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是朵黑莲花叶以桑桓岭全文阅读无弹窗目录

admin
21307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1月17日11:04:48 评论 8 views

夫人是朵黑莲花叶以桑桓岭全文阅读无弹窗目录,《夫人是朵黑莲花》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人公是叶以桑桓岭。车内,桓岭一把枪抵住叶以桑,威胁她带他到安全的地方。没想到等待他们两的是更大的陷阱,最关键的时刻,叶以桑舍身帮桓岭挡子弹。几天后回国,叶以桑的目标至始至终都是桓岭的死对头桓二爷,为了达到目的,她不惜牺牲一切。桓岭知道真相后,还将叶以桑强留在身边,两人迅速领了结婚证。

夫人是朵黑莲花

>>夫人是朵黑莲花叶以桑桓岭温时雨封沉晔点击:全文阅读<<

夫人是朵黑莲花章节阅读

季如歌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又主动在桓岭身边坐下来道:我可是很了解桑桑的,三爷难道就不想知道一些和桑桑有关的事情?

她身上浓郁的玫瑰香水味让桓岭皱了皱眉。

桓岭的警告的视线落在季如歌身上,微抿的唇角透出几分警告。

季如歌愣了两秒,才站起来坐到了相邻的一张沙发去。

桓岭的眉心舒展了些许,放下红酒杯道:和桑桑有关的一切事情,我都可以亲自去了解,不必要从别人的嘴里听说。

季如歌扬起嘴角道:就怕有些事情桑桑不告诉你,三爷也不知道。

哦?

桓岭摸了摸腕间的檀木珠,眼底透出几分玩味。

季如歌还能说出什么让他惊讶的事情?

抹黑她名誉的情史,还是她从前玩过风月场?

不管是哪一样,桓岭都不觉得季如歌有让他惊讶的本事。

季如歌见有戏,立刻说道:桑桑从前还有一个姐姐叫叶以柔,不过两年前意外去世了,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桓岭道:略有耳闻。

叶昀膝下只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叶以桑,另一个就是叶以柔。

叶以桑曾经也是叶氏地产的首席建筑设计师,但是两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这件事情淮城不少人都知道。

季如歌道:桑桑大学的时候读的是淮大医学系,可是叶以柔去世以后,她就没再进行研修了,你知道她去干什么了吗?

季如歌故意卖了个关子,想要勾起桓岭的好奇心。

可是桓岭只是和之前一样冷冷的看着她,也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季如歌默了默,只能自己继续说下去道:她去殡仪馆当了半年的入殓师,专门帮死人殓妆。

桓岭的心底闪过一丝诧异。

季如歌道:大家都觉得这个工作晦气,当时不少亲戚知道她干这个以后都说她是疯了!

入殓师也是殡葬行业的一种,一般人都觉得晦气,遇上那种人都会避而远之。

这件事情说出去对叶以桑的名声很不好,叶家的人一定没把这件事情告诉过桓岭。

她就不信桓岭知道了以后会不介意。

要是知道叶以桑那双手曾经摸过无数个死人,桓岭心底一定很恶心,以后说不定都不会再碰叶以桑了。

桓岭的唇角压了下去,神情里透出了两分严肃。

他对叶以桑并不是很了解,除了清楚她是叶氏地产的千金以外,他甚至都没有派人专门调查过她。

没想到她竟然还当过入殓师,叶以桑还真是能刷新他的认知。

难怪她当初看见那些被自己杀掉的人,没有说出一个害怕。

她看多了尸体,又怎么会害怕死人?那应该是她最不害怕的东西了。

看着桓岭严肃的脸色,季如歌的心底还浮现出了两分得意。

她就知道没人会不介意这件事情。

但是季如歌此时的眼神却温柔又关心:三爷,我跟你说这件事情不是想要让你讨厌桑桑,我就是希望你能多理解她一点。

桓岭的眸子眯了眯:哦?

季如歌道:桑桑当初就是为了能亲手帮叶以柔殓妆才去当了入殓师,虽然她做的事情很晦气,又摸过许多尸体,但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季如歌表面上这么说,但是她心底其实巴不得桓岭讨厌叶以桑!

叶以桑一个当过入殓师的人,凭什么陪在三爷身边?

她这样风情万种的女人都得不到的男人,叶以桑也别想要得到好过。

不论哪一个男人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一个专门处理尸体的入殓师,心底都一定会膈应。

她吸引不来桓岭的注意,就先坏了桓岭对叶以桑的好感再说。

也许他们夫妻不睦,她就有机会了呢?

桓岭摩挲着檀木珠的手停了下来,双手十指交扣搭在腿上,眸底浮现出两分阴气。

既然都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又要重新提起?要是桑桑在这里,听到这些事不是又要想起她姐姐了么?

桓岭扫了她一眼。

季小姐,你到底是何居心?

季如歌愣了愣。

桓岭的关注点为什么不是入殓师这件事情,反而还质问自己的居心?

他难道一点都不介意叶以桑曾经摸过那么多死人吗?

季如歌从来没有想过她面前这个矜贵优雅又冷傲的男人还杀过人。

她刚才说的那些事对桓岭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入殓师又怎么样?

他杀人,她殓妆,他反而还觉得他们挺般配。

季如歌心虚地说:我就是害怕你以后知道这件事情心底会有隔阂,才想提前给三爷打个预防针。

桓岭的唇角不屑地勾了勾,很用不着。

叶以桑跟着陈文希朝着洗手间走去。

陈文希道:桑桑,当初一起长大的朋友里就属你最厉害了。大家以为你定居墨西哥以后就不回来了,没想到你一回来,转头就攀上了桓三爷?

叶以桑的眼帘掀了掀,长而卷的羽睫就像是小公主一样好看。

她的嘴角牵起了几分浅浅的弧度。

谁说她不回来了,她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或许我们之间就是缘分吧。叶以桑道。

一段从挟持开始的孽缘。

她知道,桓岭想要把她当做笼中之物来圈养,想要看看她是如何在桓家挣扎求生。

她无所谓桓岭怎么看她。

只要能让她进入桓家,就算做桓岭身边一只乖巧的宠物又怎么样?

陈文希听到叶以桑的话却觉得她是在秀恩爱,说她和桓岭是天定的缘分。

陈文希的的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看见前面就是洗手间,陈文希道: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可能要久一点,你就先去那边的休息室等我吧。

叶以桑的眼底滑过一抹狐疑。

陈文希催促道:你快进去吧,我先去洗手间了。

她转身走进了洗手间里,叶以桑瞥了休息室一眼,也走了进去。

可就在叶以桑进去不久以后,陈文希却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坏意,快步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今晚就让叶以桑尝尝苦头!

休息室很大,叶以桑坐桌旁,细心地打量着四周的场景,玉白纤细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没过多久,她头上的灯忽然滋地一声熄灭。

叶以桑淡定地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天花板,就这?

两年过去了,季如歌能想到的就只有把她关休息室?

也太小儿科了。

她走到门边随手拧了两下把手。

果然,拧不动。

门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她打开手机想要给桓岭打电话,然后发现这里也没信号。

叶以桑的唇角提了提,事情变的有点意思了。

季如歌看她不顺眼这么久了,这次专门请自己过来,应该不会只是想要简单地困住她,制造出和桓岭独处的时间。

季如歌应该还有后招。

叶以桑打开了手机里的照明灯,转身走回桌边,拎起一张她早就盯上的小型折叠椅放在手上掂了掂。

重量正好。

没过几分钟,休息室的门再次咔嗒一声打开,紧跟着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就走了进来。

男人疑惑道:不是说安排了个顶级的女人跟我玩吗?人呢?

就在这时,一旁漆黑的门后却突然亮起了手机的照明灯。

男人转身被刺目的灯光晃的睁不开眼,下一刻,一个冰冷的巨物就携着一阵风呼了过来,直接砸向他的脑袋。

砰!

铁皮制成的折叠椅威力惊人。

男人被抡了一下以后,脑子里嗡地一声响,一下就被砸倒在地,晕晕乎乎地好一会儿没能爬起来。

啪嗒

几滴粘稠的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滴到了地上。

男人道:操,臭娘们

砰!

折叠椅再次砸到了他的脑袋上,男人当场被威猛的叶以桑打趴下,软软地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叶以桑哐当一声丢掉手里的折叠椅,看着地上的男人冷嘁了一声。

她俯身看着面前肥胖的那人,高跟鞋踩在他的肚子上,垂眸道:喂,还玩么?

男人痛苦地抱着头,惊恐地说道:不,不玩了姑奶奶我错了!

陈文希那个臭娘们还说给他准备一个好妞陪他。

还说玩的是扮演戏码,这女人演的是被欺凌的少女,这他妈的哪里是被欺凌的少女,这根本是洪兴十三妹啊!

叶以桑重新拎起地上的折叠椅,男人一惊,连忙抱头求饶道:别打我,别打我,我再也不敢了!

叶以桑幽幽一笑,转身拎着椅子在门后舒适地坐了下来。

门已经开了,但是她并不着急走。

躺在地上的男人惊愕地看着她,这姑奶奶还想干嘛?

只见叶以桑靠在门上,以一脸今天天气真好的表情,扯开嗓子,用自己最惊恐的声音叫到:你别过来!

男人怔了怔:我没

叶以桑冷眼看着他道:再废话,打死你。

男人身体一抖,乖乖地躺在地上不敢动了。

他真怕叶以桑身下的那把椅子。

叶以桑又继续叫到:桓岭,救命啊!!

他什么都没干呀,这女人在演什么戏?

桓岭见叶以桑和陈文希良久不回来,眼底浮现出了几分不耐烦。

怎么每次她去洗手间都要这么久?

这时候只见陈文希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桓岭眉峰一蹙:桑桑呢?

陈文希道:我刚才让她陪我一起去洗手间,她走到半路就说累,要回来休息,我还以为她早就回来了呢。

季如歌道:桑桑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她说着对陈文希使了个眼神,陈文希立刻道:会所就这么大,她能迷路?

陈文希咕哝道:说不定是趁机避开大家,去给什么要紧的男人打电话了。她从前不就总是在宴会上偷偷溜出去么。

她的话里很有几分叶以桑脚踏两条船的味道。

就算不是劈腿,也在暗示大家叶以桑心底可能有别的男人。

桓岭的神色顿时沉了几分。

失陪。

男人站了起来,修长的双腿大步往外迈去。

季如歌一副看好戏的心态,立即跟上去道:三爷,我陪你一起去找桑桑吧。

两人走到休息室附近的长廊,桓岭便突然听见叶以桑的叫喊。

你不要过来!

桓岭脚步一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叶以桑!

终于听到熟悉的声音,叶以桑的嘴边扬起一抹笑意。

她重新站了起来,拎起椅子道:我是三爷的人,你要是敢碰我,三爷不会放过你的!

声音到这里便戛然而止。

桓岭听不见她的声音,只能挨个推开房间的门去找,眼底闪过一抹急躁。

桑桑!叶以桑!

他倒是希望叶以桑这时候能应他一声。

就在这时,走廊角落的休息里忽然传来了砰的一声响。

桓岭终于锁定了方向,疾步朝着休息室走去。

他豁然推开房门,看见的就是叶以桑头发散乱,手上拿着一张折叠椅,脸色苍白地看着地上的男人的场面。

男人已经倒地,额头上淌下来不少血。

他虚弱地看着自己面前那个无比害怕和惊惶女人,觉得自己今天就算不痛死在这里,也要被她的演技惊讶死了。

就在刚才,这女人又在他的腰上狠狠地来了一下。

那一下也正好是桓岭最后听见的声音。

季如歌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叶以桑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这男人怎么还被她放倒了?

见到桓岭来了,叶以桑的脸色霎时更白了几分。

她仓惶地丢开手里的折叠椅,抱着他的胳膊,顿时躲到了桓岭身后。

三爷,他想要轻薄我!

桓岭眉心一蹙,侧目看着害怕地躲在自己身后的女人。

叶以桑的小手紧紧地握着他健壮的胳膊,滚烫的掌心透露出几分她的不安。

桓岭的语气里不禁带了一分平时不见的关心。

你没事么?

叶以桑红着眼睛道:我不可能让他碰的,我要为你守身如玉!

想到她上次在床上的时候是怎样的害怕,桓岭的眸底顿时漫上来几分寒意。

他都还没有碰过的女人,这哪里蹿出来的不三不四的男人就敢惦记!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 言情小说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

暗黑神尊林凡完结篇全集目录阅读,暗黑神尊小说林凡完结篇。本文是一本上门女婿都市爽文,出自作者:醉清风的手笔,更多精彩内容推荐在线阅读。“好了,白伊,你别胡思乱想了,林凡在我们家三年...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

陈瑾宁陈靖廷大小说免费阅读,陈瑾宁陈靖廷大结局无广告阅读。本文小说名叫《重生霸道嫡女》,是作者:六月著作完成的一本古代言情重生小说,推荐在线阅读小说全章节。初三叔叹息一声,“老爷,...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