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瑟瑟穆景总裁大人哪里逃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5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7 10:31

慕瑟瑟穆景总裁大人哪里逃小说里的人物,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慕瑟瑟是脾气火爆嫉恶如仇的小女警,穆景是腹黑深沉的总裁大人,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却因为一场意外纠缠在了一起。初识谁也不服谁,到互相改观,最后在相处中不知不觉爱上了对方,一对欢喜冤家就此诞生。

慕瑟瑟穆景总裁大人哪里逃小说全文阅读

>>点击阅读:慕瑟瑟穆景总裁大人哪里逃小说全文阅读<<

慕瑟瑟穆景总裁大人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当穆景来到手术室前的时候,刚好手术结束,听到医生说,慕瑟瑟没有大碍的时候,穆景松了口气,还好。

穆景将慕瑟瑟安排在了VIP病房,然后对慕爸爸说,“叔叔,今晚我在这里看着瑟瑟,您先回家。”

本来慕爸爸想要陪在慕爸爸身边,可是穆景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推辞,只能告诉穆景,说他明天早上再来。

穆景靠在沙发上,看着慕瑟瑟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气的样子,他突然很想念慕瑟瑟张牙舞爪的那些日子。

“穆总,您今晚的会议……”安深接到穆景的电话,拿着一套衣服就来到了医院。

“你看着安排吧,我一时走不开。”穆景看了看床上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

“嗯,那何家那边……”安深眼睛余光扫过床上的慕瑟瑟,他也一阵奇怪,自家的总裁怎么这么关心慕小姐。

“何菲菲还闹,真是本事。”提起何菲菲,穆景也是恨的牙根痒痒,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何小姐还在公司,您看……”安深看着穆景等待下一步指令,他也极不喜欢何菲菲,可是没办法,谁让人家姓何呢!

“安排人送她回去。”穆景不耐烦的打断了安深的话。

“好的,总裁。”安深关上了门,他还要去院长那一趟,给里面那位用最好的药。

第二天清晨,阳光穿透窗帘投射在沙发的穆景脸上,微微上翘的睫毛让人嫉妒,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也不知道昨晚熬到了几点。

慕瑟瑟看着周围白色的墙壁,她的意识还停留在昏迷前的那一刻,自己这是死了吗?

“你别动,手上还有药。”穆景听见慕瑟瑟发出的声响,深邃的眸子就看了过去。

他拿走身边的文件,就走了过去,小心的避开慕瑟瑟的伤口,将她扶了起来。

“穆景,你怎么在这里?”慕瑟瑟十分惊讶,那么大的公司,难道不需要他忙吗,怎么还在这里。

“你醒来之后应该说,穆景,谢谢你。”穆景也没想到,慕瑟瑟张嘴第一句话说的是这个。

“滚,我不想和你吵架。”慕瑟瑟白了穆景一眼,其实她十分感激穆景,只是别扭的说不出来。

“看来恢复的还可以,没傻。”穆景看着慕瑟瑟伶牙俐齿的样子心顿时安定了。

“总裁,您要的东西。”安深尽职尽责的扮演着秘书的角色,提着满堂彩的早饭来到了病房。

“我要吃饭,我快饿死了。”慕瑟瑟看着安深手上提着的饭菜,就好像看到了亲人一样。

“嗯,安深拿过来吧。”穆景收拾好桌子上的文件交给了安深,然后又和安深说了几句话。

“给,你吃这个。”穆景从一堆东西中间取出了一杯白粥,递给了慕瑟瑟。

“穆景,你们公司倒闭了吗?”慕瑟瑟看也不看白粥一眼,就看向了穆景。

“没有。”穆景拿着皮蛋瘦肉粥吃的正欢。

“那你这是打算虐待我呢?”慕瑟瑟看着穆景控诉着。

“你的伤口不能沾荤腥。”穆景这样解释道。

“人家穆先生说的对,瑟瑟,你就别任性了。”慕爸爸推开了门,带着保温桶来到了病房。

“叔叔,您来了。”穆景站起身子和慕爸爸打了招呼。

“穆先生,麻烦你了。”慕爸爸也是刚刚,从护士哪里听到了穆景的名字。

“没事,本来也是我表妹惹的事。”穆景绝口不提,他和慕瑟瑟之间的恩怨。

“那您先忙吧,瑟瑟我来照顾就好。”慕爸爸也是懂礼节的人,一看穆景的穿着,就知道他不简单。

“好。”穆景也不再说什么,淡淡的看了慕瑟瑟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他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也不能再耽搁了。

慕爸爸和慕瑟瑟坐在病房里,享受着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因为慕瑟瑟工作性质的原因,他们父女两很少能聚在一起。

公司这边却比病房要热闹很多了,“放开我,我要见景哥哥!”何菲菲在前台闹腾不已。

“安秘书,你看这……”前台的员工一脸尴尬的看着安深,这都是什么事呀!

“何小姐,穆总正在参加会议,您能先等等吗?”安深脸上一副公式化的表情。

“我就不能上去等景哥哥吗?”何菲菲咬着嘴唇,一副撒娇的样子。

“恐怕不行。”安深还没有说完,就被手机铃声打断,“好的,总裁。”

“是不是景哥哥让我上去?”何菲菲惊喜的看着安深。

“何小姐,请跟我来吧。”安深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只有他能猜得出来,总裁肯定有什么好话等着何菲菲。

“哼!”何菲菲趾高气昂的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这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一会儿一定要让景哥哥将他们开了。

“景哥哥,你都不知道……”何菲菲还在形容着前台员工的恶行,却被突如其来的凉意,惊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何菲菲,你是不是忘了这家公司姓什么了?”穆景冷冷的启唇,怎么,这是当何家的公司了。

“没有,绝对没有。”何菲菲慌乱的摆摆手,她绝对不能让景哥哥讨厌他。

“那你这一而再再而三,惹恼我是什么意思?嗯?”穆景突然紧紧地盯着何菲菲,眼里的冰冷让人受伤。

“我……”何菲菲还想再解释什么,却没有勇气说出来。

“今天下午,你去给慕瑟瑟道歉。”穆景嘴里吐出的话,不容许何菲菲说半个不字。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无知承担后果,任何人都不例外。

“我……,嗯,知道了。”何菲菲像斗败了公鸡垂头丧气的。

“别让我以后再听到类似于,你去找慕瑟瑟麻烦的话,否则……”穆景嘴里的话就像一把刀一样无情的插在了何菲菲的心上。

都怪慕瑟瑟那个贱女人,等着瞧吧,我不收拾你,总有人会替我收拾你的,别得意的太早了。

何菲菲被穆景一顿训斥,在公司也不敢多待,灰溜溜的就走了。

“慕瑟瑟,你可是给咱们警局立了一功!”警局队长拿着百合递给了慕爸爸。

“哎,哪有这么你说的这么严重。”慕瑟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她也没做什么。

“你可是咱们警局的有功之臣。”其他同事也随声附和,但是就不知道,这话里到底有多少分的真心。

当时穆总抱着慕瑟瑟不放手的消息,在警局中已经传遍了,谁不知道她和穆总关系匪浅。

“瑟瑟,今天怎么样?”穆景一身高级定制的西服让人赞叹,果然是穆总,就是不一样。

还没等慕瑟瑟说什么,其他的同事纷纷告辞,直看的慕瑟瑟一头雾水,穆景又不吃人,怎么都走的这么快。

“穆先生来了,我正好去外面抽根烟,你们先聊。”慕爸爸一看穆景的表情,就知道他和瑟瑟有事要谈,孩子们的事情自己也插不上手,干脆让他们自己去处理。

穆景点了点头,也不再挽留,他今天还真是有事。

“何菲菲,进来。”穆景头也不抬的喊了一声,然后像大爷一样的坐在沙发上。

慕瑟瑟用眼神示意,询问穆景怎么回事?

谁知道穆景理也不理她的,只紧紧的盯着床头的百合,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

“慕小姐,对不起。”何菲菲磨磨蹭蹭的走了进来,几个字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不敢劳您大驾。”慕瑟瑟充分的显示了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

何菲菲尴尬的站在那里,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那样说,能不能得到穆景的谅解。

“何菲菲,你今天没吃饭?”穆景手里拿着那束百合,看也不看的就扔进了垃圾桶。

“怎么了?”慕瑟瑟以为穆景是对花粉过敏,所以才问了一句。

“臭。”穆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慕瑟瑟对送花的男人笑的灿烂的样子,他就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

“慕小姐,对不起。”何菲菲认命的闭上眼睛,大声的喊了出来。

“我受伤的是胳膊,不是耳朵,没聋。”慕瑟瑟说着还用手指挖了挖耳朵,她又不是失聪,这么大声干什么?

“出去。”穆景的嘴里吐出两个字后沉默。

何菲菲小心翼翼的瞥了穆景一眼,发现他没什么别的表情,之后就逃似的离开了病房,不过在到门口的时候,她还是不忘瞪了慕瑟瑟一眼。

“你今天来干什么?”我都躺在床上了,难道,还要负责你的一日三餐不成,慕瑟瑟心里腹诽着。

“不用你做饭。”穆景好像看穿了慕瑟瑟心里想的。

“你和那李涛到底有什么恩怨?”这是慕瑟瑟一直奇怪的事,那天在现场,穆景也只说了一个大概。

安静的下午,穆景斜靠在沙发上,给慕瑟瑟讲述了一个俗套的故事,不过两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相处的场面十分温馨。

“这么说来,李涛就是因为当年你父亲开除他怀恨在心了,所以才开始打击报复了?”慕瑟瑟听完了故事,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以这样说。”穆景含糊其辞,事情当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不过这些复杂的勾心斗角的事情,并不适合说给慕瑟瑟听。

“噢。”慕瑟瑟好像明白了,也好像什么都没有听懂。

穆景看着慕瑟瑟难得的傻呆,勾了勾唇角,“我走了,你好好休息,这几天你的工作就免了,伤好后继续。”

“穆景,你是黄世仁。”慕瑟瑟看着穆景潇洒的背影一阵火大。

“你也说了,我是黄世仁,那杨白劳你就认命。”穆景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滚。”慕瑟瑟拿起刚刚同事送来的苹果扔了过去。

“谢谢。”穆景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并且手上还抓住了苹果,转过头对着慕瑟瑟笑的得意。

慕瑟瑟在医院的日子里,因为有穆景三五不时的骚扰,倒也不觉得难熬,在慕爸爸的精心照顾下,慕瑟瑟终于出院了。

“欢迎慕瑟瑟警官光荣归队。”慕瑟瑟走进警局的大门就看到了挂着的横幅。

“队长,这……”慕瑟瑟看着新的办公桌也是瞠目结舌,不过就是几天的时间,怎么就变了这么多。

“小慕呀,局里的嘉奖已经审批通过了,就等着一个月后正式宣布了。”谭商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

“谭shi长,您怎么在这?”慕瑟瑟看着谭商也是不可置信,shi长不是应该很忙,她也还是之前在穆景家见到他的。

“我有事找张处,顺便来问问你的情况。”谭商看着大病初愈的慕瑟瑟,这姑娘还真是傻愣愣的。

一旁的张处长眼观鼻,鼻观心,只看着地板,在一边尽职尽责的扮演木头人。

“怎么也不多养几天。”谭商随口问了一句。

“在家闲不住还不如来上班。”慕瑟瑟不再矜持什么,也就实话实说了。

“年轻人就要向小慕同志学习。”谭商拍了拍慕瑟瑟的肩膀,止不住的赞扬。

旁边的众人也开始随声附和,shi长都发了话,怎么着自己也得表表态度。

“谭shi长,你们先忙,我先去工作了。”慕瑟瑟也被大家的态度折腾的不知所措。

“嗯,去吧。”谭商挥了挥手,慕瑟瑟随即跑开。

周末,慕瑟瑟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她还打算弄完后,能有个时间陪自己的父亲。

突然一阵门铃声传来,打断了慕瑟瑟正在厨房的动作,慕瑟瑟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没到今天还没到穆景下班的时间,他怎么就回来了?

慕瑟瑟也没有多想,只以为穆景在家落下了什么东西,直接就开了门。

慕瑟瑟开了门后,看也不看的就打算离开,她的锅里还在熬着鸡汤。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慕瑟瑟一边转身一边出声询问。

“我原本还担心我们家小景没有人照顾,现在看来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穆奶奶微笑着,她看着只顾低头走路的慕瑟瑟,心里止不住的高兴。

“嗯,您是?”慕瑟瑟听到完全不属于穆景的声音后就抬起了头,只见一位大概六七十岁的老人含笑看着自己。

老人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唐装,淡雅不失庄重,眉目间可以看出隐隐的英气,想来这位老人年轻的时候,也不简单。

“我是穆景的奶奶,不请自来,别吓到你了。”穆奶奶说话间,也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慕瑟瑟,现在的女孩会做饭的可不多了。

“奶奶,您先进来坐,穆景一会儿就回来。”慕瑟瑟经过短暂的惊讶后,就迅速的调整了思绪,当然,这也得益于慕瑟瑟的职业要求。

“好,好,好。”穆奶奶看着慕瑟瑟也是越来越满意,自己的孙子还是挺有眼光的,这姑娘确实不错。

“您要喝点什么吗?”慕瑟瑟说着就拉开了客厅的小柜子,从中拿出了穆景经常喝的绿茶。

“不急,先陪我这老太婆说说话。”穆奶奶笑着拉过慕瑟瑟的手,就往沙发上去。

“奶奶,您,这不合适。”慕瑟瑟推拒着,心里在哀嚎,穆景,你怎么还不回来。

正在停车场准备开车的穆景突然毫无征兆的打了一个喷嚏,他拿过车上的纸巾擦了擦鼻子,也没感冒,这是怎么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是小景的女朋友,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分什么你我。”慕奶奶越看越满意,这年头的姑娘很少有这种知书达理的了!

“奶奶,您误会了,我和穆景没有什么的。”慕瑟瑟的心里也是一阵焦急,她不就是做个饭,怎么就和穆景成一对了,慕瑟瑟的脸因为焦急都通红一片。

而这在穆奶奶的眼里,就好像是被她戳破和穆景的关系而害羞了,心里一阵了然。

“奶奶都是过来人了,别害羞,来告诉奶奶,你和穆景发展到哪一步了。”穆奶奶说着眼里闪过一丝趣味。

可怜的慕瑟瑟,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在穆奶奶期待的眼神中,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祈祷穆景快回来了。

从来没有那一刻慕瑟瑟如此盼望一个人回来。

穆景好像和慕瑟瑟心有灵犀,就在慕瑟瑟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穆景回来了。

穆景看着自家奶奶和某个女人红彤彤的小脸时,他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小景,你回来的正好,告诉奶奶,你和小姑娘发展到了那一步?”穆奶奶唯恐天下不乱的看着穆景,她人也老了,就想看到自己的孙子能有一个疼人的媳妇,也就知足了!

穆景看着慕瑟瑟眼巴巴的眼神,心里也是一阵好笑,不过他并没有给出慕瑟瑟想要的答案。

“奶奶,我们的事我们自己处理好吗,您就别再为难我们家瑟瑟了,您瞧她都紧张成什么样了。”穆景边说着边坐在慕瑟瑟的身边,然后很自然的将慕瑟瑟的手掌示意给穆奶奶看。

只见慕瑟瑟的手心里满是汗水,“丫头呀,奶奶不吃人的,你别害怕!”穆奶奶看着孙子的举动心里也是一阵欣慰。

“奶奶,您误会了……”慕瑟瑟在沙发上如坐针毡,她不停地给穆景示意,却一次次的被穆景忽视。

“奶奶没有误会,这本来就是你紧张的。”穆景眼里闪过一丝愧疚,却被很好的掩饰了下来,他真的被家里三姑六婆的逼婚折腾烦了,不然也不会想出这馊主意。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