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弃妃拽上天白晚舟南宫丞的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

admin
21812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2月23日17:59:13 评论 42 views

医品弃妃拽上天白晚舟南宫丞的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医品弃妃拽上天白晚舟南宫丞的小说十分精彩,这是一本穿越类型的言情小说,作者是尘烟,又名《医妃捧上天》。白晚舟记得自己明明是在抢救九十高龄的老太太,抢救失败被家属抹了脖子。怎么一觉醒来,自己身着古装的倒在血泊中。身边人声嘈杂,个个叫她王妃?白晚舟这才意识到自己魂穿了,还成为了南宫丞的王妃,原主因为得不到爱情自尽了!

医品弃妃拽上天

>>医品弃妃拽上天白晚舟南宫丞点击:全文阅读<<

医品弃妃拽上天章节阅读

看着眼前满身泥污的老头儿,廖婉儿虽跪在地,心里却满是不屑。

老头向她问道,三日前接风宴上,是滇西王掳了你意图不轨?

廖贵妃和廖丞相都在,廖婉儿壮了怂胆,泪水涟涟道,是。

老头看向晋文帝,白秦苍可不是普通人,滇西五十万悍匪没了他,肯定要大乱,你预备怎么办?

晋文帝还没说话,一旁的廖相便先开口了,瑞亲王此言就差矣了,我东秦人才济济,律法泱泱,没了一个白秦苍,滇西还乱了不成?

地上的廖婉儿怔了怔,瑞亲王?这老头是瑞亲王?!不知为何,她的腿肚子不受控制的就抽了抽,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头升起。

瑞亲王瞥了晋文帝一眼,廖相言之有理,只要国库充盈,多多花些银两,还愁招安不了这些土匪,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晋文帝顿时笑得比哭还难看,他有银两还至于被俩老头夹在中间打仗嘛?

廖相本就长着一张极严肃的脸,此时更是凛然,瑞亲王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那白秦苍当众轻薄了老臣孙女,害我丞相府丢尽脸面,天子犯法尚且与民同罪,难道为了稳住滇西就要放了白秦苍,这岂不是弃律法于不顾?我孙女的公道又该找谁去讨?

晋文帝依旧是不说话,坐观云起云涌,静静欣赏瑞亲王舌战廖丞相。

瑞亲王果然不负他望,呵呵笑了一声,便道,律法自然要遵循,有罪才伏法,没罪也不能摁着头给人盖帽子啊。

这还什么好争辩的?廖相明显不耐起来,当日那么多人,都是见证。

大家只是见证到这丫头哭着说白秦苍轻薄了她而已。瑞亲王收起吊儿郎当的笑意,眸光顿时变得冷辣锋利,有谁当真看到过程了?

廖相黑了脸,瑞亲王,你这是狡辩。

本王可没有狡辩,好巧不巧,那日本王经过,正好就看到了整个过程,要不要本王跟你孙女儿对质对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嗯?

廖婉儿浑身一凛,一股寒意从脚底就升到了头顶,也不知是吓的还是装的,眼泪簌簌的就往下掉。

瑞亲王这把年纪,哪里还懂什么怜香惜玉,径直走到廖婉儿身旁,俯身看着她,似笑非笑道,廖丫头,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着圣上的面儿,咱们对对?

廖婉儿举足无措的样子,该说的小女已经和皇上娘娘说过了

可丫头你说的和本王看到的不一样啊。

廖婉儿眼神闪烁,瑞亲王许是眼花了。

本王都还没说看到什么,廖丫头你怎么就知道本王是眼花了?再说,本王只是看着老,眼力好得很呢。

廖婉儿被瑞亲王几句话就逼得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出。

廖贵妃看不下去,皱眉道,皇叔,婉儿年纪小,您别就别吓她了,把孩子都吓坏了。您到底看到了什么,说就是。

瑞亲王凝眉看向廖贵妃,面上笑容收得一丝一毫都找不到痕迹。

他这个人一向嘻嘻哈哈,大家都觉得他好说话,廖贵妃也是如此,觉得这位皇叔混不似肃清王那般矜贵高冷,顶他几句无妨。

可是他此刻的目光,刺得廖贵妃骨头都似浸在冰水里。

皇帝,你的妃子,一个个都能得很。

廖贵妃身子晃了晃,瑞亲王矛头直指她,这是在斥责她后妃干政。

廖相见惯大场面,知道这种帽子戴不得,不等晋文帝责怪,已经瞪了廖贵妃一眼,贵妃,朝臣议事,没有妃嫔插嘴的道理,今日许你在这里,只是让你当个见证。

谁知瑞亲王不依不饶,廖相,你这就大不敬了吧,你虽为贵妃父亲,可贵妃已嫁作君妇,君是君臣是臣,她做错什么事,自有皇家规矩约束,岂轮到廖相斥责?

饶是廖相数次舌战群臣,从未输过,此刻却也被瑞亲王绕得头都晕了,不过片刻之间,祖孙三代都叫他教训了个遍。

晋文帝寻常在朝堂上也免不得被廖相倚老卖老教训得焦头烂额,今儿瑞亲王一出马,就把他锐气挫去大半,心里不由暗爽,颇有扬眉吐气之感

南宫家又不是没人,只是跟廖相同辈儿的一个个都隐退了,否则哪有他廖相今日威风?

眼看再不说话,廖相的老脸就快挂不住,晋文帝终于开口,皇叔,你当日到底看到什么,不妨说来听听。

瑞亲王又狠狠盯向廖婉儿,直盯得她刚刚停下的身子又筛了起来,才缓缓道,当日本王吃坏了肚子,在茅房蹲坑,正碰上白秦苍那小子喝多了出来放水,本王见他脚步虚浮,怕他掉茅坑去,我东秦岂不要痛失一位能臣,就悄悄在旁关照着他,待他出了茅房,本王又跟在他身后,只见他酒劲上头,直接靠在墙边晕住了,正想去扶他回席,不料这位廖丫头就出现了,抢在本王前头要扶他回去。廖丫头,本王说得没错吧?

瑞亲王说到这里,故意顿住了,廖婉儿抖得更厉害了,不敢答话。

晋文帝沉沉道,瑞亲王问你话呢。

廖婉儿这才战战兢兢道,是。

后面的事,是本王说,还是你自己说?

廖婉儿咬了咬唇,后来的事,我已经说过了。

瑞亲王不怒反笑,好丫头,挺有骨气,本王很欣赏你。

说罢,转身向晋文帝拱手道,这丫头不止有骨气,还很有胆量,当着圣上之面也敢说瞎话!本王亲眼所见,是她主动将神志不清的白秦苍拉进了屋子,隔了一会又跑出来说白秦苍轻薄她。依本王拙见,白秦苍当时已然醉倒,根本不可能碰她一根手指头,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至于为何,本王不得而知,恐怕要交由大理寺审问了。

廖相坐不住,直接站了起来,瑞亲王所言与婉儿所言背道而驰,我们怎么知道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

廖贵妃也道,父亲说得没错,婉儿黄花待嫁,为何要弄这种事脏自己的名声?

瑞亲王缓缓从腰间解下高祖赐的亲王佩玉,朗声道,本王以人格担保,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假话,这个亲王不做也罢。

廖相怔了怔,瑞亲王这是用皇权担保,他若再争辩下去,便是与皇权斗争了。

廖贵妃想说什么,也被他用眼神制止了。

一时间,殿中是可怕的寂静。

廖婉儿抬眸看了看廖相和廖贵妃,见两人脸上都蒙着霜,完全没有要为她开脱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是我爱慕滇西王英俊有为,情难自禁才把他拉进屋子的,本欲向他诉说情意,岂料赶上了金羽卫巡逻,我心里害怕,就导演了那一幕。呜呜,我不是故意想害他的!

廖婉儿此言一出,廖相的脸色变得阴沉如云。

瑞亲王露出胜利的微笑,皇上,白秦苍清白已证,剩下的事你与廖相商量着办吧。本王还要请人吃大餐,就不在这耽搁了。

白晚舟得知瑞亲王出手相助,感动得都快哭了,这可真是积小善得大报,算起来,她和瑞亲王也就是一个猪蹄的交情,更何况他已经还了一个夜明珠回礼了。

有些鸟人,救了他的命,他却巴不得落井下石呢。

来仪宫。

廖相如鹰钩般的眼眸冷冷落在廖贵妃脸上,是你设计的这一切?

廖贵妃低头不敢言语。

啪!

一个巴掌狠狠甩到她脸上,不止是宫人,她自己都吓懵了。

廖相势如磅礴,自作聪明!为父这张老脸今日算是被你丢尽了!

这一巴掌打得狠,廖贵妃半扇脸颊瞬间印上了五指印,她这些年养尊处优,晋文帝都没给过她这样的难堪,不由登时泪如雨下。

本宫为了谁?还不是为了珏儿和廖家!他若当上太子,来日荣登九五,最终得益的岂不是廖家?

廖相见女儿哭泣,终有不忍,珏儿是皇长子,东秦素有立长之遗,只要他忠心报国,多立功绩,再有本相襄助,还愁太子之位不是他的?你何苦弄这些歪门邪道?

廖贵妃悲从中来,父亲还看不清如今形势吗?淮王是嫡子,这次打了胜仗,太后又复了皇后的权,再有白氏的五十万悍匪,那就是如虎添翼。太子之位,花落谁家,已成未知之数。本宫再不为珏儿筹谋,难免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啊!

廖相陷入沉思,良久,才道,古来夺储之争便是如此,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是赢家。但你若用这种下三滥的法子帮珏儿上位,胜之不武。本相言尽于此,你是本相最聪明的女儿,个中厉害,你自己慢慢琢磨吧。

说完,便甩袖离开了。

望着廖相的背影,廖贵妃擦净眼泪,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

再说白晚舟因着与南宫丞赌气时说要在佛堂再呆三天才回去,本想假装忘记了这回事,但瑞亲王请她留下再说说杂交稻的具体操作方法,想着瑞亲王帮了那么大忙,也不好意思撒手就走,便顺水推舟向太后又领了三天罚。

傍晚时分,南宫丞提前退了朝,回到家不大意便踱步到轻舟阁,不料还是楠儿先冲上来问,王爷不是说王妃三日便回来吗,怎么还没回来?王妃是不是又惹事儿了?

南宫丞想起她白日愤愤然说的那些话,气不打一处来,疯就是疯,只见过人求饶,没见过谁求罚的。

有本事在佛堂呆一辈子别回来!

三日又三日,白晚舟终于回淮王府了。

南宫丞没和楠儿说她主动领罚的事,可怜楠儿每日伸断了脖子望穿秋水,看到白晚舟的一刹,这丫头的眼泪控制不住就飙了出来。

小姐,您可算回来了!您都不知道这几日楠儿是怎么熬过来的,大当家身陷诏狱不知生死,小姐您又音信杳无,奴婢日盼夜盼,眼睛都快盼瞎了。

白晚舟本来高高兴兴的回来,想着白秦苍铁定已经等在淮王府了,听到楠儿这么说,顿时怔住了,你说什么?大当家的还没回来?

楠儿抹着泪水,没有。

白晚舟还没踏进轻舟阁,便收了脚往回走,转身却跌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入鼻是淡淡龙涎香气。

抬头一看,不是鸟人还能有谁。

白晚舟不理会他,径直出去,南宫丞却张开双臂挡住了她去路。

去哪里?

关你什么事?

就算淮王府不限制你自由,你以为皇宫是你想出就出想进就进的地方?

白晚舟脸色白了白,不让我进去,我就在宫门口击鼓鸣冤!皇叔公已经给我哥证明清白,凭什么还关着不放人?

现在放人,廖家的颜面往哪放?

他家的颜面就比天大?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你只要记住廖家是你得罪不起的存在就行了。回屋,老实呆着!

南宫丞是夹出经验来了,长臂一伸,白晚舟已经在他臂弯里。

白晚舟怒不可遏,南宫丞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你,犯不上欺负你。进了屋子,南宫丞反脚踢上门,将楠儿挡在门外,又把白晚舟按在了椅上,你大哥在诏狱,廖家也出了个人关在大理寺,暂时公平,你急什么,嗯?

白晚舟渐渐恢复理智,廖婉儿也被关了?

嗯。

白晚舟心里稍稍有了点底,终究还是担心,大理寺和诏狱能比吗?大理寺好赖还能打点打点,人至少不用受罪,诏狱是什么地方?听说进去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南宫丞看着白晚舟,仿佛在看一个愚蠢的人类,谁告诉你诏狱就不能打点了?

诏狱可是皇家牢狱,官兵侍卫层层严守,怎么打点?

那要看谁去打点了。南宫丞扬了扬眉,淮王爷出马,那帮狱吏就是再铁面无私,不也得给几分面子?

总之,白秦苍在里面不会受刑的。剩下的,要看他造化和父皇心情了。你最好别再乱整幺蛾子,没得辜负了皇祖母一片苦心筹谋。

太后?

你以为皇叔公那么容易偶遇的?

白晚舟怔了怔,想起那日太后突然发怒让她去扫佛堂的事,当时她就觉得蹊跷,太后并不是喜怒无常之人,那样表现实在异常。

这件事牵扯到廖家,南宫丞沾不得,瑞亲王闲云野鹤,却是最好开口的人。

只是太后大概没算到,瑞亲王恰巧把那天的事瞧了个清楚,直接为白秦苍洗脱了污名。

想到太后多年不沾朝事,却为自己出了手,心里不由暖暖的,自己前几天还怪她老人家和其他人一般冷血无情,实在不该。

晋文帝就这么一直押着白秦苍和廖婉儿,也不说怎么惩处,除了廖家和淮王府,其他朝臣渐渐也就淡了这茬。

廖家自知理亏,不敢多问,白晚舟占着理却没有门路去问。

这件事,竟就这么吊了起来。

转眼便到了冬月,天气更冷了,无人知晓,一场恐怖的危机已经悄然在洛城生根萌芽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