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夫君是权臣李长乐陆归远精彩剧情阅读整本小说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18:28

我的夫君是权臣》是一本宅斗类型的古言小说,主人公是李长乐陆归远。李家从来就不太平,李长乐从小就被人压上一头。外祖母给自己定了一个婚事,谁知对方竟然是李长乐的死对头陆归远。这陆归远虽然是个嫡长子,看在陆家的身份十分低微,居然说好了要来做李家的上门女婿。谁知这陆归远没皮没脸的很,知道是给李长乐做相公,死皮赖脸要嫁进来!后来,李长乐才发现,陆归远身份不简单!

我的夫君是权臣

>>点击阅读:我的夫君是权臣李长乐陆归远全文阅读<<

我的夫君是权臣章节阅读

魏和林差了好多,而且这小朋友当时亲口说的。

李长乐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被一个小朋友给蒙骗了。

难以置信,她自持运气不佳,有人拖自己的后退所以迟迟没能靠上秀才,否则举人都是她的囊中之物,现在被一个小孩子给耍了。

就在此时,一声又一声响起:“院长。”

声音此起彼伏不断,大家都起身行礼。

是院长来了食堂,与之同路的还有一位中年先生,那先生一身气质温润,举手投足间又带着强势的感觉,一看就是及其富贵人家的老爷。

二人一路走到他们几个人跟前。

几人起身行礼。

陆归远低眉顺目,显得极为纯良。

院长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半晌,才笑道:“回来就好。”

他并非没有触动,深深弯腰拱手:“学生让老师担忧了。”

“这位就是院长的爱徒陆归远?前阵子和封太守一起饮酒时,还听过是个青年才俊,性子桀骜不驯,还需要在打磨呢。”中年男人捋了捋胡须,眼中带着好奇和欣赏。

陆归远规规矩矩的回答:“先生谬赞。”

林院长给大家介绍道:“这是京中卫恒书院的院长,身兼国子监祭酒。”

国子监俗称贵人的读书场所,乃是皇子们读书之场所,国子监祭酒便是院长,教导诸位皇子之人,虽然只有四品,但所代表的意义不一样。

卫恒书院更是远近闻名的京中书院,封觉就在那读书。

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人来到了远宁,还来了他们的书院。

院长和国子监祭酒来吃东西,吃完了顺带把小娃娃带走,剩下的人揣测这人大老远跑到远宁来做什么。

傍晚的时候,人就乘坐马车离开了。

林院长得了空闲,便叫了夫妻二人过去,这对夫妻是他的两个徒弟,还是最喜欢的徒弟。然而两人到了一处,院长还是很惊讶:“未曾想你们竟然成了一对姻缘。”

他们也没想到,毕竟从来都不关注彼此。人和人都讲究一个投缘,他二人可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主,没想到缘分居然这么厚,一根红绳绑上了,拆都拆不掉。

李长乐道:“只盼着不是怨偶。”

陆归远哼唧道:“那你期盼的可真低。”

看着二人斗嘴,林院长笑了笑,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嘛,只可惜我老人家没能参加你们的婚礼,迟点送上礼物咯。”

“婚事太过于仓促,老师也明白,都是家里安排的,急急忙忙”这份礼物是准备贺陆归远考上了秀才的。

陆归远接过礼物沉默片刻,骤然示弱,缓缓开口:“学生让老师失望了,学生这辈子都碰不了仕途了。”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剩下的那只眼睛涌现出了无助。

林院长对这个小学生寄予厚望:“人定胜天,天无绝人之路。这一次国子监祭酒前来就是为了商议皇子伴读一事。”

“皇子伴读不是一向用世家子弟么?”

“这其中有些事情,我不能同你说,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保举你,所以你好好读书,发挥你的本事即可。”

“谢老师!”

李长乐看着二人对话结束,开口讨要道:“老师,我呢?”

“你,你都有了陆归远,还管老子要什么?回家去吧,你们如今成了家不好在山上住,下山吧。”说完,院长撵人走。

她顿觉好笑,深深做礼拜别。

晚间课业结束,二人手牵着手离开,山路不算难走,可有些小石子也还是要小心。

陆归远走的慢吞吞,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李长乐道:“你在后悔不该那么想老师?”

之前做的最坏的打算就是老师不让他在书院继续读书,想想,想的可听恶劣。

他摇头,不以为然道:“做好最坏的打算是我的人生准则,事到临头不会慌乱。”

长乐唔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狐疑道:“你该不会想过自己有什么差池,就赖在我身上吧。”

陆归远嘴角上挑,似是而非的说:“你猜呢?”

可能性很大,谁知道他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居然敢在我这耍无赖,你得补偿我。”

“自然,娘子晚上瞧好吧。”

二人大老远的回了家,洗漱完毕往被窝里一钻,彼此身躯紧贴火热瞬间上来。

李长乐叼住了他的嘴唇,摩擦着问:“你说你这么勤奋,我这块地什么时候能发芽?”

他笑了笑,让她转过去:“我到盼着晚一点,毕竟发芽十个月,我忍得多辛苦。”

“你可以换个角度想想,那是给你休息放假的机会。啊。”她双腿微微分开,背对着对方,他从后面挤了进来,侧着身子摇动身体。

陆归远从后面搂着她,咬着她的耳朵:“我怕我休息的久了,你身体不舒服,你说,舒服不舒服?”

“嗯……”声音都带着颤音。

一个晚上有的折腾。

第二天早上,累的筋疲力尽的李长乐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陆归远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吃包子了,那仪态,那装扮,真真是风流倜傥,潇洒帅气。

李长乐的嘴角抽了抽,心说果然男人的体力就是比女人好啊,明明昨晚陆归远才是出力的那个人,怎么他的脸上就看不出一丝疲态呢?

“你醒了?”陆归远注意到床上的动静后拿了个包子走了过来,靠在床边看着脸色还微微泛着红光的李长乐问道,“还好吧,要我伺候你起床吗?”

这问题问的着实不走心,他要真想伺候她,又何必叼着个包子过来?李长乐翻了个白眼,压着嗓子道:“不用,你走开。”

说完,她就掀开被子自己开始换衣服。

虽然她和陆归远身边都有下人,但他们都更愿意自己照顾自己。

陆归远见状,也没多说什么,淡淡的耸了耸肩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不过,他也不是真没不关心李长乐,离开没多久,他就又回来了,这一次他手里拿着的不是包子,而是一杯水。

“你这……”李长乐下意识的愣住了,看着陆归远手里那个冒着热气的杯子发呆。

“温的,喝吧。”陆归远把杯子放进李长乐手里,上一刻还温柔正经,下一刻就换上了贱嗖嗖的表情,“我是个敢于负责的绝世好男人,是我让你嗓子喊哑的,我自然要给你端茶倒水。”

李长乐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温水一饮而尽,冲陆归远低吼了一句:“陆归远,给我滚远点。”

哎,某人啊,在床上和床下完全是两幅模样,他怎么这么倒霉,嫁给了这么一个不好相处的人呢?陆归远故作哀怨的摇了摇头,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李长乐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无奈,继续穿衣服。

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李长乐走到陆归远身边坐下,一边跟他抢吃的,一边随意的问道:“这包子你从哪里弄来的?还挺好吃的。”

“那个叫若梅的丫头做的。”陆归远想都没想就这样自然的回答道。

“噗……”李长乐把嘴里的东西悉数喷了出来,毫无形象的瞪大了眼睛,“陆归远,你怕是在逗我,若梅给的东西你也敢吃?你就不怕她……”

怕若梅做什么,李长乐什么都不用说陆归远也能猜到,但是这影响他吃包子吗?

“你觉得这都到了书院的地界了,若梅敢随便给我们下毒吗?”陆归远阴恻恻的冷笑了起来,“老实说,我倒巴不得她出什么昏招呢,这样我刚好能借题发挥理所当然的弄死她。”

这厮说起杀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时候,就和聊吃饭喝水一样随意,传言说他是个变态,果然诚不欺我啊。李长乐在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换了个包子继续吃,彻底放弃跟陆归远沟通。

陆归远嘿嘿的笑了两声,很是贴心的帮她盛了一碗小米粥。

由于两个人在家里吃过饭了,就没再去食堂,到了书院,他们就直接分道扬镳,一个去了秀才读书的地方,一个去了童生读书的地方。

李长乐这边大部分都是熟悉的同窗,相处起来倒也和睦,一整天都没有出事。

但陆归远那边就不一样了,他第一次进秀才班读书,就闹得鸡飞狗跳。

中午的时候,李长乐和赵至隼顾衣一起去食堂吃饭就听人在议论陆归远。

“你们听说了吗?今儿秀才班那边的师父讲五礼的时候被陆归远挑刺了,好家伙,那陆归远瞎了一只眼睛之后,说话比以前还要毒了,一番话往外一说,堵的老师是哑口无言,当下就丢了书去找院长告状了。”

“哟,还有这么一出?我听到的不是这个事情啊。”

“啊?那你听到的是什么?”

“我听说礼讲完了之后,陆归远他们就开始学射了,那陆归远是真有胆子,上来就要跟教官比骑射,还跟教官打商量,说他赢了教官后,可不可以不上骑射课了。”

“这不是自取其辱吗?他这么搞,教官还不把他教训的老老实实的?”

“并没有,据我所知,最后是他把教官教训的老老实实的了。”

……

“呵呵……长乐,你娶的那个人,是真能惹事,我服了。”顾衣听了一圈八卦,忍不住朝李长乐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长乐如今跟陆归远成亲了,而且还是陆归远入赘的,那陆归远的一言一行都和长乐有关,他这么跳,不会对长乐影响长乐的名声啊?”赵至隼对陆归远的事情不太感兴趣,他就是很担心李长乐。

被他这么一提醒,顾衣也反应过来了,他一脸紧张的看着李长乐道:“长乐,要不我们吃完饭之后,你去找找陆归远,好好教训他一顿啊,要显示自己的才能也不是这么显示的啊,照他这么搞,以后各个老师看到你怕是也不会有好脸色。”

“不会,书院里的老师都是心胸阔达之人,别说他们不会真的生陆归远的气,就算气了,他们也不会迁怒于我。”李长乐悠闲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就好像身处在舆论中心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的相公似的。

顾衣和赵至隼没想到陆归远都闹的那么过分了,李长乐竟然还要纵容他,一时间都有些无语:“长乐,话不是这么说的,陆归远他……”

“我怎么了?”今天上午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的男主角出现在了李长乐身后,语气轻柔的询问着赵至隼他们。

坐在李长乐对面的赵至隼和顾衣同时抬头,看到陆归远的脸色时,两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妈呀,这陆归远是不止要崇拜白起杀神,还要跟他比肩了是不是?这怎么才一天不见,他身上的气势强盛了那么多?

李长乐也转过头在看陆归远,不过她看到的不是陆归远暴虐吓人的一面,而是焦躁,阴郁又濒临崩溃的一面。

“吃饭了没有?”李长乐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难得用上的温柔的口吻。

听到她这话,陆归远那只没出问题的眼睛慢慢的泄露出春光,他勾着嘴角笑了笑,用撒娇的语气说道:“没有呢。”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