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童和司振玄目录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6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6 18:29

顾安童和司振玄在一起了吗?顾安童和司振玄目录小说十分精彩,这本小说名为《原来情深不浅》,作者是喜小悦,又名《蜜妻难嫁》,结局很精彩!豪门联姻、未婚夫逃婚、顾安童丢戒指选老公,随意将自己嫁给了司振玄!没想到司振玄居然是个大暖男,总能在危急时刻帮顾安童挽回面子,最重要的是,曾经背叛顾安童的男人和小三,司振玄都一一虐打。

原来情深不浅

>>点击阅读:原来情深不浅顾安童司岳云司振玄全文阅读<<

原来情深不浅章节阅读

那气恼的模样映入司振玄的眼中,让他唇角轻轻挑起,脚步一动,眼看着是要走出电梯,却在走动间不着痕迹的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给我。”他低头在她头顶轻声说着,话音刚落,瞬间的时间便撤离,直直的走出了电梯。

两秒的时间,没人发现这样的低语和距离,顾安童却愣住过后,炫目的浅笑在唇边绽放。

走出公司门口,温暖的阳光中,点点光芒闪烁着,让人向往。

顾安童的脸上一直扬起浅笑,如果被认识的人看见,一定会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试问,谁敢相信此刻笑意盈盈的顾安童,是那个让人觉得高清又高高在上的富家千金小姐呢。

顾安童是搭车回去顾家的,回到顾家却被佣人告知家中没人,顾安童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制香的作坊看看,她本来就是为了寻找灵感才会想回来家里的制香作坊看看的。

至于回家,下次叫上振玄一起来吧。

顾家的制香作坊位置偏远,远离城市的繁华喧闹,位处于郊外的一处古色生香的四合院内。

朱红色木门,中国结悬挂两侧,爬满了古藤的围墙,不止从外观上看,就是院内的各种装饰都充满了古代的韵味,据说这栋四合院是明朝时期一位官员辞官后的养老之所,而这位官员的夫人喜爱制香,所以院内各处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

甚至在不远处还有一处花园,而所有的一切都讲究原汁原味,自由生长,这也是当初顾家花大价格买下这里的原因,不止因为这里环境适合,更因为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顾安童一路走来,路上几乎没有人烟,这附近也只有几百米的地方住了几户人家,算起来地处是比较偏僻的。

顾安童环顾着四周的环境,不仅觉得身心舒畅起来,她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来这个地方,不止因为这里的香味,更是因为这里的环境,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这里太过偏僻了,可她就是喜欢这样的宁静。

“安童?!”突然响起的一道声音,充满了吃惊和狂喜,而且还很熟悉,像是……

顾安童眼中浮现欣喜,急忙转身,在看到身后的人时顿时灿烂的笑了起来,“启岩哥哥!!你怎么来了!”

陆启岩英俊的脸上除了狂喜之外,还有显而易见的爱意,他几个大步走上前来,或许是因为喜不自胜,伸出双手就想保住顾安童。

顾安童眼中闪过苦涩,不着痕迹的往一旁移动着,这一举动陆启岩自然是看见了,他双手僵住,莫名的有些疼痛起来。

顾安童双眼黯了下来,心里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启岩哥哥还是没有放下,心里想着,顾安童倒是真的为能碰上他感到高兴。

毕竟自从结婚后,他们就很少见面了靶。

“启岩哥哥你自己的工作呢?怎么又来这里帮忙了,你从以前就很喜欢往这里跑呢。”顾安童轻声取笑着,想借此打破刚才的尴尬。

虽然她对启岩哥哥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可是她却是真的把他当成朋友,当成自己的哥哥。

陆启岩自然看穿了顾安童的意思,他也快速的掩藏住了所有的情绪,摆出了以前的模样,“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这里,至于我的工作嘛……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不是也应该在上班的吗?怎么上班时间就偷溜出来了!肜”

“这制香坊也是我工作的地方么不是?”陆启岩只是柔和一笑,算是回答了这次巧语的原因。

顾家和陆家其实颇有渊源,陆启岩陆雨琳姐妹两算是被顾安童的父亲一手看大的。

陆家早散,留下这兄妹两一个才智机敏,一个聪明伶俐,所以顾博远才会格外照顾。

顾家算是百年书香门第,这商业不好,可这制香坊却名闻天下。

拥有顾家传承百年的古香方的制香坊,陆启岩平时有空也会帮忙打理,所以在这里遇见他似乎确实并不意外。

陆启岩隐藏心思的模样,顾安童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感情的事从来都是不可以勉强的呃,她又怎么能去勉强陆启岩不要对自己抱有男女之间的感情呢,而除去这点,他们一直都是好朋友。

想到这里,顾安童也像以前对待他一样,浅笑着,“我才不像你总想着偷懒呢,我是为了工作才会来这里的。”

既然他选择了隐藏,那她能做的,也只能是假装不知道。

“工作?什么意思?”陆启岩不解的问着,双眼却瞄向了顾安童手中的文件。

“是关于……”顾安童正要说明,一阵风却吹了起来,她顿时感受到凉意,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陆启岩一见她那样子,急忙说道,“我们先进去吧,等会再说。”

“嗯,这样也好,天气好像越来越冷了呢。”顾安童点点头,两人一起朝四合院走去,一路上冷风不时吹过,吹起顾安童的发丝,却吸引住了陆启岩的双眸。

“这次司氏和蓉城谢家……”两人的背影越来越小,顾安童的声音也慢慢变小。

偶尔响起昆虫的叫声,在这里格外清晰,但是陆启岩的耳里,却只听得见顾安童的声音。

制香坊内,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流逝,顾安童在和陆启岩说了来这里的目的后,陆启岩也尽量的想着办法,希望能帮到顾安童,但是很明显却没有想到什么可行的办法,而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到了五点过。

“启岩哥哥,真是不好意思,一下午了我还是没什么头绪,而且还麻烦你陪了我那么久。”走出制香坊的四合院,顾安童很不好意思的朝陆启岩说道。

他们一边查看着各种制香原料的资料,一边在坊内到处研究着,等回过神来才发生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也不知道启岩哥哥有没有别的什么事。

“没事的,我本来就是因为没事所以才来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陆启岩笑了笑,神情很温柔,也明显看得出来很高兴。

心中划过苦涩,顾安童也不要意思再打扰下去,“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启岩哥哥,有时间我一定会请你和轻燕出来玩的。”

和轻燕?陆启岩虽然讶异,但是一想就想通了,其实他也明白,安童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会不知道他对她的感情呢,只不过她无法回应,所以假装不知道,而他知道无果,所以也不愿说出来。

“好,那有时间我们再出来聚聚。”陆启岩笑着,成全了顾安童变相的逃避。

他从来不曾让她为难过,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以后更不会。

“嗯。”顾安童点点头,不再说话,两人缓缓的走着,微风吃过,却无法吹散空气中微微浮动的苦涩。

陆启岩转头看了看顾安童一眼,发现她眼中有些迷茫和困惑,想到她是为了工作的事,不仅努力的想着能有什么点子能让她开心一点。

他不断的打量着周边的一切,希望能找到投其所

tang好的东西,在看到一只小鸟时顿时眼一亮,急忙朝顾安童说道,“安童,你快看,你快看,那只小鸟身上的羽毛颜色好漂亮,居然有三种颜色!”

顾安童一听,顿时也是一惊,有些不相信的抬起头朝陆启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一只三色小鸟停在树枝上。

阳光的照射下,点点星光点缀在小鸟的身上,折射出耀眼的独特光芒,这样的风景让顾安童情不自禁的赞美起来,“好美啊!”

顾安童的脸上,因为灿烂的笑意璀璨耀眼,看起来生动不少。

“是啊,真的好美……”陆启岩也喃喃低语着,只是顾安童看的是小鸟,他看的却是佳人。

花的香味,树木的香味,泥土小草的清香,在这种郊外的地反更显得珍贵,也让人舒畅不已,再加上眼前的小鸟,真的能算是大自然……最美的风景了。

大自然……大自然……顾安童突然一惊,脑子里不断重复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冒出来了一样,而且还是很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来自自然的馈赠,最终也都会回馈给自然。”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道苍劲有力却又温和淡泊的嗓音,顾安童身体里的血液突然滚动了起来,源源不断的灵感不断的冒出。

“启岩哥哥!我想到了!我想到了!”顾安童惊呼出声,脸上高兴雀跃的模样怎么都隐藏不住。

陆启岩吃惊的看着这样的顾安童,“怎么了?什么想到了?”

顾安童笑得很是兴奋,她甚至有些控制不住想跳起来了,但她还是努力的控制住了,“我想起来了,老师曾经说过,来自自然回馈自然,自然的才是最美的,也是最能吸引人的,启岩哥哥,这次的原料我想我找到了!”

这次的品牌香水针对的客户主要是三十岁以上的女性,三十岁的女性正是拥有成熟魅力的最佳年龄,就香水来说,最适合的就是纯天然不刺激的,而且还要是那种自然的,无需多余的味道,只要是最自然的,自然而然的就能彰显出每个女性自身的独特魅力,这就是自然的魅力。

陆启岩一听,也是真心的为顾安童高兴起来,“安童,太好了,看来今天这一趟没有白来。”

“嗯!我也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找到原料灵感!启岩哥哥,也要多谢你了,如果没有你,说不定我根本就不会想到柳佛风老师曾经说过的话,也不会想到可以利用到这次的项目上来了。”顾安童用力的点着头,她是真的很高兴。

她一直都知道的,一开始振玄就说过要她做好自己的工作,他也说过他相信她,虽然今早他也许有产生过为了她也许会插手江暖为难她的事的念头,但是顾安童很明白,对于振玄那样的人来说,他一定更希望能看到她亲自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

这是她首次在司氏担任的合作项目,说什么她也要全力以赴,好证明自己不管是生活里还是商场上,都有足够的能力站在振玄身边。

“安童,你这样说就太抬举我了,我只是闲得没事来看看而已,还是你自己厉害,这么快就有灵感了。”陆启岩笑着,眼底一片宠溺,看着安童兴奋的模样,他是真的打心里为她高兴。

“嘿嘿!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启岩哥哥的,要不是你……”顾安童笑得眯起了双眼,欢雀的声音不断响起,直到到了马路边才停了下来。

走到了马路边,顾安童正准备扬手打车,陆启岩却始终还是控制心里的渴望,开了口,“安童,我送你吧。”

自她结婚后,加上这次他们才见过两次,下一次,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时候去了。

顾安童收回手,笑了笑,“这怎么好意思,已经麻烦了你一下午的时间了,而且我还要回公司一趟。”

陆启岩有些吃惊,随后想到了妹妹陆雨琳说过的话,不仅皱起了眉头,“你还要加班吗?安童,江暖真的像轻燕说的那样在为难你吗?”

“咦?轻燕这样说?”顾安童惊讶的挑起了眉头,她记得她好像没有和轻燕说过在公司的事吧,那丫头怎么知道的。

“是啊,她说你要是和江暖在一起上班了,一定会被她压榨的!安童,你……你是司家的媳妇,难不成司振玄他都不知道护着你吗?”陆启岩皱着的眉心,提到司振玄三个字时隐藏了一丝痛苦。

顾安童顿时莞尔,想到陆雨琳不仅无奈一笑,那丫头也真是的。

“启岩哥哥,你放心吧,我没事的。”顾安童扬起笑

,想让陆启岩放心,不过这也是实话,不管江暖对她怎么刁难,反正她已经是不想去理会了。

而且要她怎么说,振玄的公事公办也许在别人眼里是不近人情,但是对顾安童来说,他专心工作时的模样却是那么迷人。

顾安童眼中的爱意自然是没有逃过陆启岩的双眼,他心中一痛,嘴角扬起苦涩的浅笑,一开始听轻燕说安童喜欢上了司振玄的时候他多少还是有些不信的,因为他知道,安童当初要和司岳云结婚完全是为了顾家。

虽然后来出了意外,安童在婚礼现场直接又嫁给了司振玄,不是不知道安童对自己没有爱情,不是不她总有一天会爱上别的男人,只是那个男人居然会是司振玄……

“这样就好了,不过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陆启岩依旧不放弃的说道,退而求其次,既然明白自己和她不可能会发生什么,但是至少在这之前,他还是想尽量的守护在她身边。

“可是……会不会耽误到你?”顾安童想拒绝,可是始终却还是没狠得下心来,尤其是看到陆启岩眼底的苦涩,她心里更是有些许的难受。

以前她可能不能理解一份单方面的感情会是什么样的心态,可是自从喜欢上司振玄后,一开始的苦涩和心酸她却能体会得到,更何况启岩哥哥……,他对她,执着了好几年了。

陆启岩见顾安童松了口,急忙解释着,“没事的没事的,我不是说了吗,就是因为没事所以我才会过来这里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了。”

一说完,像是怕顾安童会反悔一样,陆启岩急忙走到自己的车旁打开了车门朝顾安童说道,“快上车吧,你既然还要回公司的话那就一定是还有没做完的事吧。”

眼见陆启岩这样,顾安童只能轻轻叹了一口,感谢的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启岩哥哥,谢谢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上了车,陆启岩整个人看起来顿时高兴了不少,眼底的欣喜显而易见。

他也一边上了驾驶座一边打趣的说道,“傻丫头,和我有什么好谢的。”

车子启动,朝司氏总公司开去,一路上,两人偶尔交谈一句,不到一会就到了公司门口。

顾安童打开车门下了车,正准备转身朝陆启岩道谢时,却看见陆启岩也跟着下了车,顾安童顿时有些不解,“启岩哥哥,还有什么事吗?”

陆启岩摇摇头,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栋高楼,顿时想到了司振玄,眼中不仅闪过一道光芒,瞬间即逝。

“安童,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吧,我看我在这里等你下班好了,咱们一起去吃晚餐。”说来说去,陆启岩还是舍不得离开。

自从安童结婚后,他们只见过两次面,而且上一次就只是简单的交谈几句,完全不像以前那样可以偶尔出去坐坐走走了。

顾安童一愣,回过神后有些尴尬,“启岩哥哥,这个……可能有些困难,刚才在制香坊的时候我也和你说了,由于这次的香水项目,所以我基本上都是没什么时间的,很抱歉。”

顾安童说着,双眼低了下来,她知道她说出这句话后,启岩哥哥一定是很失落,所以她才不愿去看他的这副样子。

果然,陆启岩一听她这样说双眼顿时黯了下来,但是一见顾安童低眉的模样,顿时扬起笑来,他不想让她因为自己的事感到困扰。

“那就没办法了,看来只能等下次了,下次安童你可一定要好好请我吃一顿才行。”陆启岩打趣的声音,尽管是假装的,但是却缓和了空气中的凝重和尴尬。

顾安童也仰起头轻笑起来,“好啊,下次我一定会好好请你吃一顿的。”

“好,那今天就先这样了,安童,我……”陆启岩压住心中的失落,正准备和顾安童道别,一道声音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顾安童?”熟悉又冷漠的声音,还带着一份专属于司振玄的独特,顾安童几乎是瞬间就转身抬眸,果然是司振玄,不过司振玄怎么会和司岳云还有谢剑晨在一起?

三个男人显然是刚从公司里出来,一出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顾安童,然后还有一个男人,这情景不仅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莫……”顾安童正要叫出声,突然响起他们的关系在公司里是保密的,顿时又闭上了嘴。

看到她这模样,还有她身边眼里很明显透露出爱意的男人,司振玄的双眼比平时暗了几分,轻轻几步就

走到了顾安童身边,“回来了。”

三个字,让顾安童猛地抬眸,有些吃惊,但是稍稍一想便也想明白了,现在还没到六点,公司门口除了警卫外根本就没有人,在场的也只有司振玄和司岳云还有谢剑晨,再然后就是陆启岩,这几个人都是知道他们关系的人。

“嗯,你要出去吗?”顾安童点点头,也不再顾虑。

“岳云和谢二爷出去谈事,也叫了我。”司振玄话是对着顾安童说的,但是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瞄着一旁的陆启岩,眼中晦暗不明。

陆启岩也基本上是在打量着司振玄,他不是不知道司振玄这个人,只是根本就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近距离接触过而已。

这样一个冷漠的男人,安童到底喜欢他什么?

“安童,这位是……”司振玄开口了,声音不高不低,没有起伏,和平日里一样,但是顾安童却莫名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顾安童压下心底的违和感,转身看向陆启岩朝司振玄介绍道,“这位是陆启岩,是陆雨琳的……呃,是轻燕的哥哥,启岩哥哥,这是司振玄。”

话说到一半,顾安童想起了轻燕给自己出的主意,想起了轻燕给自己的必胜道具,自然也想起了司振玄的逼问,这让她不仅有些尴尬起来,如果振玄要是知道给她道具的就是启岩哥哥的妹妹,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陆先生,你好。”司振玄点头打着招呼,还伸出手以示礼貌。

“司先生,你好,久仰大名。”陆启岩脸上也扬起不输司振玄的笑,就连气势也没有比司振玄逊色多少。

两个男人站在一起,激起了不少的火花,特别是中间还站着一个顾安童,不远处的谢剑晨看到这个情况,仅仅是微微一笑,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两人都没有要走过去的意思,任谁都看得出来眼前的是个什么状况,所以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去摊这趟浑水。

司岳云冷哼一声,看到顾安童面对着司振玄的时的神态,显然是只有面对着司振玄时她才会完全不一样,展现着不同的风情。

就算那个叫陆启岩的男人看起来是如此明显的喜欢顾安童,她对那男人的态度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只有在面对着司振玄时才会完全的不一样。

这个认知没有让司岳云感到舒服一点,反而让他觉得更加的难堪和气愤。,对她来说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只除了司振玄,即使是当初只差一步就要结婚的他。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