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晚舟南宫丞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admin
21716
文章
2
评论
2020年12月24日13:59:55 评论 19 views

白晚舟南宫丞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白晚舟南宫丞的小说叫做《医品弃妃拽上天》,又名《医妃捧上天》,由作者尘烟精心编写,讲述了女主穿越后的故事。白晚舟,绿林好汉之妹,哥哥因为妹妹向朝廷投诚。嫁给南宫丞后,白晚舟没有得到他的真心。新婚夜,南宫丞让白晚舟跟空气拜堂,这么多年更是没有正眼瞧过她!白晚舟一气之下自尽,可南宫丞居然嫌她弄脏了白莲花的婚礼!这口气,穿越的白晚舟实在是咽不下!

医品弃妃拽上天

>>医品弃妃拽上天白晚舟南宫丞点击:全文阅读<<

医品弃妃拽上天章节阅读

府中管家听到声响,打开了门,探出一个脑袋,是淮王妃来了吗?

几个侍卫下意识都往外退了几步,仿佛那管家浑身上下也带着病毒一般。

南宫丞说得不错,都是人,谁不怕死?

白晚舟从从容容应道,是我。

说着就往里走去。

南宫丞想拉她回来,却被侍卫组成人墙挡住,王爷止步。

放肆!南宫丞恼怒不已,抽出软剑欲破人墙。

谁知片刻间白晚舟已快步踏进了桑王府,管家顺势就关上了大门。

大门落栓的一瞬间,南宫丞只觉心底空了一块,胸口沉又沉压下什么

桑王的染病让整个王府变得死气沉沉,除了开门的老管家,走了半天,竟连一个下人都没看到。

白晚舟不由皱眉,人都哪儿去了?

老管家幽幽道,王爷怕病气过人,将所有人都遣到王府后面的别院了。老奴反正这把年纪,黄土埋脖子了,染不染病的也无所谓,便留下贴身照顾王爷。

白晚舟闻言不语,南宫家竟然还有这么善良的皇子?

老管家浑浊的老眼打量了打量白晚舟,但见她白衣飘袂,颇有仙风道骨,小心翼翼的问道,淮王妃,您真能治好桑王吗?

这么个入画美人儿,若是也染上天花,实在太可惜了。

白晚舟在治疗上从不托大,冷冰冰道,看过再说。

老管家叹口气,淮王好狠的心啊,也真舍得把自己的王妃送进来

两人到了桑王卧房门口,白晚舟也给老管家拿了一套手套和口罩,往后出入桑王房间,都要戴上。

老管家唯唯应了,吱呀推开房门。

白晚舟掏出一个消毒喷雾,对着屋子一通喷,一路喷到桑王床前。

拉得严严实实的锦帐内传出一道微弱的男声,管家来了吗,替本王倒杯茶吧,本王渴得紧,要凉的。

病成这样还这么温文尔雅的,难得。

白晚舟掀开帐帘,但见床上的桑王,苍白的脸上浮着两朵不自然的酡红,脖子手腕都出了斑丘疹,一粒粒的很是可怖,人也虚弱不堪。

见到白晚舟,桑王吃了一惊,白晚舟不记得他,他是记得白晚舟的,七嫂来这里做什么!赶快出去!

白晚舟按住他,别动,我来替你治病的。

这病无药可治!七嫂快别碰我。桑王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白晚舟笑了笑,我说能治就能治。我戴了手套,不碍事的。

老管家端了水杯过来,皇上派淮王妃来给王爷治病的,王爷稍安勿躁,淮王妃一定能治愈王爷。

桑王眸光滢滢,父皇何苦替我造孽。

白晚舟坐到床头,不大意掰开了桑王眼皮,就对七嫂这么没信心?

桑王想抗拒,无奈浑身无力,七嫂真的不必为我冒险

放心,我很惜命,就算治不好你,也不会把自己搭进去。

桑王痛苦的闭上眼睛,染上了这个病,做什么都是没意义的。

怎么没意义,真治不好,也能让你走得舒服点。

桑王顿了顿,倒睁眼笑了,七嫂好幽默。

凡人皆有一死,幽默点未尝不是好事。

桑王嗯了一声,不置可否,看不出悲喜,仿佛对世间的一切都已无了眷念和兴趣。

白晚舟见多这种生无可恋的患者,早就习惯了,例行检查完他瞳孔、舌苔、脖颈,开始解他的衣裳。

桑王说什么也不愿意了,死死抓着衣襟,不许人碰。

老管家劝道,要不老奴来。

白晚舟不理会,对桑王正色道,目前看你的情况还不错,但不检查你身上疱疹情况,我便没法确认你的病程,也没法给你准确用药。我冒死进来给你治病,不要因为你这点自尊心,把我们两个都害死。

听了白晚舟的话,桑王浑身颤抖了一会,终于缓缓松开手,任由白晚舟摆弄。

在老管家的帮助下,白晚舟把他扒得只剩条底裤,身上的情况却不乐观,浑身都有斑丘疹,胸口的已经痘化出脓。

很不幸,他感染的是恶性重型天花,并且已经到了中晚期。

现在首要任务是抗病毒和补液。

白晚舟打开药箱,拿出一支特考韦瑞敲开,混进生理盐水瓶,开始给桑王挂吊针。

老管家看到白晚舟治病的家伙,又疑惑又好奇,好在为皇家效力了一辈子,养成了不多嘴的习惯,倒也没多问。

桑王本消极无比,扭了头对向墙壁,手背传来刺痛,他也只以为是传统针灸,直到筋脉流进凉凉的药液,他才看过来。

见到手背上的针管和床头的吊瓶,不由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白晚舟言简意赅,药。

桑王本想问这些水水能救他?

他喝了那么多滚浓的苦汤也没用,想想又没问了,反正都是等死,何必浪费口舌。

白晚舟才不管他的心理活动,扔了两粒退烧药给管家,喂他吃了,我出去转转。

天花是个需要慢养的病,在桑王好之前,晋文帝不会允许她踏出桑王府一步的,未来月余,她都得在这里生活,有必要熟悉一下环境。

管家看了看手里的小药丸,表情很怀疑,正准备去倒水,桑王却开口道,丢掉。

可淮王妃

叫你丢掉就丢掉。桑王声音淡淡的,却颇有威仪,说罢,把手上的针头也拔了,任由药水滴落到地上

桑王府不大,一圈逛下来,却也花了小半个时辰,尤其是下人都不在,偶尔走迷了还没人问路。

白晚舟摸清了府里有两个厨房,一个小厨房就在桑王寝院,还有一个大的在正房。往后做饭也要分开,桑王的饭菜在小厨房弄,她和管家要与他分开吃。

算着第一瓶药水大概没了,她赶紧回了卧房。

见针头竟然已经拔了,不由问道,怎么把针头拔了?

淮王昏睡过去了,没有回答,管家连忙道,老奴见水儿没了,就拔了。

不应该啊,我算过时间的呀。看到地上一滩半干的水渍,白晚舟又问道,这里怎么湿了?

这个老奴不小心打翻了茶碗。

白晚舟没有继续追问,伸手摸了摸桑王的额头,烫得像块山芋,拍拍他的脸,人也迷迷糊糊的,哼了两声,就又迷过去了。

白晚舟心里明白了个大概,也不戳穿主仆二人,而是重新拿出一支药,这次没有装进吊瓶,而是装进了针管。

调好了药水,冷脸对管家道,把他翻过来。

管家心虚,自然不敢违拗。

桑王发病也有五六日了,日日高烧不退,烧得什么胃口都没,本就不胖的身子瘦了一圈,倒一点也不重。

但管家毕竟六十多岁了,还是使了老鼻子劲儿才把他翻过来。

好了,王妃。

白晚舟不理会,上前一把扒开了淮王的裤子,露出半片雪白的屁股瓣子。

管家惊得下巴都掉了,王妃使不得!男女授受不亲啊!

白晚舟嗤之以鼻,命都快没了,还顾这个?

话音未落,针管已经刺进了桑王的屁股。

白晚舟挑了最粗的针头,这一针扎下去,昏迷的桑王直接痛醒了。

一睁眼发觉屁股凉飕飕的,侧头一看,白晚舟举着一根吓死人不偿命的针管子,耀武扬威的挑眉看着他,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连忙就扯被子往身上盖。

他病着的人,哪里有什么力气,白晚舟不过一伸手,就把被子夺走,急什么,还有两针。

说话间,不紧不慢的磕药瓶,混药剂,认真得好像在做一件艺术品。

她从容不迫,床上的桑王却气疯了,屁股还晾在外面呢!

七嫂,不要逼人太甚!

这点威胁都怕就不是白晚舟了,不等桑王继续叽歪,她已经按住那半片屁股,又扎了一针进去。

桑王终于忍耐不住,管家,赶她出去!

白晚舟目光一转,精光毕现,迫得管家寸步不敢上前,本王妃是奉旨给桑王治病,谁敢阻我,就是有违圣旨,灭门的大罪,管家掂量掂量自己担得起担不起。

管家顿时软了,脸苦得像一根老黄瓜,拍了拍大腿,这都是什么事嘛!

白晚舟扬了扬脖子,反而对管家发号施令,还有一针,按住,不许他穿裤子。

管家不禁对自己看人的眼光产生了严重的怀疑,明明进门时是个纤细娇弱的矜贵美人儿,怎么这会儿比母老虎还要彪悍

你敢听她的,立刻就给本王滚出王府。桑王是气得失了神智了,他从未与下人说过半句重话,现在他却叫老管家滚。

白晚舟又开始慢吞吞的装药,一边悠悠道,他如今是下不来床的病猫,是他的一句威胁严重,还是本王妃与皇上禀报你抗旨严重?

管家恼火的跺了跺脚,终于还是屈服在白晚舟的淫威之下,伸出粗粝大手,按在了桑王已经被冻得冷冰冰的屁股上。

桑王咬破了嘴唇,无奈人少对人多,只得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第三针捅完,白晚舟抱胸站在床头,静静看着双眼紧闭的桑王。

良久,才道,我知道你醒着,听得见我说话,也知道你方才把我的药都糟蹋了。我要告诉你的是,胡街上数百病患坐以待毙,父皇和老天爷联手放弃了他们,若有人肯去治他们,我相信他们会感激涕零。你是皇子,高高在上,与庶民不同,老天爷放弃你,父皇不肯放弃你,你七哥也不肯放弃你,所以才会让我来治你。若不是听说你因善心帮助他们才染病,我也未必肯来救你。毕竟,在你一个人身上花上月余时间,还不如去胡街多治几个百姓。

那你就去胡街救那些可怜的百姓啊!何苦在我一个人身上吊着!我的情况我心里明白,我活不了了!

桑王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这些天,他忍着病痛将府中下人一个个安置妥当,不肯将怨气撒给任何人,全都自己默默承受了。

他像个气球,已经被吹到了极限,白晚舟这三针,将他最后想保持的尊严和体面都扫到了地上,也戳破了他。

砰!

他爆炸了。

白晚舟依旧冷冷的看着他,就像看她以往任何一个病人一样,没有感情,唯有责任而已。

你以为我不想去胡街?奈何父皇下的旨意是你。既然接了你这个病人,我就有我的原则。从现在起,你若再不肯配合挂瓶吃药,那我就给你打针,每次都打屁股,效果虽然差点,多打几天就行了。

桑王瞪眼愤愤望着她,直至此刻,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冷血女人。

他是蚊子胳膊,她是大象腿,他根本拗不过她。

睡吧,眼睛瞪这么大不利于休养恢复。白晚舟风轻云淡道。

不睡!

白晚舟笑了,叫你睡,你就得睡,当我这个大夫吃素的?

桑王为了表示她没那么大本事,努力的瞪着双眼,瞪了没一会,困意便劈头盖脸的袭来,不争气的睡着了。

管家吞了口口水,王爷他

我给他下了安眠药,多睡觉对他有好处。给他准备一套干净的睡衣,再去小厨房熬点白粥,他大概三个时辰后会醒来,肯定要出汗,烧退了也会饿。

管家嘴上不说,心里却想,淮王妃旁的本事没看出来,吹牛倒是一把好手,王爷整整烧了六天,用了无数法子也退不下这烧,她捅那三针就能管用了?

皇宫,乾华殿。

南宫丞跪在殿前,晋文帝静静的批着奏折,仿佛他只是一抹空气,还是恶劣的那种,比如,屁。

秦公公低声劝道,淮王爷,皇上今儿忙,要不您先回?

南宫丞岿然不动,父皇若不答应儿臣进桑王府一同照料八弟,儿臣就长跪不起。

桑王有淮王妃照料,这女人总是比男人会照料人的。

南宫丞白了秦公公一眼,你又没女人,你怎么知道?

秦公公闹了个大红脸,一脸幽怨,咳!奴才好心好意劝王爷,王爷何必挖苦奴才。

晋文帝批完了最后一道奏折,才抬头看向南宫丞,还不走?你再不走,朕可要回寝宫了。

南宫丞倔强的伏身在地,父皇!请准许儿臣所求。

晋文帝挑了挑眉,朕要是没记错,你和你媳妇感情一般呐。

南宫丞噎了噎,儿臣是去照料八弟,跟她有什么关系。

你一不会医术,二不会厨艺,伺候他寝居吧,两个大男人,好像又有点怪怪的,你去能干什么,吃干饭?

南宫丞第一次发现父皇的口条如此之棒,平时他在朝堂,明明惜字如金的。

八弟如此重病,身边却一个血亲都没有,儿臣怕他孤单,您也知道八弟,打小就胆小,没个人在他旁边撑着,不病死都吓死了。

你在咒你八弟死吗?

儿臣不敢。

你蔷母嫔哭着闹着找朕好几回了,要去陪她儿子,朕都没松口,你是比人家亲娘还亲?

骨肉手足,一般亲的。南宫丞倔强道。

回吧。晋文帝打着哈欠起了身,秦公公连忙上前搀扶,这是要撤的节奏。

南宫丞心有不甘,父皇!白晚舟一介女流,尚且能舍身取义去救八弟,儿臣是请她出马的人,倒躲在府外,不是大丈夫所为!还请父皇成全!

晋文帝踱步到南宫丞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威仪去了三分,疲态多了七分,儿子,知道父皇今年几岁了吗?四十九了。你当父皇能承受同时失去两个儿子?

南宫丞怔了怔,半晌才道,她的命,也是命啊。

那朕倒是没有那么在乎她的命。她若因此丧命,朕追她个一等诰命便罢。

晋文帝说完,再没作半分停留,径直出殿去了,唯留下南宫丞跪在原地,满目怔怔。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白锦端王白清灵阅读小说目录阅读 悬疑灵异

白锦端王白清灵阅读小说目录阅读

白锦端王白清灵阅读小说目录阅读,主角是白锦端王白清灵小说名为《冷王盛宠娘亲是鬼医》,这是一本穿越题材的古言逆袭复仇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白清灵本是21世纪军医,却穿越到了古代成为端王妃...
白清灵端王妃叫什么名字小说完整版阅读 穿越重生

白清灵端王妃叫什么名字小说完整版阅读

白清灵端王妃叫什么名字小说完整版阅读,白清灵端王妃小说名字叫做《我的娘亲是鬼医》又名《冷王盛宠娘亲是鬼医》,是由一醉琉月最新完结的重生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白清灵和容烨。白清灵是21...
顾少将军沐公主顾少将军喜当爹小说阅读 穿越重生

顾少将军沐公主顾少将军喜当爹小说阅读

顾少将军沐公主顾少将军喜当爹小说阅读,顾少将军沐公主的小说名为顾少将军喜当爹,这是一本由不会写就乱写创作的古言重生逆袭小说,讲述的是顾少将军青睐的大公主沐公主出嫁了,竟然嫁给了空有...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