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慎行沐晚穿越名字 凌慎行沐晚阅读全章节目录阅读

admin
2130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0月26日14:34:35 评论 18 views

凌慎行沐晚穿越名字 凌慎行沐晚阅读全章节目录阅读,凌慎行沐晚是哪部小说?凌慎行沐晚结局是什么?凌慎行沐晚穿越小说名字是《梦回千年倾城妻》,又名《少帅休妻吗》,是一本古代甜宠文,作者是八寻。沐晚好不容易接受了穿越过来的事实,还没安定下来,就要接受原主仇敌带来的暴击。行吧,一把手术刀,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一些奇怪的医术,让医者叹为观止。本可以靠着少帅夫人的名义行走江湖,可沐晚偏偏要靠实力!

梦回千年倾城妻

>>梦回千年倾城妻陆早早凌慎行点击<<

梦回千年倾城妻章节阅读

凌慎行将削尖的树枝插入另一只的凹槽当中,两只手掌相对,以掌心的力量按住木头,然后快速的旋转起来。

他转动的速度很快,但也相当消耗体力,这样转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一道闪电带来瞬间的光亮,沐晚看到凹槽的中间已经变成了碳黑色。

我转一会吧。沐晚用袖子替他擦了擦额头的汗。

不用,应该快了。

嗯,我都闻到烟味儿了。沐晚用鼻子嗅了嗅。

狗鼻子。凌慎行取笑她。

这时,一缕白烟缓缓升了起来,黑暗中隐约蹦出几点小火星,沐晚急忙将准备好的干草轻轻覆上去,然后对着一旁速度均匀的吹气。

终于,几点火星变成了越来越多的白烟,最后变成了火苗,沐晚欣喜的往里加干草和树枝,很快就生成了一个小小的火堆。

阿行,你太厉害了。沐晚忍不住抱住他,在他的脸上吧唧了一口,她的男人果然是全能的。

被夸奖的男人噙着丝得意的浅笑,在火花中将她的脸更看清了一些,在看到她脸上的那道伤口时,本来还带着笑意的脸瞬间结成了冰块。

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伤口周围的皮肤,眼底迸射出强烈的杀气。

楚南风,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外面风浪这么大,我们的船都被打翻了,他一定也不好过,说不定他是个旱鸭子,现在已经葬身海底了。沐晚捧着他的脸,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也不会留疤,我还是你貎美如花的俏媳妇。

他的满腔怒火被她的几句嬉皮话浇熄了大半,他用树枝拔了一下火堆,又搭了一个架子,说道:把衣服脱了烤一下,这样一直湿着会生病的。

嗯。沐晚乖乖的把身上的湿衣服都脱了下来,最后只剩下内一裤,她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泛着抹异样的红潮。

凌慎行笑道:夫人怎么还臊上了,不如为夫替你脱吧。

不用。沐晚瞪他一眼,每次他说这话的时候,都是以宽衣解带为始,以巫山云雨为终,她才不会上当。

沐晚也顾不上羞臊了,将贴身的衣服都脱下来挂起来晾晒,她躲在衣服后面,只露出脑袋在晃。

凌慎行的衣服也脱了,不过还穿着长裤,他倒是不怕冷,竟然还能翻出一盒被水浸湿的烟,烤了半天才点着了一根。

两人这样坐着烤火,火光在彼此的眼中汇成一股柔软的浓情。

你是怎么发现我留下的标记?

是雪秋。凌慎行吸了口烟,想到雪秋急得眼睛通红的样子,雪秋发现你不见了,简直吓坏了,一个劲儿的跟我哭,说是她把你弄丢了。

这怎么能怪她,楚南风是有备而来。他甚至连她喜欢喝芒果汁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不然,也不会只在芒果汁中下药了。

阿行,我觉得凌家有他的内应。

嗯。凌慎行狭目一眯,你可有怀疑的人选?

沐晚其实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一开始认为是沐锦柔,这场宴会一直是她亲手操办的,如果想要安排点什么,没有人比她更便利,但她怎么会认识楚南风呢?而且,一旦事情败露,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她,以她的精明,应该不会做这种傻事。

凌慎行点点头:她应该不敢。

我也怀疑过慕凌飞,但是沐晚没好意思说,以她那点智商应该安排不了这么严密的事情,就算有慕夫人帮忙,她们到底是外人,没有机会在邮轮上做这些安排,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惊动他人。

沐晚看向凌慎行,犹豫着说道:福尔摩斯说过,除掉所有不可能,剩下的无论多么匪夷所思和难以置信,那也是真相。

凌慎行伸出手,隔着衣服架子摸向她的脸:不用排除法,我一开始想到的就是她。

两人沉默的对视了一会儿,火堆里的树枝发出细小的爆裂声。

你和楚南风是不是很早之前就认识?以他男人的直觉,楚南风对沐晚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他用枪伤她的时候,眼中明明闪过一丝怜惜与不忍。

他们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就算是一见钟情也不会有如此深厚的情谊。

沐晚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脑袋,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那我说了,你不准生气,不准打我,不准发脾气。

凌慎行故意板着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其实,其实也不算是认识,你还记得上次灯会的时候,我们两个走散了吗?沐晚把脑袋往衣服后面藏了藏,只露出半只眼睛望着他,我当时跑到了一个胡同里,正好看到有人受了枪伤倒在那里,我是医者,看到有人受伤了就职业病发作,替他止了血包扎好了伤口。

凌慎行眯了眯鹰目:所以,那个被你巧遇的人就是楚南风?

沐晚点点头,脑袋又往下缩了缩:我后来才知道你在全城追捕他,但这也不能怪我,我又不认识楚南风,而且,就算我不救他,他也不会死。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和你那时候又不熟。沐晚吐了下舌头,你要是一气之下赏我一个‘吃里扒外’的罪名怎么办?

凌慎行仔细想了一下,忽然沉下了脸:看来楚南风看中的不止是你的医术。

沐晚闻到空气中飘来的酸味儿,不由失笑:他看中的的确是我的医术,听他说,他的父亲病重,请了许多名医都无法治好,他也算是个孝子了。

所以,为了这个孝子,你心甘情愿去给他的父亲治病?

这语气酸得闻一下都能酸倒牙齿了。

沐晚笑道:我身边就有一个病人还没治愈,哪有心情去看别人的病。

凌慎行:。

有人又犯了吃醋的老毛病,快过来,大夫给你瞧一瞧。

听出她言语中的戏弄与嘲笑,凌慎行俊脸一沉,不过很快就扬起嘴角:你确定要让我过去瞧一瞧?

沐晚立刻将衣架上的衣服拉严实了些,狗腿似的陪着笑:小女子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少帅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小女子一般见识。

可她嘴上再求饶,还是挡不住凌慎行绕过衣架走了过来,沐晚身上光溜溜的,顿时面红耳赤的缩成一团,无奈遮不住白皙的春光。

凌慎行将她这样抱进怀里,在她身上捏了捏:勾人的小妖精。

沐晚羞恼了一会儿便乖顺的趴进他的怀里,双手缠上他的腰:我哪有勾人了,我可是老实本分的很。

还说没勾人?凌慎行出口的声音带着丝奇异的沙哑,小腹紧紧的绷着,怀中软玉温香,就算没有多余的动作,却也是对他最大的勾引。

勾到你了吗?沐晚抬起头,笑眯眯的问。

回答她的是一个充满了狼性的热吻,他狠狠攫住了她的嘴唇,龙舌霸道的勾住了她的小舌,邀请着它一起共舞嬉戏,同时大掌顺着她弧线优美的脖子向下滑去。

石洞里的火堆烧得正旺,墙上投下两道激烈交缠的影子,破碎的声音和这烧得噼里啪啦的火声交融在一起,和着外面的雨声,渐渐的融为一体。

沐晚一觉醒来,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她的身上盖着凌慎行的外套。

阿行。沐晚坐起来,四顾之下却找不到凌慎行的身影。

她从衣架上拿下被火烤得半干的衣服穿好,急匆匆的就要出去寻他,刚走到石洞门口,就见一条影子远远的飞奔而来。

阿行。沐晚着急的喊道。

凌慎行的身影很快近了,怀里抱着一些干树枝,外面的雨还在下着,树枝被他的身体挡住,只是溅了一些水。

沐晚急忙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

我从别的洞里找了一些干树枝,火种一旦生着了就不能让它灭掉。

凌慎行走进来,将那些干树枝放在一边,沐晚这才注意到,那里的干树枝已经堆得很高了,难道他这一夜根本没睡,一直都在找树枝吗?

还有这些。凌慎行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野果子,可能会有些涩,但勉强能够先填饱一下肚子。

沐晚拿过一个果子刚要吃,凌慎行却说道:现在还不能吃东西。

他又从角落里拿了一个小铁罐,这是我在西面的海边捡到的,里面刚接了雨水,但是这样的水不能喝,要把它加热沸腾才可以,不然里面的寄生虫和病菌会要了我们的命。

可是为什么不能吃水果?

我们已经这么久没喝水了,如果吃东西的话,会消化掉我们身体里残存的那点水份,导致脱水或者体力不支,所以,你要记住,在没有找到淡水之前,不能吃东西。

他将那个小铁罐架在了火堆上,沐晚坐在一边盯着它看了看,是一只已经被海水锈蚀了的普通罐子,应该是这个时代的罐头。

凌慎行道:等天亮了,我再出去找一些吃的,或许在海边还能捡到其它有用的东西。

他扒拉了一下火堆,让火烧得更旺一些: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大海这么大,风浪一时也停不下来,他们或许很快就会找到我们,或许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找到,或许永远也找不到。

如果他们永远也找不到这里,那我们就做一对相依为命的野人也不错。沐晚乐观的已经开始想像了。

夫人这个提议也不错,到时候我们就占领这个岛,然后生许多许多孩子,发展成自己的王国。

沐晚知道凌慎行是在逗她开心,不过,只要有他在,哪怕是环境再艰苦,哪怕永远也没有获救的可能,她也觉得甘之如饴。

好吧,她就是这么矫情。

小铁罐子里的水已经开始浮出气泡,在沐晚好奇的注视下,那些气泡一点点散开,最后如同喷泉一般从下面开始向上冒,最后是滚开了。

水开了。沐晚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

瞧着她孩子气的模样,凌慎行不免失笑:等水凉一凉就可以喝了。

沐晚使劲点点头,在海里游了那么久却没有喝水,之前情难自禁又和他进行了点体力劳动,她真的是很渴很渴,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些滚烫的热水喝进去。

眼巴巴的等着水凉了,凌慎行把小罐子递过来让她先喝。

沐晚也不嫌弃这罐子又脏又旧,对着罐口就喝了起来,雨水着实不太好喝,有股很奇怪的味道,她喝了一大口,觉得浑身舒畅了许多,又将罐子递给凌慎行。

两人这样交换着喝了一罐子水,凌慎行又将空罐子拿出去积攒雨水,而沐晚找了一片大叶子,又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将叶子放进去,把罐子接来的水倒在里面储存。

如果明天雨停了,他们要喝淡水就成问题了,所以现在多储备一些有备无患。

两人这样忙碌着,天已经亮了,雨也渐渐的停了下来。

沐晚吃了两个野果子,勉强压下了那种饥饿的感觉,幸亏之前让楚南风拿了吃的给她,不然现在一定饿得眼花缭乱。

只是有了水有了果子,她却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头痛欲裂。

凌慎行人外面又找了一些东西回来,看到她坐在草堆里,脸上有着异样的潮红。

他急忙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竟是滚烫的。

阿行,我发烧了。沐晚打了一个喷嚏,说话也是闷闷的,大概是昨天冻着了。

凌慎行可以让他们在这野外生存下去,却不知道如何应对疾病,顿时焦急的问道:那怎么办?

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种无助的神情,沐晚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容,将身子依偎进他的怀中:你别着急,这岛上树木丛生,一定能够找到可以退烧的药。

好,你说,我去找。

你去找找看,这里有没有柳树,如果有的话,取一些柳树皮回来,如果山上有小的野菊花,也可以采一些回来。

沐晚又说了两种常见的草药,把形状样子描述给他听。

凌慎行点点头:你乖乖躺着,我一定能把这些东西找回来。

嗯。

凌慎行扶着沐晚躺下来,又用手帕绞了水覆在她的额头上,到底不放心,在她的脸上亲了又亲,十分不舍的道:我很快就回来。

沐晚烧得迷迷糊糊的,好像是做了梦,梦中她正站在手术台前,护士有条不紊的递来各种剪刀钳子。

陆大夫,你是不是不舒服?

陆大夫,你出了好多汗?

陆大夫陆大夫。

沐晚右手一抖,刀子割开了病人的主动脉,一股鲜血仿佛水流船喷溅而出。

而那个病人的脸竟然是凌慎行。

沐晚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干燥的石洞,旁边有火苗在刺啦刺啦的燃烧着。

她忍着头痛,酸软的四肢几乎使不上力气。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一定很久了。

凌慎行还没有回来,这让她十分担心,这岛上的环境她并不了解,也许还有其它潜在的危险。

她挣扎着爬起来,走到洞口往远处看去。

雨停了,岛上的空气十分新鲜,四处都是石头堆成的小山和密密麻麻的林子,一眼望去,竟然没有看到这个岛的边际。

怎么出来了?凌慎行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烧得差点昏厥的沐晚还倔强的坐在石洞的门口,此时听到这声音立刻惊喜的睁开眼睛,看到他修长挺拔的身影就站在面前,她不由眼眶一热,像是几百年没见过他似的。

阿行。她的嗓子都烧得哑了。

凌慎行既生气又心疼,把手中的东西一扔,上前把她抱了起来,她的身子还是滚烫的,一双眼睛却像是黑漆漆的星子般望着他。

阿行,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醒来的时候看不见你,真的是害怕了。

傻瓜,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凌慎行在她的脸上亲了亲,我让我找的东西我都找到了,你看看找得对不对?

说着就把外面那些东西都捧了进来。

沐晚坐起来一件一件的拿起来看,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精彩。

她举着一根小草,嘴角忍不住抽搐,她自认为描述的非常清楚了,可是这只狗尾巴草是怎么回事,确定不是拿回来逗她玩儿的吗?

不过,沐晚还是从一堆杂草里找到了她想要的药材。

她指挥着凌慎行将这些药材按照她的方法放进小铁罐子,然后放到水上煮。

凌慎行一会儿又从外面提了个东西进来,血淋淋的一块,竟然是肉。

沐晚好奇的问道:这是哪弄来的?

我在那边的林子里遇见了一头野猪,于是就把它给杀了。

沐晚病着,只喝了一点水和野果子,如果没有充足的营养,恐怕病情会越来越重,所以,他看到那头野猪时,立刻就决定了它的命运。

只不过野猪太大,他只有一把匕首,一人一猪着实缠斗了很久,野猪最后是被驯服了,但他也是挂了彩,只不过没让沐晚知道而已。

怪不得你去了这么久,原来是去抓野猪了。沐晚看了眼他被衣服盖住的右臂,让我看看你的手。

凌慎行心虚的笑道:昨天晚上不是全身都看过了?

沐晚正色道:你快过来。

她病得虚弱,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可他还是乖乖的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了。

沐晚伸手撩开他的衣袖,果然看到几道深深的血痕,上面的血都已经干涸了,乌黑的结成一片血痂。

面对沐晚无声的质问,凌慎行顿时有些怂了:好吧,那野猪大概是成精了,极为难缠,我们想吃猪精的肉,自然得负出点代价。

沐晚本来还是板着脸,听他一本正经的说出猪精两个字,忍不住一秒破功,笑了出来。

见她笑了,凌慎行小朋友才讨好的说道:夫人不要生气,这点伤不碍事的。

你捡的那堆东西里,正好有能止血消炎的药,你拿过来,把根弄碎磨成浆汁涂在伤口上。

好。凌慎行乖乖的去拿了沐晚所说的药材。

等把他的伤口包好,凌慎行就开始把猪肉架到火上烤,野猪的味道不比家猪,有很大的腥味儿。

他将从石头上刮下的盐粒弄碎洒在上面,又将山上采来的一些野胡椒放上去一起烤,去腥。

不久,烤肉的香味儿就传了出来,沐晚病得不太想吃饭,但闻到这味道还是精神一震。

凌慎行将烤好的猪肉放在树叶上,用匕首切成薄片,亲自喂到她的嘴里。

对于没有食物和水的两个人来说,雨水就是最好的饮料,烤野猪就是最好的BBQ。

沐晚吃了一小块猪肉,空空的肚子里也瞬间有了暖意,她觉得反胃,便没有多吃,只嘱咐凌慎行把剩下的都吃光,他从半夜就一直在外面走动,体力消耗了不少。

中午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很烈了,凌慎行将野猪肉分成数份放在阴凉的地方存好,然后回到石洞里看沐晚。

他摸了摸沐晚的额头,已经不似早上那般烫了,但还是热热的。

真舒服。沐晚扬起唇,你的手凉凉的,就像是天然的降温剂。

他索性在她的身边躺下来,手仍然搭在她的额头上,两人并肩望着石洞的洞顶。

沐晚的眼睛闭着,喃喃的说道: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虽然缺衣少食,但是没有算计,没有战争,只有两个人的心心相印。

如果你喜欢,我们就不回去了。

沐晚笑了笑,没说话。

凌慎行这话自然是拿来逗她开心的,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永远不会在一条平行的轨道上,她的罗曼蒂克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阵子的新鲜,他真正心系的还是这个天下。

他的鸿鹄之志怎么熄于这样一个无名小岛,就算他同意,她也会反对的。

两人相拥着一直睡到傍晚,沐晚才在梦中惊醒,惯性的伸手摸向身旁的位置,摸到他坚硬的胸膛,狂跳的心才慢慢安定了下来。

阿行。沐晚小声喊他。

嗯?凌慎行转过身,手搭在她的额头上。

烧已经退了大半。

我们这一样一直睡,要是有船靠近了也不知道我们在岛上,那怎么办啊?

凌慎行捏了捏她的脸:放心吧,我早就布置好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 言情小说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暗黑神尊小说林凡完结篇。本文是一本上门女婿都市爽文,出自作者:醉清风的手笔,更多精彩内容推荐在线阅读。“好了,白伊,你别胡思乱想了,林凡在我们家三年...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陈瑾宁陈靖廷大结局无广告阅读。本文小说名叫《重生霸道嫡女》,是作者:六月著作完成的一本古代言情重生小说,推荐在线阅读小说全章节。初三叔叹息一声,“老爷,...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