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宠她爱她呵护她,而她一看到他就想要逃跑这本小说

bianji
90
文章
0
评论
2020年7月22日15:20:41 评论 34 views

他宠她爱她呵护她,而她一看到他就想要逃跑这本小说,诺筱颖一边抱怨着以后一定要努力赚钱换个好点的房子,一边用手当风扇在脸边扇着,穿着拖鞋,眯着眼睛朝阳台走去,然后唰的一下拉开了窗帘。突然,一个漆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窗帘后面,直直的站在诺筱颖的对面。“啊——”诺筱颖瞬间瞪大眼睛,睡意全无!他宠她爱她呵护她,而她一看到他就想要逃跑。渣男贱女欺负她,他替她双倍欺负回去,霸气护妻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欺负我了,打算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走了。五年后,小女宝抱大腿。

诺筱颖柳眉微蹙,下意识地躲到了一堆灌木丛里后。

“啪——嚓——咔——”

“这条蛇死了吗?”

“不知道!你快到我背上来,我背你下山去找医生看看。”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后,诺筱颖突然觉得很耳熟。

“不……我动不了了,脚好麻……而且还很痛!”又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诺筱颖眸光微沉,顺着那两个男人的声音找了过去。

不到十米远的大树下,坐着两个穿着他们苗族服饰的男人。

诺筱颖见其中一个男人的脚腕上有两个血洞,他的脚边还趴着一条一动也不动了的黑白相间的蛇,她连忙放下背上的竹篓,查看男人的伤口情况。

“银环蛇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刚刚一定是你不小心踩到它了。”诺筱颖从竹篓里翻出药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木盒,打开小木盒后,里有几粒棕色的小药丸。

她二话不说,便捏起其中一颗小药丸子,直接塞入了男人的嘴中,命令他干吞下肚。

随即,诺筱颖又拿出一只未开封的注射器和蛇毒血清,全部准备就绪后,给这男人打了一针。

两个男人看着诺筱颖面面相觑,但他们不反抗是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她这是在救人。

紧接着,诺筱颖又从竹篓里拿出水壶拧开瓶盖,一边替这男人冲洗小腿上的伤口,还一边从药箱里拿出捣药碗,然后在竹篓里翻出药草放在碗里捣碎了,敷在了这男人的小腿伤口处,并拿纱布帮他固定好。

“下山后,要去县城里找医生再给你看看。”诺筱颖接着说道,抬眸的无意间,撞上了另一个男人的目光。

男人黑眸冷冽,脸部轮廓非常精致,他的干涸的嘴唇上和下巴处虽然长满了络腮胡须,但从他脸上的皮肤来看,这个男人大概就只是个二十出头三十岁还不到的年轻男人。

他们化了妆伪装了原本真实的面目,虽然穿着他们这里的服饰,但是她刚听他们说话的口音,一点都不像他们这儿的本地人。

“谢谢你,救了我兄弟。”男人替自己身边这位被蛇咬伤的男人谢道。

诺筱颖越听这声音越觉得耳熟,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伸手便往这男人脸上一挥,一把扯掉了他下巴上那撮络腮胡子。

“果然又是你!”诺筱颖手里抓着这把假胡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傅夜沉。

这个男人,还真就阴魂不散了!

傅夜沉抿了抿唇,腼腆地微微一笑:“嗨,宝贝,我们又见面了!”

“你两认识啊?”被蛇咬了的韩剑锋一脸惊怔地看了看傅夜沉,又看了看诺筱颖。

傅夜沉用手肘戳了一下韩剑锋的肩头,一本正经地说道:“还不叫嫂子。”

“是、是!谢谢嫂子的救命之恩!”韩剑锋连连颔首。

诺筱颖微微凝眉,懒得理会这两个臭男人,而是随手捡起一旁的树枝,拨动着那条趴在地上半天不见动静的银环蛇。

“已经死了吗?”诺筱颖自言自语着,正苦恼着要不要将这条蛇带回去做成中药的时候,这条蛇突然间又动了起来。

韩剑锋看到那条蛇又动了,吓得直往身旁傅夜沉的怀里缩,双手还特别“伪娘”地搂着傅夜沉的脖子。

这人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诺筱颖拿着树枝将那条银环蛇送走后,回头看到韩剑锋那滑稽的样子,忍俊不禁起来。

她这回眸一笑,就像百花盛开时,清丽脱俗,带着馨香的甜味,让傅夜沉看出了神。

韩剑锋见傅夜沉发愣,连忙拍了拍傅夜沉的胸膛,咳了一声:“咳咳——那个……四少,我们还有正事要干咧!”

提起正事,傅夜沉那温和的俊脸立马变得十分严肃了起来。

“你们要去干什么正事?”诺筱颖一时好奇,随口问了一句。

傅夜沉和韩剑锋面面相觑后,彼此交换了一个不明意义的眼神。

诺筱颖怔怔地看着他俩,见他俩不说,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那次在临海城里,看到这男人上了一辆军车,如今,他又出现在他们这儿的深山老林里。

由此看来……

诺筱颖心里忽然间联想到了什么,便走到自己的竹篓旁,将里面那几株紫色的罂粟花给翻了来,朝傅夜沉递了过去:“你们是不是在找这个?”

“这……”韩剑锋看到诺筱颖手里的花后,和傅夜沉面面相觑。

傅夜沉剑眉紧锁,冷声质问:“你从哪儿摘来的?”

“爬上这座山的山顶,山那边的梯田里,种的全是这种花。你们俩,是不是缉毒警察?”诺筱颖下意识地问。

他们这种地方,地处边境,经常会有这类似的事情发生。

傅夜沉和韩剑锋彼此交换了眼神后,对诺筱颖的问题保持沉默。

诺筱颖心里明白,只是微微一笑,将手里的罂粟花全给了傅夜沉:“这些花,你们拿回去吧!你们现在这种情况,就不用爬上山顶去探看了。山那边,群山围绕,越往那边,越是下山容易上山难。万一你们被困了,我也救不了你们。所以……你们还是回去想想其他办法吧!”

傅夜沉收好了花,递给了韩剑锋。

韩剑锋将罂粟花塞入了背后的旅行包中,对诺筱颖微笑着说道:“我们只是来旅游的。”

“那一起下山吧!”诺筱颖自然不信他这话,但也没揭穿。

傅夜沉将韩剑锋的臂膀绕过自己的肩头,然后利索地将韩剑锋背在了背上。

诺筱颖下意识地瞥了傅夜沉一眼,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撕碎了光斑洒在了他的身上,恍若在他俊美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光。

不修边幅却仍旧非常好看的男人,诺筱颖从未见过如此。

傅夜沉无意间偏过头来,与诺筱颖的目光不期而遇。

诺筱颖猛地回过神,赧然地将目光从傅夜沉身上挪开。

傅夜沉看着诺筱颖娇羞的模样,不禁会心一笑。

诺筱颖带着他们下山后,才知道他们开了一辆本地的越野车停在了山脚下。

她起初是一座山头连着一座山头爬过来的,都没发现这山脚下还听着这么一辆破烂的本地越野车。

傅夜沉将韩剑锋背到车后座躺好后,关了车门,转身回到了诺筱颖的面前。

“探望完你爷爷奶奶后,就赶紧回去好吗?”傅夜沉看着诺筱颖,眼神里满是宠溺。

刘管家说,苏漫雪买了一辆上百万的宝马车回老家探望她的爷爷奶奶。

苏漫雪的老家就是这儿的,所以,他在这儿遇上她,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傅夜沉只是觉得,他和苏漫雪之间被月老牵了一根无形的红线,正是这条红线,让他每每遇到困难时,她都能及时出现替他解围。

也正是因为这条红线,让他的心在向她慢慢靠拢。

哪怕面前的苏漫雪,真的犹如刘管家口中所描述的那么不堪,他傅夜沉也认了。

她就是他心爱的女人,她花他的钱,是应该的,他也愿意给她钱花,只要她开心就好。

诺筱颖抬眸看着傅夜沉的眼睛,仍旧不知道这男人到底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当她想问他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捉住了她的双肩,凑近了一步,微微俯身,偏头,猝不及防地吻住了她的唇。

诺筱颖忽然感到一丝凉意,犹如银丝般绕上了脖颈。

男人的吻,像蜻蜓点水似的在她唇上停留了几秒钟,便离开了。

傅夜沉附在诺筱颖的耳畔,呢喃细语地接着说,“宝贝,我会尽快处理完手里的事情,回来陪你的,可能没法回家去看你了,但你在家里要耐心地等着我回来。”

他所说的“家”是他给“苏漫雪”住的那幢依山别苑,他一直以为面前的“苏漫雪”,就是住进他依山别苑里的那个苏漫雪。

他一直没空回依山别苑去看她,却没料到,缘分可以让两人千里来相会。他不用回依山别苑,也能遇见她,真好!

傅夜沉说完后,在诺筱颖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离别吻。

诺筱颖还一脸茫然地愣在原地。

这个吻,对于诺筱颖来说,就像一把火,烧得她耳根发烫,直到这个吻了她的男人已经转身上了驾驶座,留在她唇上和额头上那属于他的唇温,还影响着她所有的思绪。

越野车已经驶动,在风中扬长而去。

诺筱颖对这个男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明明没有脸红心跳,但是刚刚,他的那个吻,却让她有些心慌意乱,甚至不知所措。

那晚后,这是她第二次与他见面了吧!

第一次,是在水果超市外,他突然强吻了她,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这一次,他又来得如此突然,去得也如此突然。

他总是对她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她摸不着北。

算了,别想多了,还是先回家吧!

诺筱颖抿了抿唇,然后转过身走上了一条田间小路。

这些天,苏漫雪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苏漫雪的爷爷奶奶,在苏漫雪离开小镇回临海城去了后,逢人就说他们家的孙女孝顺,说他们家孙女交了个高富帅男友,而且还快要结婚了,到时候一定要去他们家喝喜酒。

其实,从苏漫雪回小镇到她离开,大家从未见过苏漫雪的男朋友。

苏漫雪回老家探望长辈,这么大的排场,难道她男朋友不应该也陪着一起来吗?

这个问题,诺母果真拿到了饭桌上来说。

“这男人再有钱,却不懂礼节。一定不是什么好男人!”诺母有股儿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味。

诺筱颖淡然地帮苏漫雪解释道:“既然人家是有钱人,肯定是忙着分分钟都在赚钱啊!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双方家长见面。妈,何必在背后诋毁人家。”

“诶,我说你这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诺母气呼呼地说。

诺筱颖抿了抿唇,回答道:“我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只是觉得妈妈不应该在背后议论别人的不是。”

“算了算了,我懒得跟你争辩了。反正,我也不指望你将来能嫁个有钱男人。”诺母白了诺筱颖一眼,自顾自地吃饭。

诺爸始终保持沉默。

晚饭过后,诺筱颖掏出手机,给哥哥诺司竣打了通电话。

“哥,我是筱颍!”

“你怎么换手机号码了?”

“我回家了,之前那张手机卡是临海城建筑学院的校园卡,回来用比较贵,索性换了张。”

“你回家了啊!怎么突然回家了?你离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啊!”

“哥,可不可以借我一万块钱?”

“你要一万块钱做什么?”

“交大二的学费,以及了自己的生活费!”

“你怎么不管老爸老妈要?”

“他们不给……”

“可我也没有这么多钱啊!你知道的,你哥我是月光族,零存款,还经常管家里要的!”

“那……我自己再另外想办法……”诺筱颖黯然失色地说。

诺司竣觉得过意不去,又说道:“不如,你趁着暑假的最后这一个月,来哥所在的这个城市打工吧!怎么说,哥这里,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海滨大城市!”

“我在临海城都找不到工作,去你那……就更加找不到了……”诺筱颖失去了自信心。

诺司竣笑道:“你怕什么啊?天无绝人之路,你明天就来哥的城市,哥照你一个月!总会找到工作来赚学费的!”

“那我现在就去!”诺筱颖顿时信心满满。

“现在?”诺司竣惊愕。

诺筱颖笃定:“对!我去买火车票!”

“好吧!不过,你路上小心!你到了后,给哥打电话!”

“嗯!”

诺筱颖和哥哥诺司竣挂了电话后,重新振作了起来。

反正她家就住火车站附近,买票很方便。

当诺筱颖再次拖着行李箱,离开家门的时候,诺爸杵着拐杖从屋内走了出来。

诺筱颖高三那年,诺爸做建筑工人的时候,不小心从工地的三楼摔了下来,命虽保住了,却断了一条腿。

诺爸步履蹒跚地来到诺筱颖面前,将皱巴巴的两千块钱塞到了诺筱颖的手中。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苏漫雪傅夜沉全章节阅读 言情小说

苏漫雪傅夜沉全章节阅读

苏漫雪傅夜沉全章节阅读,苏漫雪傅夜沉的故事中,苏漫雪以为自己被超级富二代看中,突然成为了豪门太太,可当她发现,自己之所以能成为傅夜沉认定的女人,是因为她脖子上的信物,可这个信物是傅...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