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白慕少凌目录阅读无弹出

admin
21716
文章
2
评论
2021年1月15日09:14:47 评论 13 views

阮白慕少凌目录阅读无弹出,阮白慕少凌全文小说的名字是《你比星光璀璨》,又名《腹黑总裁吃上瘾》,由作者堆堆精心编写,一本霸道总裁豪门小说。阮白出卖了自己,好不容易换来了六十万。给父亲交了医疗费之后,继母将她赶出了家门。阮白一个人在出租屋中待了一年,直到身上了那个孩子后,她还不知道孩子的生父是谁!这本就是一场交易,阮白认命了。可五年之后,出现了一对双胞胎,让阮白再也不想认命!

你比星光璀璨

>>你比星光璀璨阮白慕少凌点击:全文阅读<<

你比星光璀璨章节阅读

李宗走出房间,去吃饭。

李妮也一起出去,说去洗手间洗个手,在看到哥哥坐下吃饭后,她蹑手蹑脚的再次走向哥哥的房间,打开门进去。

拿起那个笔记本电脑包,摆弄了一会儿,却发现这个锁没有密码的话根本打不开。

电脑包的材质特殊,不是布料的,用剪子剪,都弄不开。

鬼鬼祟祟,不知道又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李妮气得恨不得摔了这个电脑。

夜色深沉。

黑色路虎缓缓行驶在车流涌动的街道上。

慕少凌神情专注的开车,一身黑色的笔挺西装和白色衬衫,将他严肃且不容人靠近的五官表情衬得更冷。

这个男人一贯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冷漠。

阮白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上。

介不介意我抽根烟?慕少凌很绅士的征求她的意见。

他这样客气的问了一声,平白让阮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只能干巴巴的说一句:慕总随意。

先前亲密无间的两个人,陡然变得疏离起来。

慕少凌脸色今晚压根就没好看过,点了根烟,恰好前方遇上红灯。

车停下,车里的阮白拘谨不已。

半只烟抽下去,红灯也过了,慕少凌手握方向盘先开腔:一句想对我说的话也没有?

阮白浑身镀上一层冷感,如果非要说点什么。

也只能说:我爷爷,是坐你的车过去的慕家老宅,什么时候把他送回开?或者我哪天去接

慕少凌没有发火,虽然脸色依旧黑沉,这要看你爷爷的意思,我不强求。

言下之意,他从来没有逼迫老头留在慕家老宅,一切都不关他的事,老人的行为,年轻人又怎么能左右得了。

阮白不想做无谓的挣扎,也不想给对方留下可遐想的空间。

该断就断了。

这层窗户纸还需要当着他的面捅破的更彻底。

等到了小区门口,慕少凌靠小区道路的边缘停好了车。

下车前,阮白让自己尽量保持平静,割舍掉这段不该有的畸形缘分。

目视前方,阮白僵硬的说:如果之前的行为,等于我们在一起过,那现在好聚好散,正式分手。

说完这段话,她立刻打开车门下去。

无法面对。

慕少凌坐在车里,透过车风档玻璃看向走进楼栋的那道纤细背影,攥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渐渐血色褪去,变得苍白。

阮白回到家。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空荡荡的,如同她突然死寂的心。

慕少凌是快速生长在她心上的一块肉,可是有人站出来说,这块肉长错了地方,长在你的心上是不符合道德伦常的。

怎么做?

唯有割掉。

现在终于割掉了,可是这颗心上在滴血

经过时间的洗礼,伤口会痊愈还是感染化脓,是未知的

放下包,没开灯,阮白疲惫的坐在了沙发上,窗外稀薄的月光透过窗子影射进来。

头疼的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也没有好转,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阮白不经意看到茶几上放着一盒烟。

还有打火机。

慕少凌抽的牌子,使用的打火机,她都见过。

既然爷爷是被他开车带去慕家老宅的,那么他一定来过家里接爷爷,烟和打火机,是他落下的吗

小时候她给爷爷装过烟袋,开心的划火柴,给爷爷点着烟袋里的叶子烟。

爷爷,我长大到几岁可以抽烟呀?她天真的以为,小孩子长大也是要抽烟的,是任务,每个人都要去完成。

小镇上不管男女,大部分都有抽烟的习惯,她难免认知上有了误差。

爷爷却笑着告诉她,摸摸她头:女孩子长大了也不能抽烟,抽烟对身体不好,小白记住了吗?

哦!她天真的点头。

爷爷一边说着抽烟对身体不好,一边不忘多抽几口。

二十分钟前,慕少凌坐在车内,心情大抵跟她一样都是十分煎熬的,她只能不断望向车窗外试图转移注意力,而他压抑自己的方式,却是抽烟。

抽烟,真的能排解人的郁闷心情?

阮白不知道,在这样寂寞无聊又满心伤心事的夜晚,她很想抽一根他的烟,用专属于他的打火机点上。

抽第一口,她皱眉咳嗽了起开。

烟的味道弥漫在口腔和鼻息。

并不舒服。

心里装着的苦闷没有被排解,反而越来越严重。

用生涩笨拙的动作将一整根烟都抽完,阮白不知道自己是被呛得还是怎么了,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哥,你不能再喝了慕睿程抢下那瓶快要见底的朗姆酒。

借酒浇愁,出来买醉,这两种情况在慕睿程的认知里,他的大哥慕少凌,那样高傲矜贵的男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做。

因为他有脑子,向来理智,明白买醉对难以解决的事件本身,从来都无济于事。

慕少凌没去夺回被拿走的酒瓶。

放下酒杯,醉醺醺的男人手抖的点了根烟。

慕少凌吸了一口烟,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一下。

阮白之于他,是渴后的水,甘甜可口还是其次,主要能为他续命,更好的活着,让他的生命力变得更鲜活。

外面下起了雨。

慕睿程站在酒店套房里,环顾左右,这里别说女服务员,就是个母蚊子都找不到,怎么办,他留下来照顾这个情绪失控的男人?

要不,我给我嫂子打电话?慕睿程只能想到阮白。

也许眼下这个情况就跟阮白有关。

解铃还须系铃人。

慕睿程拿起手机,找到嫂子阮白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他的手机号码嫂子认不认识他不知道,但手机一直响的话,对方肯定会接听吧?

大哥的手机,他拿不到。

喂,嫂子?我是慕睿程!接听后,他赶紧说:我哥喝多了,你看你能不能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阮白打断了。

慕睿程拿着手机听了片刻,而后失望的挂断,并且没有了再打过去的想法。

因为阮白说:他的事以后跟我无关了,别问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再见,我关机了

接着传来的就是盲音。

嫂子她说,她说慕睿程不敢说实话,可是又想不出什么谎话能骗得过精明非常的慕少凌。

说着说着,就卡住说不下去了。

慕少凌狠狠的将烟捻灭在烟灰缸里,拿起车钥匙,打算离开。

喝了这么多酒怎么能开车?明天清醒了你会后悔的!慕睿程没见过慕少凌喝醉,这是第一次,他不想大哥发生什么意外。

如果你要去哪儿,我让司机开车送你?

慕睿程成功劝说他松手,留下车钥匙。

整座城市被大雨淹没。

大雨滂沱的夜幕之下,慕少凌没让司机开车送他,并且不准慕睿程跟着。

浑身湿透的来到阮白住的小区。

到了家门口,男人按门铃,一次,两次,三次

这套房子租的不贵,设施方面有不完善的地方,比如门铃,经常会不管用,外面按了,红灯显示亮了一下,但其实里面根本听不到门铃的声响。

邻居一对老夫妻还没睡,隐约觉得外面有人。

推开门看了一眼,这一眼便看到对门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五官硬朗,手腕上的名表和手上拿着的手机,都彰显了他非一般的身份。

可就是这样即使浑身湿透也气度不凡的男人,此时此刻满身酒气,还掺杂着一股雨水的味道,蛮可怜的。

sorry,打扰到你们休息了。慕少凌即使酒醉,也还有一份理智,不端大老板架子,跟对门的住户道歉。

不打扰,你这是找人?

邻居记得,对门住的是两个新搬来不久的女生。

但从昨天开始,对门就只剩下一个女生,还带着一个从乡下接到市里来照顾的爷爷,是个有孝心,蛮不错的女生。

找人。慕少凌点头,笔挺的身材立在邻居视线当中。

楼道里的灯微暗,周围贴着开锁通下水的小广告,邻居五十来岁的阿姨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又看了看浑身湿透的男人,找你女朋友?

慕少凌本想点头,可想起阮白下车之前说的好聚好散,分手,就不能点头。

若说前女友,邻居阿姨大爷可能会认为他存着坏心,深夜来纠缠前任女友。

我前妻。慕少凌找到这一刻对阮白最合适的称呼。

前妻?你是她前夫?我都不知道她结婚啦。阿姨想了想,八卦的说:什么时候离的?我看你们好像一直分居住?

慕少凌点了点头,说道:下午刚离婚的。

那你慢慢等,耐心点,年轻人嘛,只要有感情在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大爷说完,拽回八卦的妻子。

门关上了,阿姨瞅着自己刚翻了几页的国外经典言情著作,忍不住叹息:方才那一瞬间,我仿佛置身在爱情电影当中,但愿男主角和对门的女主角,能有一个好结局。

只爱听郭德纲相声的大爷不屑的一撇嘴:你认识人家?了解人家?没准对门女的不守妇道,男的花心出轨。

不可能。阿姨眼睛里蕴含着文艺的光芒,悲伤的说道:我从门外那个男人的眼中,浑身上下,都看到了爱意,叫人沉沦的爱意。

大爷:你快看你的,我也赶紧听段郭德纲压压惊

李妮一大早打给阮白。

真的不用我去接你?我顺路的。

不用了,我要去医院。阮白开着免提,把手机搁在洗手台上,边洗脸边对李妮说道。

她怕李妮看到她这副颓废的模样。

那好,你自己记得吃早餐,身体要紧。李妮开车中,说完就按了挂断键。

阮白洗好了脸,喝了半杯白开水,没有精力和时间做早餐,打算下楼去超市买个面包和牛奶,带在路上吃。

拿了包,准备出门上班。

茶几上的烟盒和打火机十分醒目,烟盒的每个棱角都吸引着她的视线,她忘不了昨晚抽完一支烟,哭得痛快的感觉。

整个人沉浸在袅袅烟雾中,味道四散弥漫,忧伤好像也变得淡了

拿起烟盒打火机,放进包里。

穿好鞋子推开门的一刹那,她闻到一股熟悉的烟味,下一刻,抬起头对视上一双比她还疲倦的眼睛。

慕少凌双手都插在裤袋里,颀长挺拔的好看身形立在门前,嘴上叼着一直快要燃烧完的烟,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怖的红血丝。

阮白镇定了十几秒,硬着头皮走出去。

既然决定了彻底无视他,就会做到,否则一切都会功亏一窥。

这件事情没有任何转机,她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无论如何也前进不得半分,道德伦常极少有人敢不遵循。

唯一的路,就是她退,望着前方充满诱惑的他,不停的后退。

慕少凌没让她去上班,没让她离开,沉重健硕的身躯靠在她的身上,把没有防备的她直接压在了他身躯和门口处墙壁间。

阮白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但他西装衬衫,都还是昨天那套。

你这是做什么?我们结束了。

慕少凌被这句话刺激了一下神经,拿走烟,凉薄的唇蓦地吻上她的唇瓣,两手按住她的脸颊,附身低头吻得凶猛狂乱。

阮白拼命挣扎,被他吻上的一瞬间,她的脑海里冒出张娅莉和那些话

唔你唔无论如何,她都推不开他坚硬带着怒意而上的身体。

男人手指间的香烟还在燃着,带着热度的烟雾,熏烤到她的耳廓

吻了许久,直到口腔里有了血腥味道,慕少凌才放开她,不惧她的撕咬挣扎,他的舌尖被哭着的她咬破了。

慕少凌低头,仍禁锢着她身体,看着她,眼睛里是更重的疲惫的红血丝,嗓音里有柔情有冲动有霸道:怎么了,前天我们不还好好的?

前天是前天。我说了,前天我还不知道李宗让那个女人怀了孩子阮白违心编着假话,收起眼泪,红着眼眶。

慕少凌用拇指摩挲着她布满泪痕的脸颊,嗓音沙哑:对不起啊,我这二十九年来只特别喜欢过一个你,没有经验,所以跟你在一起的过程中,不知怎么就让情况变得这么糟糕。

一辈子太长了,我希望你能明白,遇见错的人比孤独的活下去更可怕,你真的确定,我们对彼此来说不是对的人?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 言情小说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在线阅读。本文小说名叫九州狂少,出自作者:牧九州的手笔,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穷小子,一百万对你来说恐怕是天文数字...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 言情小说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李自在秦柔雪5200的小说在哪看?小说中李自在秦柔雪的故事中,李自在听从大学同学刘江宇的建议,来到了一家火葬场中工作,而且还是夜班的员工,他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