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慎行沐晚穿越 梦回千年倾城妻整本小说阅读

admin
2130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1月1日06:41:08 评论 20 views

凌慎行沐晚穿越 梦回千年倾城妻整本小说阅读,凌慎行沐晚穿越小说叫什么名字?凌慎行沐晚穿越小说是《梦回千年倾城妻》,又名《少帅休妻吗》,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由作者八寻原创。陆早早是现代女神医,一不小心穿越到异世,成了一个少帅的正牌夫人沐晚。本想好好过日子,悬壶济世,谁料府中各路姨太太总是虎视眈眈。栽赃陷害的事层出不穷,那就别怪沐晚心狠手辣,铲除异己!

梦回千年倾城妻

>>梦回千年倾城妻陆早早凌慎行点击<<

梦回千年倾城妻章节阅读

他放着堂堂北地的主人不做,竟然冒着这样大的风险来绑架他的妻子?

但是很快,他就想通了其中的因由,据说楚老督军重病缠身,命不久矣,楚南风一定是听说了沐晚的医术,这才会以身犯险。

可这种事情他用得着亲自来吗?

既然大家都是老相识了,那就开诚布公的谈谈吧。楚南风说道:先让你的人退后,要是有人敢轻举妄动,第一个陪葬的就是这位如花似玉的凌夫人。

楚南风突然低声对沐晚说了声对不起,沐晚腰间忽然一痛,不知道被他点中了哪里,又痛又麻,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沐晚这一声让凌慎行顿时心如刀绞,他沉下脸吩咐身边的人立刻退后。

楚南风,有本事别为难一个女人,我们之间的事情跟她无关。

只要凌少帅别耍花样,我保证不再难为她。

两人连面都没见着,只是隔着一层甲板说话,但彼此的语气里都带着一点即着的硝烟气息。

好。凌慎行顾及沐晚的安危,自然不会轻举妄动,我已经让属下都退后了,你可以上来了。

不,我现在还不能上去。楚南风扬声道:马上给我准备一艘快艇,油量要足够开到乾运码头,你什么时候把快艇准备好,我什么时候出去。

乾运码头已经不是凌慎行管辖的地盘,处在川军的势力范围之内,川军与北地军阀关系密切,如果让楚南风逃到乾运码头,那就是放虎归山了。

但是现在,凌慎行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他满心牵挂的只有沐晚的安全,所以,不管楚南风提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会答应。

凌慎行让李和北立刻去准备快艇。

楚南风,只要你放了沐晚,我保证你安全离开邮轮,绝不会动你一分一毫。

楚南风笑道:凌少帅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谁不知道凌少帅这江山是怎么得来的,要比心狠手辣,几人能比得上凌少帅,如果你出尔反尔,死的是我,对你又有什么损失?

你怎样才会相信?凌慎行鹰目一眯,瞬现杀气,握起的右手背上暴出一条条青筋。

我只要快艇,我也只相信自己。楚南风说完便闭上了嘴不再多说,他虽然没有捂着沐晚的嘴,但沐晚也沉默着没有吭声。

她帮不上忙,只会越说越乱,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不久,李和北匆匆跑了过来,低声道:少帅,快艇已经准备好了。

楚南风,你听到了吗,东西准备好了,你可以上来了。

楚南风道:你也后退,如果我在甲板上的十米之内看到任何一个人,我就会对凌夫人不客气,不要试图妄想一枪击毙我,我死的一瞬间,凌夫人的脑袋也会开花。

好,我退后。凌慎行挥了一下手,他和李和北就慢慢的向后走去,同时四周的警卫都放下了手中的枪。

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会用沐晚的性命来做赌注。

过了好一会儿,甲板才动了动,一个东西从里面跃了出来,众人的神经不由跟着绷紧了。

待看清之后,不过是一件衣服包着一块泡沫。

楚南风十分小心,这不过是他虚晃一招罢了,就是想要试验一下凌慎行是否对会他开枪。

沐晚嗤笑道:何必这样小心,他断然不会开枪的。

如果先出来的那个人是她呢?一旦开枪,就会打中她,她相信凌慎行绝对不会冒这样的险。

她口气里对他的鄙夷和对凌慎行的信任让楚南风十分吃味,也不急着翻身上去,而是盯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如果你是我的女人,我一样舍不得伤你。

这辈子都没这种可能。

楚南风眯了眯眼睛,我这个人就喜欢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沐晚掀了掀嘴角:你还记得曾经送给我一只玉哨子吗?你说过,如果有一天,我拿着这个玉哨子去找你,你有求必应。

是,我的确说过这样的话,那只玉哨子,你可还留着?

就放在我贴身的小荷包里。沐晚定定的望向他,你的承诺现在还有效吗?

楚南风面不改色:除了今天,任何时候都有效。

你是带不走我的。

那也要试一下才知道。他一手托着她的腰,两只脚向下蹬住一块墙壁,飞身跃了上去。

楚南风一出现,立刻有数十把乌黑的枪口对准了他,同时沐晚的太阳穴上也抵了一把银色的手枪,枪口冰冷,如同死神的镰刀。

楚南风说道:这把枪产自德国,枪速之快只需要轻轻扳动一下扳机,凌少帅要不要见识一下它的威力?

凌慎行见到沐晚安然无恙,这才暗松了一口气,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短暂的交流,她告诉他,我很好。

凌慎行挥了一下手,那十几把枪就放了下去。

楚南风道:快艇呢?

就在下面,你随时可以走。

好。楚南风用手臂将沐晚挟持在胸前,面对着众人一步步向后退去。

凌慎行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一双拳头在身侧越握越紧。

我要带她一起走。楚南风突然说道。

不可能,我只放你一个人离开。

如果我上了快艇,你再命人在船上向下扫射,或者派人追上来,我一样活不了,凌少帅,我不会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凌慎行说话一言九鼎,说过要放过你,就一定不会食言。

很可惜,我不相信你的话。楚南风目光灼灼,我带她走,或者,我和她同归于尽,你选择。

凌慎行浑身骤然燃起杀气:我只放你一个人走,没有选择。

两个男人的眼神在空中激烈的撞击厮杀,似乎都想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妥协与退让。

沐晚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时候,她相信凌慎行的选择。

看来凌少帅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沐晚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突然听见耳边砰的一声,枪是带了消音器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是枪口就贴着她的脸,从枪膛里飞出的子弹从她的脸侧擦过,那股灼热的杀气像死神一般与她擦肩而过。

沐晚脸上一阵刺痛,竟是被子弹的边缘划开了一条口子,虽然不深,却也出了血,血珠从伤口中渗出来,渐渐的变成一条线淌下白皙的脸庞。

楚南风。凌慎行一声厉吼,眼中的怒气快要喷薄而出,目光中充斥着愤怒与心疼。

枪口不小心偏了一下,下次保证不会再失准头了。楚南风笑道:凌少帅要不要再试一试?

沐晚的脑中一片空白,此时才渐渐恢复,那一枪是楚南风的警告,对她来说,就像是在地狱边缘走了一趟,她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用我来换沐晚。凌慎行沉声道:你挟持我,一样没人敢动你。

楚南风的那一枪让他彻底妥协,他无法再看沐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不行。楚南风拒绝的干脆,我不会带一只老虎在船上,那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我会再找一艘快艇,将这两艘艇用绳子拴住,我会坐在这艘艇上,我们都不许带武器,出了这只船的射击和追击范围,你就要把沐晚还给我,而我,也履行了放你离开的诺言。

不。楚南风刚要拒绝,他的目的就是要带走沐晚,怎么可能再还给他。

楚南风。一直没有说话的沐晚突然开口说道:你已经输了,何不保全自己的性命来日方长。

她突然握住他手中的枪更深的抵向自己的额头,这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条件,你要是答应,现在就去准备快艇,你要是不答应,我和你同归于尽,我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女子,而你是北地的主帅,孰轻孰重,你自己定夺。

沐晚又看向目光复杂纠结的凌慎行:我数三个数,如果他还不答应你的条件,就让你的手下开枪,用我的命换一个北地的主帅,合算。

不等凌慎行反应,沐晚已经坦然的开口:三

众人脸上神色各异。

二。

凌慎行自然不会让人开枪,但他发现已经有人悄悄的将枪提了起来,他们这位少夫的感染力可非同一般,她说的话好像就是他的亲口命令一样。

楚南风盯着沐晚一开一合的嘴,在她马上就要说出一的时候冷声道: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此时,远处天边的乌云越积越多,雷声轰隆隆的仿佛要将整个天空炸开,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便肆无忌惮的砸了下来。

李和北快速的准备了一只快艇,然后用绳子连结了起来。

凌慎行走到楚南风面前,慢慢抬起手臂丢掉了手中的枪。

楚南风向后退着一步步走到邮轮放下的索桥前,然后拉着沐晚上了快艇,同时,他也伸手一掷,手中的枪就落进了大海。

凌慎行翻身上了另一艘快艇,两条艇迎着海面上泛起的风浪开进了大海。

李副官,真的没事吗?有人担心的问道,少帅和少夫人会平安回来吗?

李和北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沉声道:这是一场暴风雨,你们马上派船跟在少帅的后面,确保他的安全。

海上的风浪越来越大,雨点叭叭的落下来,三个人很快就湿透了。

沐晚蜷缩在船只的一角,双手抱着身子,虽是南方,却不过四月的天气,又是夜晚,风雨加交,自然是十分寒冷。

楚南风看她一眼,二话不说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沐晚没看他,目光越过不远的距离落在后面的那只快艇上。

凌慎行站在船头,正目光切切的望着她,无需什么言语,彼此想说的话已在眼神当中。

楚南风一手开船,一手拿起手帕覆上她脸颊的伤口。

沐晚挥开他的手,冷声道:不必了。

楚南风的眼中溢出一丝痛苦之色:伤你不是我的本意。

是不是你的本意这种事,我从来就没在乎。

如此无情的话像是刀子在楚南风的心上划了一下,顿时鲜血淋淋。

他知道她不屑他,没想到已经厌恶到这种地步,这次是他大意,被她算计了,但是下一次,他一定不会再由着她胡闹。

风雨越来越大,沐晚就算再厌恶他,也没有将衣服还给他,她真的很冷,他那样的人渣活该挨冻去吧。

不知道行驶了多久,邮轮已经不在视线之内了,后面传来凌慎行的声音:楚南风,你可以停船了。

楚南风又开了一会儿,在确定身后真的没有人跟上来才将船停了下来,虽是停下来,但在风浪之下,快艇还是上下左右的摇摆,沐晚颠簸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趴在船舷上吐了起来。

她没有晕过船,水性又好,这次却是败下阵来。

楚南风立刻问道:你还好吧?

沐晚一个劲儿的呕吐,最后吐得肠胃里都空了才停了下来,一张脸更是煞白煞白。

晕船的感觉太难受了,她第一次体会,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

凌慎行着急的看过来,将快艇逼近了,两艘船的船头贴在了一起。

晚晚,过来。他伸出手,冲她点点头。

沐晚勉强撑着站了起来,爬上船头去够凌慎行的手。

风浪太大,两条船很快又分开了,这样来来回回几次,凌慎行终于是抓住了沐晚的手。

就在她喜笑颜开的时候,另一只手却被楚南风抓住了。

沐晚心下一凛,厉声道:楚南风,你想做什么?

如果他现在出尔反尔,等待他们的必是一番缠斗。

楚南风的心情无比矛盾,他此刻的确是后悔了,看到凌慎行要带走沐晚,他只想做一把出尔反尔的小人,可是短短的相处,他已看透了沐晚的个性,是个表面看起来温顺,内心却是倔强刚韧的女子,她刚才用枪抵着太阳穴时的那股狠劲儿,就连他也一起征服了。

这样的女子,如果他不放她回去,她很可能会一头跳进海里,想让她到他的身边来,除非她自己心甘情愿。

罢了,这次是他大意,下一次,他一定会将她安安稳稳的带回去。

楚南风松了手,不但如此,他怕她会不小心掉进海里,还在后面扶住了她。

沐晚蹬着船头,向下一跃便被凌慎行接在怀里,他不由分说的就将她抱紧了,那种失而复得般的喜悦让他忍不住咧开嘴笑起来,这一笑比天空中的闪电还要耀眼。

楚南风所在的快艇近在咫尺,却被海浪拍打的越来越远,他站在雨中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除了羡慕还是嫉妒。

凌慎行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割开了连在两船中间的绳子。

既然楚南风信守了承诺,他自然也不会食言。

眼见着楚南风的船只渐渐远去,那个站在雨中的身影也渐渐变得模糊,沐晚紧张了一个晚上的情绪终于放松了下来,忍不住趴在凌慎行的怀里长舒了口气。

一切似乎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新的危机却在步步逼近。

久别重逢的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沐晚忽然指着他身后的方向脸色大变:阿行,你快看。

凌慎行回过头,只见不远处的天边黑云密布,海水被拧成了一股通天的巨绳,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向这边移来。

是水龙卷。

凌慎行让沐晚坐下来,替她系好了安全带,他驾驶着快艇迅速调头。

海面上的风浪越来越大,小小的快艇如同一叶无助的枯叶,在海面上忽上忽下的颠簸。

阿行,再快一点,它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沐晚扶着船舷,紧张的盯着那渐渐逼近的水龙卷,所过之处,天翻地覆。

如果被它卷入其中,必然粉身碎骨。

凌慎行加大了马力将快艇向前开去。

风如刀割,吹得人脸颊生疼,沐晚一直盯着那道水龙卷,直到它越来越近,近看之下,水柱冲天,水气横飞,海水四溅,隆隆的声音震耳欲聋,看起来足足有四十多层楼的高度,十分骇人。

凌慎行此时突然将船身调头,直奔着那水龙卷开去。

阿行。沐晚急忙喊道:你要做什么?

风很大,声音也被吹得十分破碎,她隐约听见凌慎行在说:我刚才观察了它的变化过程,它在前进的时候会在左侧留有一处安全区域,只要我们抓住时机冲进那片区域,就可以顺利避过它。

说得容易,可水龙卷速度之快,根本不容一丝一毫的偏差,一旦没有把握住那百分之一的机会,就会被它卷入其中粉身碎骨。

凌慎行这也是深思熟悉虑后做出的决定,于其逃不出去,不如破釜沉舟,放手一博。

沐晚暗自咬了咬牙,一只手用力抓住了他的衣襟:我帮你看着。

来不及多说,水龙卷近在咫尺,沐晚眼睁睁的看着它迎面而来,就像是孙悟空一伸冲天的金箍棒正迎面打了下来。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凌慎行突然将船头转了一个方向,加大了马力向前开去。

上一秒几乎就要将他们吞噬的水龙卷好像突然改变了方向,自他们的船侧擦身而过,带起的巨大浪花和水柱将两人浇了个通透。

他们侥幸躲过了水龙卷,还没来得及欢喜,一个十几米高的大浪便迎头砸下,小小的快艇一下子被砸进了水底。

千钧一发之时,凌慎行抱着沐晚跳下了海面。

无边无际的海水自四面八方汹涌而来,那种恐惧与绝望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紧紧的缠绕了过来。

一个浪头翻过,两人的脑袋才露出水面,凌慎行抱着她浮在水面上,沉声道:那边好像有一个岛,我带你游过去。

说完,一只手臂抱着她,另一只手划着水面慢慢向前游去。

风浪太大,他这样游起来十分费力,基本上保持着龟速。

沐晚眨眨眼睛:阿行,我可以自己游。

凌慎行诧异的看向她:你不是不会水吗?

她当初落井的时候,下面的小丫头都在议论纷纷,说她是旱鸭子,掉下去后必然九死一生,结果她突然从井里爬出来,大家都以为是见了鬼。

这个年代的沐晚自然是个旱鸭子,但她是陆早早,有名的游泳健将。

沐晚也来不及解释那么多,松开手道:我其实会水的。

她哪止是会水,简直就是如鱼得水,在水里游起来的姿势无比的标准。

凌慎行看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了上去。

两人游了很远的距离,这才隐约看到一个小岛,处在海中间的位置,黑乎乎的一片。

是小岛。沐晚惊喜的喊道。

只要不是一直泡在水里,他们就有得救的可能,李和北他们一定会派船只来寻找的。

两人见到小岛,俱是精神一震,加快了速度向前游去。

凌慎行先爬上岸,紧接着将沐晚拽了上来,两个人都是湿漉漉的,十分狼狈。

先找一处避雨的地方。凌慎行牵着她的手,没有月光,只能摸索着往前走。

这是一座海中间的荒岛,岛上荒无人烟,多数是堆起的石块野草和森林。

那里好像有一个洞。沐晚视力好,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起伏。

两人走过去后,真的发现了一个石洞,石洞不算大,大概只有十几平方米,但好在里面非常干净,可以遮风挡雨。

两人身上都是湿透了,被夜晚的风吹着,阵阵冷意刺骨。

凌慎行道:我们现在需要生一堆火,不然一直穿着湿冷的衣服,一定会生病,而且他们游了这么久,身体已经极度缺水和疲倦了,有火才能有干净的水和食物。

沐晚在石洞里四处摸索,摸到一些干草和树枝。

你知道钻木取火吗?凌慎行忽然问她。

这个倒是经常在书上看到,不过,从来没有操作过,也许,根本就生不出火。

可以的。凌慎行将那些干草和树枝拿了过来,我以前行军打仗的时候用到过,不过,想着容易,真正实施起来却很困难。

没有光亮,他只能靠着直觉摸到两根稍微租壮的树枝,还好在这场暴风雨之前天气一直非常干燥,树枝也没有受潮,不然就算是神仙也生不出火来。

沐晚坐在一旁,十分好奇的盯着他将一块木头用手中的匕首削尖,然后在另一个粗壮的木头上挖出一个凹槽。

她在怀疑,就这两根树枝,真的能够生出火吗?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 言情小说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

梦回千年倾城妻小说完整版阅读,梦回千年倾城妻免费阅读。本文小说主角名叫沐晚凌慎行,是作者:八寻著作完成的一本穿越言情文,本站提供小说更多精彩内容阅读。四个人打麻将打到十点半才散,等...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