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树带我穿梭万界小说全目录结局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6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7 10:31

神树带我穿梭万界小说全集是由著名的网络作家别瞎说我说最新创作的一部玄幻类型的穿越小说,主角叫杨帆杨帆本是现代失魂落魄的小青年,意外获得一颗穿越万界的神树,从此他靠着这棵神树在诸天万界搞事情,神挡弑神,佛挡诛佛。

神树带我穿梭万界

>>点击阅读:神树带我穿梭万界全文在线阅读<<

神树带我穿梭万界精彩章节导读

杨帆见他不敢承认,这便肯定是他怕被别人知道自己的功夫。但是此时杨帆无意和他扯皮,手掌一翻轰的一声一掌拍在地上,地上顿时出现个手掌模样的大坑,震的对面抖了两抖,周遭之人无不色变,这小子竟然有这样身后的内力?

杨帆不在说话,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准备一会见着那个叫乌老大的人从他手里就出童姥就撤。这个时候万一自己现在上了天上在扑个空,巫行云非被这些家伙像原著那样拿来祭旗不可。

事态继续发展,不过却也没人来招惹杨帆这个乾元山金光洞的太乙真人,刚才一掌之力吓住了众人,虽然没有听说过这人,不过是真的厉害,招惹不得。

终于看见一个人背着一个麻布袋下了山:乌老大,山上到底什么情况,你给大家伙儿说说。”

来人把袋子放在地上:各位暂且放心,我偷偷摸上山去,没想到守卫竟也没有几个,让我轻而易举的成功了,我还抓了个山上的侍女,这下正好拿来祭旗!“

“这下我们一定能成功,逃脱那位的掌控。”

说话间打开地上的麻布袋,里面正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大小。脸上带着害怕的神情。

只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小人瞳孔深处藏着别人看不到的怒气。

众人提议在这小姑娘身上一人来一刀已示决心。小姑娘顿时更加害怕,不过却自始至终不曾发出过声音。

杨帆见到进行到了这一步,也不在等带,凌波微步施展开来,嗖的飘到麻袋旁边,然后功力爆发,周围的人都被掀飞。背起那个小姑娘就跑,速度奇快,根本没有人能跟的上。

不理会后面的大骂声,杨帆带着小姑娘越走越远,待的跑出了那些岛主洞主的包围圈,这才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停了下来。

小姑娘脸上还带着惊恐的神色,她也不知道这突然窜出来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而且刚才见他出手实在是……不过马修当然知道肯定是装的。

杨帆上前给小女孩鞠了一躬:晚辈杨帆,家师无崖子,见过巫师伯。”

童姥一愣,不过还是表现出一个害怕小女孩的样子,杨帆无奈,把手指上的掌门指环给她看了看,巫行云看了之后狂喜刚才还害怕这小子是李秋水派来骗自己的,现在这七宝指环总是做不了假的,她焦急的问到了:你说你是无崖子的徒弟?是那没良心的小贼让你来的?哈哈,他果然没有忘了我,知道我今日受难,还让你来救我!”声音似带着无限喜悦,只是小小的身躯,发出的声音甚是苍老,威严十足听着有些怪异。

杨帆看着巫行云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自己便宜师傅的魅力之大,这大师伯当初就对师傅青睐有加,只是因为自己被李秋水暗算导致身体成了这一样一副模样,怕无崖子看着这幅模样的样子,因此才远离了无崖子。

时过境迁,就算无崖子和李秋水有过一段感情,她也没有对无崖子有过什么不好的想法,反而对于李秋水恨到了骨子里。

哦,对了,李秋水明显对于自己师傅也是念念不忘。

不得不说自己师傅的撩妹技巧已经点满了。

“师伯,此番奉师命前来,除了为师伯解围之外其实也是为我师傅求助而来。”杨帆看着巫行云欣喜的样子,实在是不予置评,直接说出了来意。

巫行云苍老的声音带上了上位者的威严:“求助?无崖子他怎么了,他一躲躲了我三十年之久,这如今又怎么来找我求救?”

杨帆恭敬道:“师傅也并非有意,事情是这样的,当年李师叔和师傅之间……”

“好贼子!丁春秋竟然做出这等人神共愤之事!死了真是便宜他了,若如是我一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将他挫骨扬灰!”巫行云萝莉一样的身形气得之跳脚,“不对,还有李秋水那贱人!这笔账我一定给算到她的头上!”

“我第一次见师傅,他老人家就已经心存死志,他当时就欲传功与我,了却残生,只是知晓我制住了丁春秋,缓解了燃眉之急,这才腾出手来,让晚辈来寻师伯,师傅的伤势不容乐观,师伯,还请援手相救!”杨帆恳请到。

天山童姥哼了一声:“无崖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被丁春秋那样的败类比的就要散功?他……”

话没说完,忽然听到一阵带有魅惑的声音飘来,让人听了不由的心神不定。

“师姐,你可真让师妹好找啊,去你家寻你不到,没想到这这里与小情人私会,啊哈哈,真是羡煞旁人呢。”说话间声音由远至进。

童姥大惊:师侄,你快带我走!这贱人竟然这么快就寻来了!”杨帆无奈,再次背起她脚步连踩,一阵跳跃间不见踪影。

杨帆走后,从天而降一个女子,带有面纱看不清阵容,只是恍惚之间身姿闪现,婀娜多姿引人遐想:这么快,这人究竟是谁竟然帮助那老妖婆…”语气带着些恼怒。

杨帆背着天山童姥一路疾驰,身边的景色飞速倒退:好师侄,你这一身功力从何而来,连老身都有些不如,实在是匪夷所思。“巫行云是真的吃惊,自己这师侄也算是带艺从师,也就是说这一身功力都是自己修炼而来,这就很可怕了,年纪轻轻的,比自己这老不死的功力还要身后!

“机缘巧合而已,师伯,你不回天山,不妨这就随我回擂鼓山吧,如今你现在功力还未恢复,是断然不能碰到李师叔的,要不然你还能有好?”

“难得师侄还关心我这老太婆,我练这门功夫,如今这幅模样都是拜那贱人所赐,我与她不共戴天。”巫行云恶狠狠的说道。

“此去擂鼓山路途遥远,我们这时还要亡命天涯,身后的贱人穷追不舍,我们不被她寻见还好,倘若真的被她寻见,你带着我未必能够讨的了好。”

杨帆满不在乎:”师伯,事到如今我们也没处可躲,您的灵鹫宫此时怕是被李师叔看管的一只苍蝇都没不进去。倘若被她发现我带着您继续跑路就行,单论脚力,我也自信不输她。”

杨帆没有说谎,九阳神功最大的bug就是功力生生不息,体内真气自称循环,轮持久能力,杨帆不虚,了不起就是跑路呗。

帆看着一只小萝莉抱着一只小山羊,在脖子上顺了顺毛,然后嘎吱一口咬到了它的脖子上,随着喉咙微微波动,小山羊一阵咩咩的叫声,殷红的血迹流到了小萝莉的口中!

她把羊崽子一把推开,嘴角来不及擦去的血迹看上去有些变态的刺激感。

杨帆扭过了头,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一幕了,不过还是有些觉得升起一身鸡皮疙瘩。

那小萝莉正是巫行云,杨帆带着她往擂鼓山方向赶,一路上因为她的六合八荒唯我独尊功给她找了不少的血食。

巫行云盘膝练功,不多时一道白气从鼻中喷出,仔细观察之下,小小的身躯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眉宇间的神态却是显的成长了几分。

“师侄,我这门功夫每到返老还童,需得日日以生血修炼,一天回复一年功力,我需得九十多天才能恢复全盛时期。姥姥我当年被那贱人暗算,本该练成长大的时候被暗算,导致这身体一直是这般大小,却是再也长不大了。”

“那贱人知道我这功夫弊端,这才在我散功时欺上门来…”

“师傅跟我说过这事,师伯就在这里好生修养就是了,你们的事,小辈不便插手我先帮您拦住师叔,不管怎么说,先把功力恢复。”

巫行云看了杨帆一眼:“师侄你倒是心善,可我那好师妹可不这样想啊,她恨不得我不得好死,这样她才能得到我这一身功夫!哼,我又岂能让她如愿!”

“话说师侄你这一身功力可真是好机缘,比的上我们这些百年的老人,还要更加厉害,无崖子真是找了个好徒弟。”

“师伯说笑了,机缘巧合而已。”

“师侄你功力虽强,不过武道一途你却并没有我们走的远。”

杨帆心神一动:“还请师伯赐教。”巫行云看了杨帆一眼,满意的点点头,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态非常难得。

“武道一途,功力高强者,有些人各种奇遇总有人能够达到,而且江湖上还有易筋经和北冥神功这些功夫,想要得到一身冠绝天下的内力虽然难,不过却也不是不可能,就比如师侄你。”

巫行云踱了下步子:“只是功力好得,境界难求,但凡习武中人,讲究一个天人合一,这才能问鼎巅峰。所谓境界,一份力能使出十分劲,对敌起来,更让人不可力敌。”

杨帆沉思了一下,有些明白了,功力有了,自己身上还有各大武功招式傍身,只是有些东西,自己还差点。境界这东西,说起来很想独孤求败的剑道五大境界,像张三丰太极意念以弱胜强的武学修为,他们这些人打斗起来。可能没有杨帆内力高强,但是如果真的对上,杨帆会耗费很大的力气,因为他们武学修为高。

杨帆虽然有招式在手,内力也高强。不过肯定没有他们用起来更加随心所欲,顺手捻来。就比如无崖子试探自己的功夫,他的功力没有自己的强,而且还是残剑之身,但是仅凭两条衣袖就压制住自己。

当然了,内力高强一举一动都含有莫大威力,真要打起来,也可以以力破巧,只是比起武学修为强大的人未免事倍功半。

杨帆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巩固一下手里的东西,让自己真正成为一个武学宗师,走出属于自己武学道路。

于是杨帆开始向巫行云请教,她也不藏私,有问必答,而且还主动为杨帆讲解一些什么。马车像一块海绵如饥似渴的吸收着这些知识,对于自身的理解越来越深。

擂鼓山距离天山灵鹫宫虽然遥远,但是杨帆日夜不停地赶路还是在大半个月之后就来到了中原地带,距离擂鼓山差不多还有三天路程,这些天来,杨帆从巫行云这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就像灵鹫宫的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什么的学了不少。

还有三天时间,杨帆找了个地方好好休息了一下,然后就马不停蹄的赶路,终于在三天后赶回了擂鼓山。

临近擂鼓山,杨帆明显感觉到巫行云变得有些不自然,高谈论阔的一代宗师变作了小女儿心态。

杨帆暗笑,随后就带着她上了山区。

“师兄,我回来了。”杨帆老远就看见苏星河带着他已经从回山门的八个弟子在一旁忙活,这其中有江湖上有名的神医薛慕华,就是那个在聚贤庄帮阿朱治伤的那个阎王敌,还有其他的人。

他们当初都是苏星河的弟子,后来苏星河为了躲避丁春秋的视线,把他们一个个的逐出师门。

杨帆灭了丁春秋以后就让他们回来了,逍遥派百废待兴,多几个人还是很好的。

苏星河面上再也没有什么愁苦之色,现在大敌已除,师傅心结也解开了,有了个好的传人,他就算现在去死,也是死而无憾了。

“师弟,你终于回来了,师傅在里面等你。”苏星河看见杨帆之后笑着说道,然后又看见了杨帆身后的巫行云,当即上前两步恭敬道:“苏星河见过大师伯。”

巫行云倒背着小手老气横秋的摆摆手:“免礼了,苏星河,你…很不错!”

巫行云对于苏星河做的这一切还是很满意的,要不是这些年来苏星河照顾无崖子,她也没有机会再一次见到自己的小情人。

“多谢师伯,这是应该的!”

…………………………

“无崖子的伤势,很是麻烦,如今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把他治好,当初丁春秋那混账下手太狠了,他的全身经脉骨骼寸断,多年以来全凭身上精纯的内力吊着一条性命,只是这如今时日已久,错乱不堪的经脉骨骼已经慢慢的愈合,只是位置全数长错了,别说能不能治愈,能治愈的话第一步就要把全身长错的骨骼再次敲碎,只是这样一来,经脉必然碎裂,这一身功力怕是要化为云烟,功力一散,他这一条命就再也保不住了!”

巫行云面光含煞,真想让丁春秋活过来之后就杀他一次。

这才刚刚和自己的心上人见面,就得知无崖子没几天好活了,这一身伤势也是药石无医,这可如何是好。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