天丰满。

岂不知,沐锦柔的那些钱本应该是她的,是夏有福从中捣鬼,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偷偷给了沐锦柔。

沐晚怎么能容忍别人这样戏耍她,所以就将自己研制的几瓶西药放进了仓库的药箱里,而于术对仓库的情况最为熟悉,自然知道哪里药是夏有福私自进的劣质品,根本不在帐目上。

沐晚想,如果夏有福对她还存有一丝愧疚或者悔悟之心,他就不会把库房的药材搬空,如果他真动了那些药材,也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要怪只能怪他自己站错了队。s3;

张排长已经搬出了许多东西,大批的银元和一些值钱的金银,这些本来都应该是她的东西。

张排长。沐晚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张排长擦了把汗:少夫人有什么吩咐?

沐晚看了眼门后那两个孩子,终究是于心不忍,她可以对任何人狠心,但一看到孩子就头疼,他们夹杂在大人的恩怨当中,又无情又无辜,如果她今天真的把夏有福的家搬空了,这两个人孩子怎么办?难道要流离失所沦为乞丐吗?

她微微叹了口气:行了,就这样吧,我们走吧。

可是张排长眨眨眼,可是还有好多东西没搬啊。

他见沐晚已经起身往外走,自然也不好再继续搬下去,立刻命人带着这些东西浩浩荡荡的跟上了沐晚。

罗有福吃里扒外是他活该,估计也要在监狱里呆上一阵子,至于他的孩子,留下这么多财产给他们,应该也会衣食无忧吧。

之后的事情只能听天由命,她也不想再管,对于夏有福,她已经仁至义尽。

沐晚回到凌府后就接到了凌慎行的电话。

她早知道他会打电话过来,所以这一整天都是在盼着的。

>

现在听到他的声音,隔着遥远的地方传来,真真切切的仿佛他的人就在身边。

奔劳了一天的沐晚在此时终于感觉到了踏实,一直警惕而戒备的心缓缓落回原处,进而被一片蜜汁所包裹,从嘴巴甜到了心头。

两人之间的话题依然和战事无关,多数时候都是她在说他在听。

她告诉他自己惩治了夏有福,好像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他在那端不免失笑:这种事情何须大费周折,你只需要告诉我一声,我自会让那个夏有福自尝苦头。

沐晚嘻嘻一笑:这点小事不用少帅亲自出手。

凌慎行突然沉下声音:沐晚,我希望你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是我。

如果不是张排长给他打电话,他又怎么会知道她遇到了麻烦,她什么事都想着自己解决,让他这个做丈夫的情何以堪?

沐晚被他说得一愣,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点,一直以来她都习惯了像女汉子一样自立更生,从前没有男朋友,她可以自己换大桶水,可以自己修马桶,累了病了都是自己咬牙忍着,一开始她也委屈也茫然,之后就一点点习惯了。:/

现在,突然有一个人跟他说,希望她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他,她先是错愕,接着便是感动,一种无法言说的暖意蔓延四肢百骸。

见她久久没有动静,凌慎行不由轻咳了一声提醒着他的存在。

沐晚这才笑着道:我现在就有困难。s3;

他问:什么困难?

她眨眨眼:我失眠怎么办?

他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是不是睡觉的时候没有我抱着就睡不着?

沐晚脸一红,嗔道:你不在的时候,我睡得才叫香。

口是心非。他心情很好,免不了逗她:既然你这么想我,我不介意你来北地,有我抱着你,一定治好你的失眠症。

他越说越不正经,沐晚用力哼了一声:我困了,要睡觉了。

你刚才说你失眠。

沐晚跺了跺脚,那只是她随口乱说的,竟然就让他抓住不放,她羞恼十分:挂了,再见。

说着就把电话摞了。

沐晚昨天晚上和凌慎行商量好了,这些天想去照看店铺,夏有福一走,这几间店铺顿时群龙无首,她必须要及时出现稳定大家的心思。

凌慎行也同意了,她一向闲不住,去店里看看也无妨,他也不指着她能靠着这几家小店发家致富。

夏有福不在,沐晚自然而然的把于术提了上来,于术虽然只是药铺的管帐,可他在国外的时候学的是经营管理,只不过一身才华不被人赏识罢了。

沐晚在药铺的办公室里翻帐本,于术就站在一边看着,随时替她解答难题。

她看得眼睛都痛了,这才放下那些厚厚的帐本,抬头见于术正在

盯着空气中的某处不知道想什么,她于是咳了一下:于先生。

于术这才转过头,拱了下手:少夫人。

于先生,你觉得眼下应该怎么办?墨守成规自然不是长久之计,她需要一次彻头彻尾的改革。

于术想了想才说道:于某倒是有几点提议,斗胆说给少夫人听听。

沐晚笑道:于先生请说。

中药铺子因为少夫人的义诊而名声大噪,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另一个中药铺子发展成为分店,一荣俱荣。至于义诊,我建议每周一次,少夫人不必坐诊,只需要花钱请连城当地的名医,他们名声在外,很得信任。另外,现在连城的药店都没有熬药这个义务,我们可以在药铺后面辟出一个屋子做熬药房,专门替客人免费熬药,平时也可以熬制一些常用药,方便客人。

沐晚听了,顿时眼前一亮,于术说得十分有道理,特别是熬药房,这放在她那个年代就是售后服务,一个企业要做得长久,售后服务是最重要的。

沐晚心中暗暗赞叹,这个于术还真是捡到宝了。

绸缎庄和茶馆呢,于先生有什么好的想法?

于术道:绸缎庄处在十里长桥的繁华地段,许多太太小姐都在这一带逛街购物,但是这样的绸缎庄在连城数不胜数,光是十里长桥一带就有十几家,想要在其中独树一帜必然不能墨守成规。我的意见是,我们只经营高档丝绸,主要针对那些富家太太和小姐,前店后厂,专请技术精良的裁缝现场裁衣,我们店所卖的丝绸和所卖的衣服最后都会被贴有一个昂贵的标签,让那些富家太太和小姐以能穿上我们的衣服而自豪。

沐晚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同样是衣服,为什么香奈儿和v就能卖得比普通的衣服贵百倍和千倍,一是做工与材料确实出众,其次,他们穿的不是衣服,而是身份,在连城这个繁华的城市,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而有钱人之间的攀比炫耀怎么能少得了名牌这种东西。s3;(_

好,真好。沐晚忍住拍案叫绝的冲动,看着于术的眼光充满了喜悦:于先生所想句句都在理,真是让我豁然开朗。

于术丝毫没有因为沐晚的夸奖而洋洋得意,笑了下又说道:至于那家茶馆,虽然所处的地段十分繁华,但是周围茶馆林立,实在是不太出挑,不如改成西餐馆,现在连城的洋人越来越多,作风也渐渐西化,西餐馆遍布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于术又道:这些只是我的奇思构想,真正想实施起来也不是易事。

沐晚听了却是兴奋不已,如果真的照着于术的意思对这些店面进行改造,她的收入就会翻上几倍不止。

于先生,你回去后把这些想法具体到书面上,然后我们再一起探讨,至于困难是一定会有的,凡是新事物的发展,道路是曲折的,前途却是光明的,我相信只要我们用心做事,一定能够将它做好。

于术微露诧异,他原以为这位少夫人不过就是仗着少帅而颐指气使,但这些天的相处下来,他发现她不同于其他的女性,她思想开放,想法大胆,做事仔细,该狠的时候也绝不手软,他一开始还在踌躇,现在是彻底定了心。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 言情小说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暗黑神尊小说林凡完结篇。本文是一本上门女婿都市爽文,出自作者:醉清风的手笔,更多精彩内容推荐在线阅读。“好了,白伊,你别胡思乱想了,林凡在我们家三年...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陈瑾宁陈靖廷大结局无广告阅读。本文小说名叫《重生霸道嫡女》,是作者:六月著作完成的一本古代言情重生小说,推荐在线阅读小说全章节。初三叔叹息一声,“老爷,...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