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早早凌慎行名 陆早早凌慎行作者八寻整本阅读大结局在线阅读

admin
21305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1月1日06:50:59 评论 7 views

陆早早凌慎行名 陆早早凌慎行作者八寻整本阅读大结局在线阅读,陆早早凌慎行小说叫什么名字?陆早早凌慎行小说名是《梦回千年倾城妻》,陆早早凌慎行小说作者八寻,又名《少帅每天都在吃醋》。陆早早穿越重生了!还重生在一个蛮狠的富二代大小姐身上,还好自己有个帅到逆天的相公凌慎行。后来发现相公凌慎行根本不在乎自己,那她陆早早就一脚踹开他。谁知这男人又后悔了,嚷嚷着要重新来过?没门!

梦回千年倾城妻

>>梦回千年倾城妻陆早早凌慎行点击<<

梦回千年倾城妻章节阅读

沐晚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只觉得周围漆黑一片,身下晃得厉害,还有马达的声音轰隆隆的传来。

无论是谁,突然发现自己置身于这样黑暗而狭小的环境都要怕上一会儿,沐晚自然也是怕的,不过她到底是胆子大,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先是脑子飞快的转了一圈儿,就想到那杯芒果汁,不知道是下了什么无色无味的药,连她这么灵敏的鼻子都没有闻出来。

想到芒果汁,自然就想到那个古古怪怪的侍从,只不过他既然帮她挡过一次热粥,为何又要来害她。

沐晚正胡思乱想着,有人点亮了头顶的一盏小灯,灯光昏暗,随着大船的行进摇摇晃晃的。

沐晚没想到这狭小的屋子里还有旁人,那人呼吸轻浅,竟然没发出一点声音,她不由坐直了身子,手惯性的在身边摸索了一会儿,似乎想找个临时防身的东西,可惜地面上光溜溜的,什么也找到。

她摸了一会儿没摸到东西便放弃了,长时间处在黑暗中的眼睛也渐渐适应了光亮,隔着那片朦胧的光线将对面坐着的人看了个全貎。

她果然猜的没错,就是那个貎不起眼的侍从,只是离得近了,再看那双眼睛,又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沐小姐,别来无恙。磁性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如同有人用锤子在沐晚的心弦上用力敲了下。

楚南风。这三个字,她几乎是脱口而出。

怪不得他看起来这样眼熟,刚才还不确定,现在听到他开口说话,她立刻就认出了他。

其实她与楚南风不过那日在巷口里的一面之缘,一个浑身是血却意志坚定的男人的确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后在火车上相遇,她只听到了他的声音,但这也足够她记忆深刻了。

因为北地的战事,她还经常在报纸上看过他,都是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样子。

面前这个人相貎平平,跟报纸上的那位少帅严重不符。

沐晚猜到,他可能是让人化了妆,故意改变了容貌,但是一个人无论怎样变化,那双眼睛却是无法改变的。

原来沐小姐还记得楚某。楚南风轻笑,沐小姐的救命之恩,楚某铭记于心。

沐晚冷笑一声:原来楚少帅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报答救命之恩的。

楚南风无视了她话中的冷嘲热讽,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果然是他楚南风看中的女人,这个时候竟然还能临危不乱,一双水洗般的眼睛里丝毫不见恐惧与慌乱,只有着浓浓的讽刺。

我以为沐小姐会大喊大叫。

楚先生能在凌家的船上公然绑人,自然做好了万全的打算,就算我现在喊破喉咙,外面也不会有人听见,何必多此一举。

楚南风眼中的赞赏之色更浓,目光几乎有些痴迷。

头顶的灯光十分昏暗,她精致夺目的眉眼却像是会发光一般,楚南风从不是什么重色的人,他真正欣赏的是她身上这份独一无二的气度,再想想家里那个被迫娶来的丁如之,简直连她的手指头都不如。

他突然就很羡慕凌慎行的好运气,不但事业一帆风顺,连娶来的娇妻都是万里挑一,只可惜,他遇到她终于还是晚了那么几步,不过,没关系,他到底还是追了上来。

到了此时,沐晚纵然再怕也无济于事,倒不如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接下来的对策。

楚南风坐在那里,慢吞吞的点了根烟,明亮的火星忽明忽暗,映着这张不属于他的脸如云似雾。

沐晚望着面前这个看似无害实则危险的男人,沉了沉气,问道:你抓我来到底想做什么?

楚南风抽了两口烟,吐出一个烟圈,黑沉的眼睛望着她:如果我要用你来交换江北三省,你说,凌慎行会不会同意?

如果不是楚少帅提醒,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值钱。沐晚冷笑,楚少帅还是不要做白日梦了,别说是江北三省,就算是一个连城你也别想白得,江山只有一个,美人却有无数,谁会做这种蠢事,你会吗?

楚南风似深思了一会儿,语气幽幽的说道:自古有的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英雄,如果是沐小姐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沐小姐的价值,值得三个省。

沐晚只当他是在讲一个笑话,当然也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对于凌慎行的重要性,如果他真的提出这样的条件,凌慎行会做怎样的决定呢?不管是怎样的,她都不愿意让他陷到两难的境地。

这样的玩笑不适合楚少帅。沐晚面带嘲讽。

楚南风呵呵一笑:那我就不跟沐小姐开玩笑了,沐小姐不妨再猜一猜。

沐晚略一沉思,清润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缓缓响起:我虽有几分美貌,却不值得楚少帅如此兴师动众,除此之外,我恰有一点医术傍身,楚少帅大概从别人口中得知是我治愈了凌军中流行的顽疾,所以认为我是一大隐患,就算不马上除去,也可以将来为你们楚军所用,或者说,楚少帅有什么重要的人得了难以治愈的病症,掠我回去只为了替那人看病。

沐晚一双清亮的眼睛盯着楚南风:不知我猜对了几分?

楚南风表面神情不变,心底却是狠狠的震憾了一把,在对她如此不利的环境下,她竟然还能思考的这么全面,几乎每一句都说得犀利无比。

只是她猜中了他当初的目的,却没猜中他现在的用心。

沐小姐猜得不错,正是家父。他半年前生了顽疾,请了许多名医也无法治愈,眼见着他人尽灯枯,我才想到让沐小姐出手相助。

令尊的事情,我很遗憾,但我不是药到病除的神医,更没有把握治好你的父亲,而且这世上需要救治的人太多,难道每一个找我看病的都要把掠去一次吗?

沐小姐何必自谦,痨病这种绝症对沐小姐来说都可以信手捏来,这世上的病症又有什么能难倒沐小姐?

沐晚叹息一声:看来在这一方面,我们谈不到一起去。

楚南风笑着点头:我不懂医术,也不想懂,不过,就算沐小姐治不好我父亲,我也必须带你走。

我不会跟你走。

那就由不得沐小姐了。

楚南风。沐晚瞪向他,凌慎行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将这艘船翻个底朝天,就连四周的海面上也会被密切监视,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带着一个人可以安全逃出去?

楚南风抬起手轻轻敲了敲身侧的木板:这是船舱的最下方,没有人会找到这里,只要船靠岸,我自然有办法带你走,凌慎行找不到人,只会认为我们已经坐船跑掉了,不会继续留意这艘没用的邮轮。

就算你能从船上逃出去,到时候连城一定全面戒严封城,你还是逃不出连城。

有沐小姐在,就是我最好的护身符,如果凌慎行不想顾及沐小姐的性命,只管让人拦着我就是。

你不会得逞的。沐晚咬了咬牙,扭过头懒得再跟他逞口舌之快。

看来楚南风早就做了周全的安排,她试图想要说动他,看来是不大可能了。

楚南风也没有再说话,安静的抽烟。

空间狭小,他抽了半根烟,沐晚就咳嗽起来,他看了她一眼,无声的把烟掐灭了。

大船仍在前行,为了不惊动船上的人,邮轮必须按照原计划到达海中心的一座小岛。

小岛?沐晚身子一僵。

楚南风难道是想到了那座小岛再做安排,那时候大家纷纷登岛,人又多又乱。

不,不会的,凌慎行应该能够想到这一点,所以,他不会允许大家登岛,也绝对不会允许混乱发生。

沐晚的脑子里瞬间转了好几个弯儿,目光一瞥看到了斗篷上的那个扫把标致。

她假装转了个身,不动声色的将那个标致摘了下来。

楚南风。沐晚看过来。

嗯?楚南风问道:想和我聊天吗?

她刚才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显然是不想跟他多谈,他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不会自讨没趣。

她现在对他一定是恨得咬牙切齿,不过,这不要紧,只要她来到他身边,迟早有一天,她会被他感化,他丝毫不会比凌慎行差,相反,他会比凌慎行更加百倍千倍的待她好。

这种奇怪而复杂的感觉充斥着楚南风的胸口,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壮志雄雄,甚至要比征服某一个城镇更让他兴奋。

我要上厕所。沐晚压低了声音,显出几丝羞怯。

楚南风道:角落里有一个洞,可以在那里方便,这中间有帘子。

不行。沐晚想也不想的拒绝,一张脸涨红了瞪着他,那我宁愿憋死。

只隔着一道帘子却隔不断声音,纵然她聪慧胆大,也不过是个薄脸皮的小女人,而且还是对着他这样一个可以说是陌生的男人。

楚南风一时有些踌躇。

沐晚趁机又请求道:我一晚上只喝了一杯芒果汁,现在肚子很饿,能不能帮我找点吃的回来,你放心,我不会跑的。

她说得可怜巴巴的,肚子还非常配合的咕噜了一声。

楚南风一副被她打败的表情,好,我出去一趟。

多谢。沐晚感激不尽,我不会跑的。

楚南风笑了一下,也要跑得了才行。

他既然敢出去,就有万全的把握。

楚南风伸手在天棚上摸索了一下,不知道按到了什么开关,紧接着就掀开了一块甲板。

楚南风。沐晚忽然跳过来,一只手搭在他的后背上。

楚南风顿时警惕的看向她,却见她眨了眨一双美目:我想吃鸡翅膀,你帮我带两个回来。

楚南风:。

这个时候关心吃什么真的合适吗?

沐晚立刻缩回了手,又乖乖的坐回那个角落了。

楚南风身手利落的翻上了甲板,然后屋子里又恢复了昏暗,沐晚跑到他刚才出去的地方左按西扭却不得其法,用力推那块板子也是纹丝不动,最后只能放弃了,果然,他敢出去,就是料定她跑不掉。

沐晚坐下来,深吸了口气,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希望那几日在翠云庵的经没有白念,佛祖保佑有人能够发现她留在楚南风身上的线索。

舞会仍然在热闹的继续,偌大的舞厅里回响着各种流行的音乐,灯光绚丽的舞池里,一对对男女翩翩起舞。

老太太年纪大,受不了这样喧闹的场合,早早的就回房间休息了,倒是三姨太如同场上的蝴蝶飞来飞去。

慕凌飞更是舞场上的皇后,有她在的地方便是光芒四射,只是她遍寻整个舞厅也没看到凌慎行的身影,心里不由又气又闷。

慕小姐,能请您跳只舞吗?一个打扮成西方国王模样的男士走了过来。

慕凌飞已连跳了四五只曲子,此时仍然没有餍足,笑盈盈的搭上对方伸过来的手,很快又滑入了舞池。

此时,一个侍从打扮的人从自选台上拿了一些食物和水放到了托盘上,脚步匆匆的离开了舞厅。

像他这种侍从应生四处可见,一些小姐太太们不喜欢跳舞便呆在船舱里,随时都会有人供应酒水和食物,所以他的出现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雪秋在屋子里呆了一会儿就呆不住了,心里惦记着沐晚的安危,又偷偷的跑了出来。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仿佛有厚厚的乌云压在头顶,原本平静的海面开始波涛汹涌。

难道是要下雨了吗?这场雨应该不小。

她漫无目的在外面乱晃,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不免眼睛就红了起来。

一个侍从端着托盘从她的面前匆匆走过,她下意识的往一旁让了让,抹了把脸上的眼泪。

当她再抬头的时候,那侍从已经走向了船尾的方向,她眨了眨眼睛,忽然在他的后背看到一个熟悉的东西,那是沐晚斗篷上的扫把标致,因为做得很精致,她还拿下来多看了一会儿。

凌雪秋心中又惊又喜,四周望了眼,并没有看到凌慎行,她生怕那个侍从溜走,只好硬着头皮悄悄跟了上去。

侍从脚步飞快,很快就拐到了船尾的船舱里,这里比较低矮,两旁都是货物。

凌雪秋一直紧紧跟着他,紧张的心在胸口乱跳。

船舱的走廊里,灯光昏暗,这里是船员和下人们的住处,自然比不上上面的宽敞明亮,又窄又小,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儿。

凌雪秋只注意着前面的人,却被脚下横出的东西绊了一下,她急忙捂上自己的嘴巴,一手扶住了墙壁。

等她再抬头的时候,那侍从已经消失不见了。

凌雪秋不敢耽搁,急忙要往回走,没走两步,嘴巴突然就被人捂住了,她惊恐未定,惯性的开始挣扎。

雪秋,是我。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凌雪秋这才安定了下来。

别出声。凌慎行缓缓松开了手。

凌雪秋喘了几口气,低声道:大哥,我看到那个侍从了,虽然我不认识他的脸,但他的后背贴着嫂嫂衣服上的标志,一定是嫂嫂故意贴上去的,她想给我们线索。

凌慎行刚才看到雪秋鬼鬼祟祟的就跟了上来,结果就见她进了这里面的船舱,这舱里又脏又乱,出入的都是下人,他生怕惊扰到她,赶紧追了上来。

此时听她这样一说,凌慎行沉寂慌乱的心突然就喜悦了起来,他看向雪秋指的方向,压低声音道:不能打草惊蛇,你先跟我来。

沐晚解决了私人问题,靠在角落里望着黑漆漆的船板,海浪的声音越来越大,邮轮的颠簸也越来越剧烈,隐约还能听到了闷雷的声音。

是要下雨了吗?

沐晚这样想着,上面突然透进一丝光亮,紧接着楚南风利落的身形便闪身跳了下来。

见她老老实实的缩在那里,像只乖巧的兔子,心情顿时就好起来。

他大步走到她面前,将手里的托盘放下来:吃的喝的都有了,你先填饱肚子吧。

沐晚看了看他,没急着动筷。

楚南风笑道:你要是不敢吃,我也没办法。

沐晚挽了挽袖子,拿起一只鸡翅膀啃了起来,她的吃相算不上优雅,还有些饥不择食的感觉。

他盯着她吃饭的样子,不免失笑,听说她是沐家最受偏爱的女儿,这身上怎么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过也正因为她处处与那些女子不同,他才会对她上了心。

沐晚啃了两个鸡翅膀,又吃了几块蛋糕,肚子已经有些饱了。

楚南风轻笑一声:哪有你这样的人质,心大如斗,这个时候还能吃得下喝得下。

沐晚抹了一把嘴巴:哪有你这样的绑匪,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人质?

牙尖嘴厉。楚南风递了块干净手帕给她,只要你跟着我去了北地,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楚少帅就这么有把握吗?沐晚嗤笑一声。

邮轮此时已到了公海之上,早就不是凌家的管辖地盘了。

虽说如此,但楚少帅还在凌家的船上。

沐晚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没有一丝惧怕,甚至有些嘲弄的意味,就像是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楚南风心头一紧,已经听到上面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大,像是有许多人聚集了过来。

同时,外面雷声滚滚,像是天上的神兵在敲击着战鼓,轰隆隆的声音如同催命一般震得人心弦乱颤。

他看向一脸镇定的沐晚,目色一沉,你做了什么?

沐晚学着他的口气:楚少帅不妨猜一猜看。

楚南风长眉一敛,突然将手伸向后背摸索了一下,果然摸到一个圆形的标致,中间还绣着一个金色的扫把,怪不得她刚才无意中碰了自己一下,竟然是趁着他不防备将这东西粘了上去。

上面的脚步声越来越重,已经能够听到有人在挪动各种杂物的声音,看来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了。

楚南风突然上前一步抓住了沐晚的手臂,用手肘和肩膀将她夹在自己的胸前,沉声道:你和我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我跑不了,你也一样。

沐晚不慌不乱的说道:楚少帅是北地之主,我不过就是一介女流,用我的命换楚少帅的命,真是一笔超级划算的生意。

沐晚,你难道不怕死吗?

怕,当然怕。沐晚背对着他,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但她想,一定是很精彩,我是死过两次的人了,所以,再多死一回又能怎样?

好,有骨气,不愧是我楚南风看中的女人。楚南风刚才还有些锐利的声音突然就平和了下来,战场上子弹不长眼,我也是死过两次的人,这次黄泉路上能有美人作伴,也不枉死。

沐晚听着他这稀松平常的语气显然不是唬她玩儿的,这个男人是真的不怕死。

他不怕,她怕呀!唉妈呀,怕死了。

这时,上面的板子被撬动了几下,不久,就见一束光线射了进来,是那种强光手电。

楚南风将她拉到一边,那光线正好垂在潮湿的地板上,将这屋子也照亮了。

凌慎行。沐晚突然间喊道,我在这。

凌慎行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上方,脸上的焦急之色显而易见。

沐晚喊过之后方觉后悔,她刚才看楚南风的腰间鼓起一块,像是枪支一类的东西。

她又急忙喊了声:小心,嘴巴就被楚南风捂住了。

凌慎行下意识的向旁边一闪,有子弹破空的声音撕裂了黑夜的宁静,那子弹打了个空,直直的向空中飞去,瞬间没了踪影,幸亏凌慎行躲闪的快,不然还不被一枪穿透了。

沐晚扭过头,恨恨的瞪着楚南风,用眼神无声的控诉他。

楚南风笑道:真是可惜,不然拉他作伴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是要自己上来,还是要我把你请上来。凌慎行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如果你敢伤了沐晚,我保证你生不如死。

少帅放心,我怎么舍得伤了她。

凌慎行一听这声音,倏然脸色大变,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楚南风。

怎么会是楚南风?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 言情小说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梦回千年倾城妻免费阅读。本文小说主角名叫沐晚凌慎行,是作者:八寻著作完成的一本穿越言情文,本站提供小说更多精彩内容阅读。四个人打麻将打到十点半才散,等...
沭晚你敢少帅每天都在吃醋最新章节更新 穿越重生

沭晚你敢少帅每天都在吃醋最新章节更新

沭晚你敢少帅每天都在吃醋最新章节更新,沭晚凌慎行为主角的小说名为《少帅每天都在吃醋》,小说中沭晚穿越之后才发现原身的悲剧人生到底有多惨,爱上少帅,带着无数嫁妆嫁到了督军府,可少帅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