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封少太戏精夏安暖封勒的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

admin
2130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1月3日12:45:45 评论 15 views

亿万封少太戏精夏安暖封勒的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亿万封少太戏精夏安暖封勒的小说已经完结了,本书的作者是一指缘,这是一本现代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又名《契约婚期少爷别开灯》。继母和继妹的一场算计,让夏安暖丢失了清白。可阴差阳错的,夏安暖才知道男人没有得逞,而昨夜的男人是哪位谁也有不知道。隔天,夏安暖被接到一个别墅里面,被宣告已经结婚?夏安暖直接懵了!是不是搞错了!

亿万封少太戏精

>>亿万封少太戏精夏安暖封勒点击:全文阅读<<

亿万封少太戏精章节阅读

宇文勋大难不死,复原地也十分顺利,在x市度过了急性期之后,很快就被批准转院回了a市继续修养了。

一行三人来到机场的时候,封勒已经买好了机票等在候机室里了。

洛落看到封勒就一蹦三尺高地跳起来要揍人,夏安暖则是神情尴尬地扭过头不去看他,只有不了解情况的宇文勋一脸天真地左看看右看看,懵逼又无辜。

四个人一路无话,气氛诡异地回到了a市。

走下飞机,洛落就径直拉着夏安暖离开了,连个眼神都没留给封勒。

回到家里,夏安暖这几天来饱受摧残的一颗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安心修养的地方,她洗了个热水澡,穿着宽松的睡衣,躺到少爷的大床上,心满意足地舒了一口气,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入夜后,夏安暖被饿醒了,她揉着肚子,走下楼去觅食。

餐厅里没有开灯,只点了一只明灭昏暗的蜡烛,借着烛光,她看到了桌子上摆着几盘精致的菜品,色香味俱全,看得她垂涎三尺。

夏安暖快步走到了楼下,跑到餐桌旁,拿起筷子,冲厨房里正在忙碌的人道了声谢:刘叔,多谢你为我准备晚餐。

厨房里忙碌的声音戛然而止,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夏安暖抬头去看,烛光昏暗,看不清来人的面孔,但她还是立刻分辨出来了他的身份:少爷!

来人轻笑一声,纠正她:是老公。

夏安暖红着脸改口:老公

少爷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腰上的围裙取下来:你慢慢吃,我去楼上等你。

夏安暖留恋地看了他一眼:你不吃么?

少爷语气宠溺道:我吃过了,这些是专门给你做的。

说完,不等夏安暖再次挽留,便转身上楼了。

夏安暖吃饱喝足,拍着肚皮走上楼去。

房间里依旧没有开灯,她凭着记忆中的方位,摸到了床边,悉悉索索地钻进了被窝。

已经躺在床上的少爷,一伸手把人揽进了自己怀里:这次出差辛苦么?

夏安暖回忆起短短三天内的惊心动魄,在心里抱怨道:何止是辛苦简直是折寿啊!

她本不愿意让少爷为自己担心,但是转念一想宇文勋受伤的消息,估计早就传回了a市,少爷肯定有所耳闻,于是她也干脆不再隐瞒,将槿灵和许美珠暗算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少爷。

少爷闻言,用一种听不出喜怒的语气说:嗯,我知道了。

之后便抱着夏安暖沉沉睡去了。

宇文勋回家养伤了,公司全权交给了洛落,这下可让她忙了个焦头烂额,夏安暖看在眼里,不忍见她如此辛苦,于是走到她办公室,打算替她分分忧。

正巧,一个慈善晚宴的邀请函递到了洛落的办公室,洛落正忙得脚打后脑勺,哪有功夫理会,一挥手:没空,不去!

拿着邀请函的mìshū一脸为难:这个晚宴是勋少的好朋友发起的,勋少每年都会赴宴的

洛落一拧眉:那怎么办?我又不会分身术!。

夏安暖走过来解围:宇文勋对这个慈善晚宴的确一直蛮重视的,不如我替你去吧,略尽礼数。

洛落闻言感激涕零地一把抱住夏安暖:暖暖,你真是小天使!

说完,转头对mìshū嘱咐:你让安保部派几个人,跟夏助理一起赴宴,全程保护夏助理的安全。

夏安暖走进宴会大厅,发现慈善主题的晚会的确与商务晚宴略有不同,这次与会的宾客,不再是一群眼高于顶的商业精英,而是许多慈眉善目的中老年人,偶尔有一两个年轻人,也是穿着质朴。

一身精致礼服的夏安暖顿觉尴尬,脸上一红,一边拜托随行的同事帮她买一套休闲装来,一边转头向洗手间跑去,打算趁着宴会还没开始将礼服换下来。

她接过衣服,对安保部的同事说:你们先回去吧,应该不会有事的。

同事虽然有些犹豫,但见夏安暖一再坚持,便只好乖乖回去了。

换上休闲装的夏安暖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一身轻松。

旁边的电梯,叮的一声脆响,门缓缓打开,一身休闲西装的封勒走了出来,两人猝不及防地正面相遇,两脸懵逼。

夏安暖尴尬地看了他一眼,便落荒而逃。

回到会场,夏安暖随手端起一杯果酒就猛灌了几口,借酒压惊。

几杯酒下肚,夏安暖忽然感觉到一阵饥饿,于是跑到蛋糕区,打算吃点甜品垫垫肚子。

就在她相中了一个鲜花蛋糕,正准备拿过来大快朵颐的时候,忽然,眼前一片漆黑,停电了?

夏安暖眨了眨还没能适应黑暗的眼睛,支起耳朵,警惕地聆听着周围的声音。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骤然响起,黑暗中混乱嘈杂的宾客顿时静了下来,只留那道尖叫声继续男声独唱。

就在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的时候,尖叫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一股浓烈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大厅。

有人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弱光芒,向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一名满身是血的男子正横尸地上!

shārén了!救命啊!

人群再次哗然沸腾。

有靠近门旁的人下意识想拉开门往外跑,却发现门已经被锁死,顿时发出了绝望的喊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黑暗中,一把看不见的锋刃,正悄威胁着在场所有人的生命。

夏安暖掏出手机,却发现xìn hào已经被切断。

正当她万分焦灼之际,一道喷射的水柱飞溅在夏安暖的脸上,她摸了一下,温热粘腻,还有一股刺鼻的的铁锈味,是血!紧接着,一个人轰然倒地的声音从她左手边传来

shāshǒu就在自己身边!

想到这儿,夏安暖瞬间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站起来了!

黑暗中,她似乎感受到了shāshǒu冷冽的目光,她就像被狼群盯上的小白兔一样,吓得愣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掌握住了夏安暖的手臂,拉着她矮身躲在餐桌下面。

是我。那人出声。

夏安暖惊喜交加:封勒!

封勒握住她的肩膀,小声叮嘱:宴会厅西南有个角门,十分隐蔽,或许可以帮我们逃出去,你跟我来。

夏安暖顺从地点了点头。

封勒带着夏安暖一路摸索着来到角门边,一拧把手,心中大喜,果然没锁!

于是,封勒轻手轻脚地拉开门,外面的灯光瞬间透了进来,厅内众人纷纷顺着光线看了过来。

封勒拉起夏安暖:跑!

宾客们见状,也一窝蜂地朝角门涌去,这时,神出鬼没的shāshǒu像会瞬移一样地站到门前,手里锃亮的尖刀,反射着刺眼的寒光。

封勒拽着夏安暖一路跑到电梯旁,急切地按着电梯按钮。

带着野兽miàn jù的shāshǒu也亦步亦趋地追了上来。

在二人望穿秋水的目光中,电梯终于姗姗来迟。

shāshǒu已经近在咫尺,封勒见状,当机立断地将夏安暖一把推进电梯里,然后他毅然转身,迎上了杀气腾腾而来的凶手!

夏安暖反应过来想要去抓封勒的时候,电梯门已轰然紧闭,她肝胆俱裂:封勒!

夏安暖跑到楼下,颤抖着双手拨通了报警diàn huà:救命,悦蔚酒店出人命了!求求你们,快来!求求你们

刑警大队接到报警之后,火速赶到了案发现场。

夏安暖以报案人的身份,跟着jǐng chá再次进入九点宴会厅里。

现场发现两具尸体,分别是魏氏的董事长,和志远实业的一名财务部长,其余人只是受了惊吓,并没有受伤。

已经被打昏的封勒则在电梯门前被jǐng chá救起,身上无一处伤痕。

夏安暖见封勒没有受伤,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是刑警大队的队长走了过来,是一位高大英武的年轻jǐng chá,周正俊美的脸上带着礼貌又冷漠的表情:夏xiǎo jiě,听说你是报警人,要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了。

夏安暖看着被推上救护车的封勒,一步三回头地跟着刑警队长走上了警车。

走进问询室,队长亲自接待了夏安暖:夏xiǎo jiě,能麻烦你具体说一下当时的情况么?

夏安暖看了一眼他的胸牌,写着他的名字:贺。

夏安暖十分配合地将事情从头到尾如实告知了贺,但是,在说到封勒带着自己跑出角门,被shāshǒu一路追杀的时候,贺却忽然皱起眉头,提醒道:你能确定,你所说的证词都真实可信么?作伪证也是也会被量刑的。

夏安暖讶然:当然,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话。

贺凌厉地瞪了她一眼:你可以回去了,最近不要离开a市,方便我们随时传唤。

夏安暖听着他不怎么友好的话语,疑惑道:贺队长,是我的证词有什么问题么?

贺这次连看都懒得看她了:这就不方便透露了,夏xiǎo jiě请回吧。

夏安暖带着一肚子疑问离开警局,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封勒,于是,她十分大人有大量地决定暂时把封勒从自己的黑名单里放出来,打算去医院探望一下他。

到了医院,夏安暖忽然发现封勒的病房外面,守着几名穿着zhìfú的jǐng chá,她疑惑地想,难道因为封勒是重要证人,所以派人来重点保护他么?

她走到病房外,正准备进去,却被拦住了,jǐng chá彬彬有礼地对她说:里面住的是凶案疑犯,没有上级允许,一律不许探视。

夏安暖一瞬间都要以为自己幻听了,她不可置信地问道:疑犯?你是指,里面这个叫封勒的男人么?

jǐng chá点了点头:请回吧。

直到夏安暖走出医院,都没有能够消化掉jǐng chá刚才的那段话,封勒怎么就成疑犯了?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啊!

于是,她立刻转头,准备回去跟他们解释一下,封勒时受害人啊,怎么会是疑犯呢!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眼镜男忽然出现,挡住了她的去路。

眼镜男自我介绍道:夏xiǎo jiě你好,我是封总的mìshū南风。

夏安暖迟疑了一下,冲他点头示意:你好。

南风继续说着:封总的时候,我已经做了初步了解,知道夏xiǎo jiě是目击证人,所以想请夏xiǎo jiě配合我们帮助封总洗脱嫌疑。

夏安暖一听,友军啊,忙一把拉住南风的手:太好了,我也正准备去跟jǐng chá解释呢!

南风看着夏安暖拉住自己的手,像触电一样地赶忙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一边祈祷封总脱险后不要因为吃醋而砍了自己能吃饭能打字的右手,一边对夏安暖解释道:现在警方掌握着决定性证据,不是您单纯地去解释一番,就可以帮封总洗脱嫌疑的,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夏安暖一听,更加担忧起来:他不会被判刑吧?

南风推了一下眼睛,语气笃定道:我们一定会把封总救出来的!

夏安暖并没有因为他的保证而舒展眉头:那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南风指着停在路边的车子,冲夏安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请夏xiǎo jiě先跟我去一趟公司吧。

夏安暖也没有迟疑,转身就钻进了车里。

到了封氏集团的办公大楼,夏安暖在南风的指引下,来到一间办公室中。

一位斯文白净的男子已经等在里面了。

南风对夏安暖引见道: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柳,柳律师,转过身对柳道:这位是当时和封总一起在现场的目击证人,夏安暖。

柳绅士地伸出手:你好。

你好。

经过一番交谈,夏安暖感觉到这位律师的确是一位精英人才,三言两语间就抓住了重点。

据你所言,封总之所以有嫌疑,应该是因为,在场其他人在慌乱间,只看到了有人跑出去,然后凶手也紧跟着追了出去,但是并没有看清楚逃出去的人具体模样,加上凶手带着miàn jù,也无从分辨他的样子,只能通过身形大致确定是一名男子,所以留在室外男性,都有成为凶手的嫌疑。

他顿了顿,继续说: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警方在凶手留在现场的凶器上,检验出了封总的指纹。

夏安暖一拍桌子,不可置信道:这怎么可能?封勒从头到尾都没有接触过那把刀啊!

柳仍然十分冷静地分析:所以,现在可以推测出两种可能,第一,是凶手早有预谋要嫁祸封总,所以提前准备了一把带有封总指纹的刀,第二,是凶手在打昏封总之后,临时起意,故意将封总的指纹留在刀子上。

他敲了敲桌子,继续道:凶手计划周全,从破坏一整层的jiān kòng探头到干扰手机xìn hào,每一处细节都做的滴水不漏,却单独留下了西南角的小门,与他的行事风格不符,我大胆地推测,凶手是故意留下角门,让你们逃脱,然后借机嫁祸。

夏安暖被他一大串的推理震惊地脑子都有些转不动了,只能急切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得出一些更有用的结论。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 言情小说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暗黑神尊小说林凡完结篇。本文是一本上门女婿都市爽文,出自作者:醉清风的手笔,更多精彩内容推荐在线阅读。“好了,白伊,你别胡思乱想了,林凡在我们家三年...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陈瑾宁陈靖廷大结局无广告阅读。本文小说名叫《重生霸道嫡女》,是作者:六月著作完成的一本古代言情重生小说,推荐在线阅读小说全章节。初三叔叹息一声,“老爷,...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