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权辞时婳沈小雪阅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admin
21716
文章
2
评论
2021年1月14日14:42:39 评论 6 views

霍权辞时婳沈小雪阅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霍权辞时婳小说叫什么?霍权辞时婳沈小雪小说的小说已经大结局了,这本小说名为《爱意绵绵画不尽》,又名《爱你繁花落尽》,由作者二桥精心编写。父亲明知道霍权辞不能人道,也知道他命不久矣,如果自己嫁过去,就很可能是守活寡。可丧尽天良的父亲还是将她嫁给了霍家。婚礼当天,霍权辞并没有出现,更加没有婚礼,这场婚姻一开始就带有羞辱,一场豪门纷争才开始拉开序幕。

爱意绵绵画不尽

>>爱意绵绵画不尽时婳霍权辞沈小雪点击<<

爱意绵绵画不尽章节阅读

慕晚舟着感受着男人胸膛的温度,缓缓垂眼。

慕白,放手。

她的声音很轻,很温柔,像是夏日的微风拂过耳旁。

男人的手更紧了一些,我不放。

好像他们已经重复了很多次这样的对话,每次都是她耐着性子说:慕白,放手。

而男人也始终会这么回答,我不放。

宫慕白,京都三公子之一,和霍司南一样,也是花天酒地的公子哥。

不过霍司南这花天酒地是真的,而宫慕白,从小就心仪慕晚舟。

深爱就是胸口有雷霆万钧,唇齿之间却只有云淡风轻,他总是轻飘飘的跟她说我爱你,来我身边,我会疼你。

但是这份轻飘飘,是十几年的情深似海。

慕晚舟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松了口气。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不要再来纠缠我了,你知道我喜欢的是谁。

宫慕白没有说话,眸底满是受伤。

慕晚舟走后,他拿出一根烟,淡淡的抽了几口,眼眶也跟着红了。

霍司南上来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微微挑眉,哟,这是又被拒绝了?

宫慕白喜欢慕晚舟,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管他在外面怎么花天酒地,怎么左拥右抱,只要慕晚舟一个电话,就是再忙,他也要赶去她的身边。

宫慕白和霍司南是好友,两人在京都有不少的佳话,京都的传言经常就是宫少和霍少又为了哪位明星争风吃醋,又为了哪位模特一掷千金,但其实了解他们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好友。

霍司南拍拍他的肩膀,嘴角弯了弯。

儿女情长很影响我们行走江湖,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整座森林,要不今晚我们去温色?听说到了新货。

宫慕白看了霍司南一眼,有时候他是真羡慕霍司南,谁都爱,也谁都不爱。

女人是什么?他眼里的女人就是有保质期的宠物。

不去!

他烦躁的拍开霍司南的手,大踏步的下了楼梯。

霍司南笑笑,连回音都没有的山谷根本不值得纵身一跃,这个男人怎么就看不清。

楼下,宴会已经进行到尾声,该走的人基本全都走了。

霍司南也没有兴趣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就像他说的,温色今晚有新货,他得去挑个顺眼的。

好事被时婳打扰,现在他需要一个宠物来抚慰。

慕家的这场宴会贡献了太多新闻,比如霍权辞的身份,慕晚舟的情深,还有时婳的淡漠,然而这些新闻都只在上流社会里传播,普通人是不知道的。

南时漫无目的的开着车,也不知道后座的人要去哪里,只说了不要回家。

现在都十点了,马上就是他睡觉的时间,不回家去哪儿呀。

总裁,去酒店么?

旗下的酒店有总统套房给他预备着,也该是休息的时候了。

霍权辞将头微微靠在后座上,眼睛合着,像是十分疲倦。

总裁?

南时又喊了一声,想着这人是不是睡着了?

回浅水湾吧。

良久,霍权辞才发出声音。

南时连忙点头,将车往浅水湾开。

然而时婳现在却并不在浅水湾,她来到了小区,看望外婆。

保姆把老人家照顾的很好。

小婳,你来了呀?

老人很开心,拿出藏了好几天的糖。

吃吧,小婳最喜欢这个了。

时婳看着那几颗糖,眼眶瞬间一酸。

小时候外婆去参加人家的婚礼,喜糖舍不得吃,一定要给她带回来。

那会儿妈妈已经离开,外公也早就去世,几个儿女又不孝顺,她们的日子很难过。

吃糖对她来说,是奢侈。

她把糖拿过来,陪老人家说了会儿话,这才恋恋不舍的出门。

时小姐,我会照顾好你外婆的。

找来的保姆很靠谱,是个老实人。

时婳点头,上车后,她有些担忧的蹙眉。

虽然之前她已经悄悄叮嘱过南时,让他抹掉外婆出院后的踪迹,但难免不被人发现。

霍重现在对她虎视眈眈,也许会对她的亲人下手,如果她经常过来看望,早晚会暴露这里的行踪。

她叹了口气,看来下一次过来又是很久以后了。

回浅水湾吧。

她撑着自己的脑袋,淡淡的看着窗外。

只要两年,等两年时间一到,她就找个安静的地方,陪着外婆走完剩下的日子。

她打开客厅的门,发现霍权辞已经回来了。

屋子里蔓延着一层冰冷,让她打了一个寒颤。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的天气,外面有些冷了,但她没想到的是屋子里更冷。

霍权辞没有说话,听到声音也没有回头,脸色漠然的在沙发上坐着。

时婳咬唇,换好鞋,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果然啊,只有小孩子才问你为什么不理我了,成年人都是默契的相互疏远。

就像她和霍权辞。

她上楼,关门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瞬。

霍权辞听到楼上的关门声,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他抬手解开衬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似乎这样呼吸才能顺畅一些。

又坐了十分钟,他才起身上楼,很坦然的路过时婳的门口,并没有任何停留。

隔天一早,时婳特意起得早些,避免和霍权辞相见,没吃饭就去了公司。

余漫今天没有来上班,据说住院了。

部门的男同事看着她的目光怪怪的,原本她的朋友就很少,这下更是没谁愿意和她说话了。

姜莹将她喊去办公室,看到她的脸色,揉揉眉心。

余漫不是省油的灯,估计会跟高层告你的状。

余漫是?

时婳终于问到了余漫的身份,姜莹的脑子疼了一下。

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的,余漫是余董事的女儿,刚刚从国外回来。

把自己的女儿塞进帝盛法务部?

余董事这不是明摆着想让余漫攀上高枝么?而帝盛的高枝,自然就是霍权辞。

难怪余漫总是在针对她,难道她早就知道她是霍权辞的妻子?

然而这一次是时婳想多了,余漫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她针对时婳,只是看不惯她那副清高的做派,明明和她一样是新人,凭什么连姜经理都要对她以礼相待。

她本以为自己的身份能够让她在法务部横着走,然而第一次出手就碰了钉子,被人扇到晕过去。

她醒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她的爸爸,余浩。

爸......

她虚弱的喊道,眼眶瞬间就红了。

余浩看着这个女儿,满眼的心疼,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进法务部?小漫,我是想让总裁看看你的能力,想让你在众多女人之中脱颖而出,你目光怎么这么短浅,居然和一个新人过不去。

余漫的脸还肿着,被他这么一顿责备,眼泪又哗啦哗啦的掉下来。

余浩不忍心,伸手揉着她的脑袋,好了好了,那个新人叫什么名字?等爸爸去为你出这口气。

余漫的眼里一亮,牙齿咬紧,她叫时婳。

余浩听到时婳这个名字,眉心拧了起来,怎么偏偏是时婳。

总裁和时婳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上一次在电梯口,总裁对时婳的态度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如果时婳是总裁的女朋友,那就不好办了。

余浩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看人眼色的本事还是有的,这个时婳不能动。

小漫,你下次离那个时婳远一点,她和总裁的关系很微妙,可能是总裁的女朋友。

这么多年,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总裁为哪个女人停下脚步,那天分明是他主动去招惹时婳,还说了那句让人误会的话。

帝盛总裁的女朋友?

余漫心里一骇,拳头缓缓握紧,难怪时婳敢那么嚣张,她这是踢到铁板了。

爸,媒体不是报道帝盛总裁和慕小姐单独约会吧,就算时婳是他的女朋友,估计这位置也坐不稳。

余浩深以为然的点头,小漫,我还听说了小道消息,慕晚舟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对总裁表白,被总裁拒绝了,你还有机会,总裁不是肤浅的男人,凭借着一张脸是吸引不了他的,这就是我把你安排到法务部的原因,你收收性子,别整天跟那些男人纠缠不清,总裁才是你最终的选择。

余漫抿唇,摸了摸自己还肿着的脸颊。

爸,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余浩点头,这个女儿虽然浮躁了一些,但胜在一点就通。

时婳本以为接下来会迎接余漫的报复,但并没有,余漫从医院回来之后,性子就沉稳了许多。

她毕竟是国外名校毕业,底蕴在那里摆着,能进法务部也是凭借着一定的实力,这么一沉稳,确实开始崭露头角。

时婳有些意外,也有些担忧。

余漫的存在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把她炸得尸骨无存。

但是她最近没法思考太多,因为南锦屏终于出狱了。

这天天气似乎格外的明媚,她让童航将车停在监狱的大门,亲自去外面等人。

不一会儿,高高的铁门嘎吱一声打开,南锦屏在警务员的带领下,缓缓走了出来。

大概因为监狱里晒不到阳光,她的皮肤苍白的可怕。

锦屏。

时婳挥挥手,眼里亮了亮。

她最好的朋友,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南锦屏抬头,跟警务员说了什么,然后缓步走下阶梯。

外面的阳光好暖,照得她浑身都暖融融的,这长长的阶梯像是没有尽头,她走得十分缓慢。

她的脸终于暴露在阳光下,时婳仿佛能清晰的看到她皮肤底下的血管。

她们拥抱,脸上都带着微笑,日子一下就跳回到大学时光。

时婳很想说,那些困在你身上的遗憾,仇恨和喜欢都告一段落了,往后的欢呼雀跃留给更大的世界,更热烈的活着。

可是她还没开口,就看到另一辆黑色的车停下。

窗户没有打开,但她知道,里面坐着的一定是周归璨,这个男人终于忍不住了。

以前看到这熟悉的车牌,南锦屏一定毫不犹豫的跑过去,敲敲他的窗户,笑着说:归璨,你来接我了呀。

可是现在,她眼里的光早就烧成灰烬。

周归璨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握得指节发白。

胸口的疼意蔓延到四肢百骸,让他脸上的血色都消失了,他平息了一会儿,终于颤抖着指尖打开了车门。

南锦屏自愿坐牢的时候,他想过放弃这段爱,他辗转反侧了三年,每晚都被噩梦吓醒,他是该放弃了,因为她的眼神告诉他,她是真的不爱他了,一点儿都不爱,从她愿意坐牢那一刻开始,爱着他的南锦屏就已经死了。

可是此刻,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忍不住要去看她,就像口干舌燥的人明知水里有毒却还要喝一样,他本无意去爱她,这几年的挣扎里也曾努力想要掐掉爱的萌芽,但是当他又见到她时,她还什么都没有说,他埋藏在心里的深爱又复活了......

他下车,缓缓走了过去。

说什么呢,欢迎回来?

可是他还没开口,就看到南锦屏皱起了眉头,仿佛他是病毒。

周归璨,我说过,离我远点,不要再纠缠。

一句话,让他硬生生的站在原地。

她脸上的厌恶是那么明显,明显到他连自己都欺骗不下去。

南锦屏说完,看向了时婳,小婳儿,我们走吧。

她的语气轻柔,甚至在笑。

时婳点头,两人上了车。

汽车缓缓离开,周归璨就站在原地,僵硬着身子。

她厌恶的告诉他不要纠缠,可他还记得那天她坐在他腿上,后面是窗,阳光也晴朗,她笑着说,最喜欢他了。

他的胸口传来一股阵痛,痛得他不得不弯身,恨不得把那颗心脏掏下来。

他甚至想着,她现在恨他,其实也是一种铭记不是吗?

她到底没有忘了他。

离开的车上,时婳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孤单的人影,嘴角嘲讽的勾了勾。

南锦屏的目光却是看向了童颜,这个女孩子的身上没有任何女性的娇媚,看着甚至是英气十足。

小婳儿,她是?

我的保镖。时婳叹了口气,说来话长,我们去找个吃饭的地方吧。

童航听到她们的对话,连忙把车开到了最近的一家饭店。

南锦屏看了看童航,又看看童颜,眉心拧紧,看来时婳的身上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解释了大概半个小时,时婳低头淡淡的喝水,事情就是这样。

南锦屏心疼的看着她,时婳这是为了自己的外婆,卖掉了青春。

那个男人对你好么?

如果连丈夫也不待见她,日子会不会太难过了些?

好么?

时婳想到霍权辞,想到他救她,眉眼软了软,嗯,对我挺好的,不过他喜欢的是别人。

南锦屏松了口气,他对你好就行,两年的青春而已,青春就算不卖,也总会过去的,小婳儿,答应我,对自己好一点。

时婳看了南锦屏一眼,她未施粉黛,但整张脸还是明艳逼人,周围已经有很多男人在扭头看她了,但她始终未觉,嘴角轻轻的勾着,仿佛已经看淡了俗世的一切,任何东西都不能在她的心里掀起波澜。

锦屏,你有什么打算?

南锦屏垂下眼睛,我想进娱乐圈,演戏。

时婳一愣,她不了解娱乐圈,但是当明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这个人刚从牢里出来,如果被人挖出这段过往,那就是她身上的黑料,洗不干净。

小婳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我还能做什么呢,我没有妈妈,也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养父母又不待见,除了这张脸,我什么都没有。

以前她自恃清高,不少男人对她嘘寒问暖,她不屑一顾,可是现在她想通了,能利用的,为什么不利用,恃美行凶,兵不血刃。

可是听说娱乐圈很脏......

时婳这是听霍琴琴说的,而且上流社会很不待见这个圈子,对他们来说,娱乐圈里的人都是戏子。

小婳儿,你觉得还有比我的出身更脏的东西么?我进娱乐圈,是因为那个圈子来钱快,那个圈子最势力,而我一开始也没有期待把自己洗白,我要的是黑红,只要红,我就能赚钱。

南锦屏说这话的时候,目光里带着一丝恨意。

时婳将手放到她的手上,锦屏,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南锦屏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拿过一旁的纸,不停擦着眼泪。

她委屈,怎么可能不委屈。

那样肮脏的出身为什么要让她来背负,为什么她爱的人都要离她而去。

以后的南锦屏不为任何人而活。

小婳儿,我在牢里的那段时间就已经想明白了,只有站得够高,我的原则和底线才会被人尊重,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你不用心疼我,你是帝盛的总裁夫人,也许以后我还要抱你的大腿。

时婳本来很感伤,却被她的这句话给气笑了。

两年之内,大腿任你抱。

南锦屏开始笑,狗腿的给她夹菜,是,总裁夫人。

她们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许长安,没有提周归璨,因为已经明白,她们都不是当初一腔孤勇的女孩了。

喜欢一个人时,吸进去的都是叹息,可是结束后,呼出来的都是叹息。

他们四个人,一开始就不该有这样的纠葛。

吃完饭,时婳带着南锦屏去找住的地方。

她在京都的高档小区租了一间套房,三室一厅,租期是一年。

看到她拿出黑卡潇洒的付账,南锦屏愣了一下,深以为然的拍拍她的肩膀。

要不你去问问霍权辞还缺不缺女人?其实我也不是不可以......

时婳翻了个白眼,将钥匙交到她的手上,走吧,上去看看。

花霍权辞的钱,时婳一点儿都不心疼。

甚至有些泄愤的意思,毕竟他和慕晚舟的那顿晚餐,应该算得上是天价了。

南锦屏满意的在里面转转,房间很宽敞,而且是高楼层,视野广阔,一个月四万的租金,确实不是虚的。

她一下子躺进了柔软的沙发里,波浪的卷发瞬间铺满了整个沙发。

南锦屏很美,时婳从不怀疑这一点。

锦屏,说说吧,你想进入娱乐圈的真正原因。

她并不觉得她只是为了赚钱,如果是赚钱,就凭这张脸,去找个富二代不是问题。

南锦屏看着天花板,笑了笑,当初让我妈怀孕的男人在娱乐圈,我不知道是谁,等我混进了那个圈子,应该就会清楚了。

时婳心里一抖,你要报仇?

南锦屏起身,拿过一个抱枕,怎么会,只是让他身败名裂而已,一个罪犯,居然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你说可笑不可笑。

你有线索了?

南锦屏摇头,叹了口气,只知道他混这个圈子,早晚会把他揪出来的。

时婳点头,她说过,不管这个人做什么她都支持。

她看了一下天色,已经不早了。

我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我说一声。

南锦屏起身,搂着她的脖子,小婳儿,我已经欠了你太多,还不清了,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黑红这条路其实很好走,我就是害怕,我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亲人,我也没有爱,唯一的一点儿温暖就是你,不管以后你看到怎样的新闻,都要记得,南锦屏始终是你认识的那个南锦屏,从来没有变过。

时婳伸手,在她的背上拍了拍,我相信你。

南锦屏笑了笑,又瘫在了沙发上,那你可要记得你说的话,快回去吧,别让你老公等急了。

时婳不笨,知道南锦屏是在憋大招,憋一个能让她一炮而红的大招。

她想过很多假设,但真正看到那条爆炸的新闻时,还是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影帝的床照曝光!

影帝深夜会佳人!

地下女友身份曝光!

热搜上全是这样的新闻,阅读量破亿,转发已经破百万。

而爆出来的那张照片中,正是南锦屏和一个男人接吻的场景,地点是在酒店,床上还很凌乱,可想而知两人昨晚到底干过什么。

时婳这才明白南锦屏的话,不管以后你看到怎样的新闻,都要记得,南锦屏始终是你认识的那个南锦屏,从来没有变过。

她笑笑,一出手就是爆炸性新闻,南锦屏,你确实没有变过。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 言情小说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在线阅读。本文小说名叫九州狂少,出自作者:牧九州的手笔,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穷小子,一百万对你来说恐怕是天文数字...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 言情小说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李自在秦柔雪5200的小说在哪看?小说中李自在秦柔雪的故事中,李自在听从大学同学刘江宇的建议,来到了一家火葬场中工作,而且还是夜班的员工,他没...
神医陈飞宇苏映雪小说最新章节 言情小说

神医陈飞宇苏映雪小说最新章节

神医陈飞宇苏映雪小说最新章节,神医陈飞宇苏映雪的小说故事中,陈飞宇以为自己来找苏映雪,苏映雪应该会很欢迎他,毕竟他和苏映雪的婚事还是苏映雪的爷爷跪在了自己师父的面前才求来的,可他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