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权辞时婳心脏病怀孕等剧情阅读大结局在线阅读

admin
21716
文章
2
评论
2021年1月15日11:19:34 评论 14 views

霍权辞时婳心脏病怀孕等剧情阅读大结局在线阅读,霍权辞时婳心脏病怀孕等剧情非常精彩,这是一本现代言情豪门小说,小说名为《爱意绵绵画不尽》,作者是二桥,又名《爱你繁花落尽》。霍权辞是霍家唯一的唯一继承人,可外界传言都说霍权辞得了一种怪病,嫁给他的女人不会有好下场。父亲为了名和利,不惜一切代价将她送给了霍家。第一次见面,他丢给她一张契约书,为期两年。婚后,霍权辞真相现场。时婳:说好的契约婚姻呢!

爱意绵绵画不尽

>>爱意绵绵画不尽时婳霍权辞沈小雪点击<<

爱意绵绵画不尽章节阅读

短短时间,所有的热搜榜几乎全都被这条娱乐新闻给刷屏了,又加上南锦屏被爆出坐过牢,这又是一个惊天消息。

但很奇怪的是,南锦屏坐过牢的新闻新快就被撤了,撤得干干净净,像是不曾出现过。

时婳稍微想想,就知道这是周归璨的手笔。

有时候她真是奇怪,奇怪周归璨对南锦屏的态度,既然爱,为什么要和其他女人结婚?

照片里爆出来的酒店已经被记者包围,周围五十米内全是记者,只可惜保安就在大门口拦着,一个都不准上去。

床上依旧凌乱,南锦屏淡淡的穿着衣服,听到门铃声,她以为是那个男人去而复返。

她打开门,结果看到周归璨冷着一张脸站在外面。

她蹙眉,淡淡转身,将外套穿上,有事吗?

周归璨感觉自己不剩下什么理智,胸腔的空气已经快要被吸光了,他被这股窒息的感觉弄得身子都开始发硬。

你陪他一晚,他给你多少钱?

他的脑海里像是被海啸呼啸着刮过,火烧枯草一样的怒火席卷全身,可他也知道,如果他发怒,只会离这个女人越来越远。

他想靠近一点,哪怕卑微一点都没关系。

他的眼睛暗得能研出墨来,甚至泛起了一层浅浅的红。

南锦屏扣着扣子的手一顿,刚刚周归璨来时,她只穿了一条吊带,这会儿她包裹的连手腕都没有露出来。

周归璨,我记得我很久以前就把话说的很清楚,等我出来,别再纠缠。

周归璨垂下眼睛,缓缓上前,从身后抱住她,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锦屏,你陪他一晚,他给了你多少钱,如果你缺钱的话,可以陪我,我给你加两个零,好不好?

帝都三公子之一的周归璨,很难想象他会这么温柔的和一个女人说话。

南锦屏轻轻将他推开,周少真是大手笔。

周归璨苦笑,眼眶红红的,别的男人就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他感觉自己痛的快死去了,心脏被人紧紧的攥着,在一点点收紧,他只有微微弯下腰,才能缓解这种痛苦。

因为人家没有结婚,我跟他睡,不亏欠谁,但周少你就不一样了,你家里有娇妻,我跟你在一起,那就是人人喊打的小三,而且我陪他一晚,换来三十万加出道的机会,并不亏。

南锦屏拿上自己的包,打算越过他离开。

周归璨却死死的抓住她的手腕,我娶她,是因为爷爷以死相逼,我从小没有父爱和母爱,抚养我长大的就是我爷爷,他很喜欢乔语......

南锦屏甩开了他的手,很郑重的转身,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被逼无奈,只有你活在黑暗中么?周少,晚来的深情比枯草都低贱,我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

周归璨还是死死抓住她的手腕,并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南锦屏嫌恶的蹙眉,她还记得这个男人当初说狠话的样子,可是转眼,他摆出一副情深给谁看呢。

周少,说狠话的是你,心里难过的也是你,说要放下的是你,后悔的是你,频频回头的也是你,你呀,可真是好笑。

周归璨的指节发白,微微垂着眼睛。

他的眼里燃烧着铺天盖地的大火,最终全都归为寂灭。

他将她拉过,抵在墙上,用力的吻了上去。

南锦屏瞬间涌上一股反胃的感觉,她拼命挣扎,可是男人死死将她桎梏住。

她气极反笑,你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短暂的触碰,周归璨身体里的所有记忆全都醒了,曾经两人的亲昵,缠绵,所有的爱和恨,都让他不敢放开。

回到我身边,或者我逼你回到我身边,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没什么我做不出来的。

南锦屏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周归璨的骨子里就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你想进娱乐圈,也要问我答不答应,你别忘了周氏就是娱乐公司,锦屏,跟我在一起,你在这个圈子里会很顺利,你想拍什么戏,我全都给你,我只要你......

南锦屏的眼睛眨了眨,在心里快速权衡其中的利弊,她怎么忘了,周氏就是最大的娱乐公司,她想混这个圈子,确实应该讨好周归璨。

她抬眼,看着男人深沉的眉眼,讽刺的笑了笑。

别说你还爱我。

周归璨抓着她的力道紧了一些,重新吻上她的脖子。

我想这么说,可是你也知道,一旦我说了这个爱字,你就会质问我,问我既然爱你为什么要逼你,锦屏,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对你说爱了,我要你,哪怕两败俱伤也没关系,这几年我想了很多,想我当初怎么就放你进去了,不然这三年时间,我们连孩子都有了。

南锦屏想要躲避他的唇,可是她的下巴被他紧紧的箍住。

你这么逼我,就不怕我去死?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像是真的了无牵挂,眼里也满是讽刺。

周归璨心里一疼,放开了禁锢住她的手,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南锦屏心头一堵,她这是遇上了一个疯子!一个畜生!

周归璨走远了几步,又忽然转身,扣着她的后脑勺狠狠撕咬她的唇瓣。

别想让我放弃,我不在乎你和多少个男人发生关系,你就是陪一百个男人睡过,我也要你,南锦屏,你就当我疯了。

这一个吻带着血腥的味道。

南锦屏狠狠的咬破了他的舌头,但是男人根本不为所动,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痛觉神经。

吻得满意了,周归璨才放开她,像是吃到了糖的孩子。

我会让人把合同递给你。

他很快就走了,南锦屏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腿一软,瞬间瘫坐在地上。

她本以为自己不会痛,可是听到他的声音,看到那张脸,呼吸就有些不顺畅,这样的疼痛微弱而冗长,剥茧抽丝一般,也不知道要折磨到什么时候。

她坐了一会儿,回房间里补好妆,然后给时婳发了一条消息。

时婳最近太过关注南锦屏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疏远了某个男人。

南锦屏出狱后,她多了一个能聊天的人,所以看手机的时间也跟着多了起来。

有时候看着看着,嘴角甚至会出现一丝笑意。

霍权辞瞥到她的笑意,捏着报纸的手紧了两分。

时婳很少发出这样真诚的笑容,她的笑总是似讽非讽,很淡。

可他能感觉到,这会儿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甚至连眼里都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一丝欣慰。

他不由得怀疑,是不是那个男人回来了,那个时婳藏在心里的男人。

他已经让南时查过时婳大学的事情,也知道那个男人叫许长安。

原来长安有故里这个长安不是笔名。

霍权辞缓缓垂眼,他当初误会那个男人是周归璨,那一瞬间好像失去了所有理智,都忘了当初他看过贴在墙上的落款,忘了那个号码来自海外。

好像胸腔破碎,一瞬间失去了思考。

明晚我要去老宅吃饭。

他淡淡的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寂。

时婳正低头看手机,刚打算为南锦屏支招,就听到了他的话。

她蹙眉,以往去老宅,她都会跟着,怎么这一次......

霍权辞的身份既然已经被大家知道,只怕这是鸿门宴。

嗯。

不用去老宅,这本正中她的下怀,她该开心,可还是免不了为霍权辞感到担忧。

他的几个叔叔全都对他虎视眈眈,身份一曝光,他面临的危险就多了。

她将手机放下,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见过霍权辞的爸爸,老公,我好像还没有见过你爸爸。

她的话刚说完,就感觉头顶笼罩着一层阴霾,就连周围的空间都变得逼仄了一些。

这次去老宅,就是关于我爸的事,他失踪了。

时婳的眼里划过一丝惊讶,霍棋失踪?!

怎么霍家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大家现在才知道消息,显然有人隐瞒。

她明白霍家的争斗很厉害,但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难怪霍权辞选择在这个时候爆出身份,其实不仅仅只是为了慕晚舟,也是为了打压霍家那些蠢蠢欲动的人,有他压着,老爷子估计还能过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

这个男人不愧是商人,为了爱人公开身份的同时,还不忘了算计这些。

霍权辞将报纸放下,看了她一眼,你离霍重远一点,我爸的事情可能和他有关。

时婳咬唇,听到他这么提醒,心里软了几分,我知道,我会把童颜带在身边的。

看到霍权辞起身打算上楼,她还是忍不住拉住了他的袖子,眉心拧紧。

老公,你......你不会有事吧?

霍权辞看着这只白皙好看的手,突然想起了她和霍司南的对话,眉眼瞬间一沉。

她现在担心他,只是害怕他一死,就没人庇护她了。

时婳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如果霍家没有他,剩下的日子将会寸步难行。

何况还有一个时家在威胁着她。

他淡淡放下她的手,不会。

时婳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隔天。

她上班总是心神不宁,霍权辞为什么不带她去老宅呢?

是因为今晚老宅会发生一些事情,不好应对,还是觉得她到底算不上是霍家人?

将桌上堆积的文件处理完,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她并没有着急回去,坐在桌上发了会儿呆,又趴着睡了一会儿,醒来已经是六点半。

她的手机上有一条来自南锦屏的短信,她连忙起身,打算去南锦屏的住处看看。

可是电梯门刚打开,她就看到了在里面站着的男人。

她一愣,平时霍权辞都是坐专用电梯,怎么今天......

她所在的楼层已经没什么人了,所以看着一身西装目光冷冽的男人,她淡淡扯了一下唇,老公。

每次被她这么叫,霍权辞的心里就会涌起一丝奇异的感觉。

他点头,往旁边让了让。

其实电梯里的空间很大,不会觉得挤,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这几步。

等到时婳进来,他才明白了,好像空间一下子变得逼仄,呼吸间全都是她的气息。

时婳也僵着没动,直到尖锐的哐哐声传来,她才吓得往霍权辞的身边迈了一步。

嘭!

电梯里的灯光也暗了下去,瞬间陷入了一片漆黑当中,应该是电梯出了故障,此时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几层。

时婳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了霍权辞的手,黑暗中,男人的手顺着她的腰穿过,将她揽着。

别怕。

他的声音很轻,却蕴含着极大的能量,会有工作人员来的,并没有坠落很快,没事。

霍权辞将时婳的腰揽着,感觉到她的不安,放软了几分语气。

时婳就差整个人都埋进他的怀里,她浑身都在冒汗,身子还轻微的颤抖起来。

时婳?

霍权辞疑惑的喊了一声,却没有听到她的回复。

他连忙打开手机,朝她的脸上照了照,这才发现时婳的脸色苍白的不成样子,紧紧咬着唇瓣。

时婳?时婳!

霍权辞又喊了两声,拍了拍她的脸,可时婳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电梯里没有信号,想要打电话出去根本不可能,只能期盼维修的人员能够马上过来。

他蹲下,将时婳抱在怀里,此时也顾不上地板脏不脏。

时婳像是陷入了一场梦魇里,这么躺下后,腿弯了起来,双手放在胸前,这是保护的姿态。

借着手机的光,霍权辞将她面上的发丝拨开,看到她汗涔涔的小脸,心里闷了一瞬。

别怕,我在这儿。

他将人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

妈妈......救我......这里好黑,有好多虫......

时婳已经开始胡言乱语,将脑袋狠狠埋进他的怀里。

霍权辞突然明白了,大概是漆黑狭窄的环境唤醒了她记忆里不好的回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幽闭恐惧症,时婳的幽闭恐惧症竟然如此严重,他居然一直都不知道。

别怕,别怕,乖。

他只能一遍遍的重复着,掰过她的脸,缓缓吻上了她的唇瓣,别想那么多,没事的。

时婳像是被放进沙漠里的鱼,尝到一点湿润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更多,好像这样做后,隐藏在内心的恐惧能稍微减轻一些。

她的脑海像是一片白光闪过,像是被一只手从深渊拽了回去,理智终于回归。

有我在,没事的。

结束了一个长吻,霍权辞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紧紧将她抱着。

很快就有人来了。

时婳闭着眼睛,身子终于不再颤抖,只是脸上早就布满了泪痕。

霍权辞的嘴里很苦,她的眼泪好像是苦的,他讨厌女人哭,却唯独不讨厌她,甚至是害怕她的眼泪,让他有一种无措的感觉。

商场上生杀予夺的男人,面对这几滴轻飘飘的眼泪,彻底败下阵来。

电梯里只有手机发出的白光,工作人员早就从监视器里看到了这里的情况,维修工在几分钟之内就到了,只是打开电梯,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守在监视器旁的工作人员觉得自己的眼睛可能瞎了,他们看到平日里冒着冷气的总裁这么温柔的安慰一个女人,看到他拂过她的头发,深情的吻着她,而那个女人他们认识,正是时婳。

尽管这会儿时婳还埋在总裁的怀里不愿意露脸,可他们清清楚楚的听到时婳叫总裁老公。

所以......

总裁已经结婚了,妻子是时婳,他们感觉自己要疯了,知道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不跟人分享,真是难受,可要真的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只怕在京都不用混了。

十五分钟后,紧闭的电梯终于露出了一丝光亮。

霍权辞将时婳打横一抱,焦急的走了出去,甚至来不及对大家交代什么。

南时已经在外面等着,看到他抱着时婳出来,眼里划过一丝惊讶。

总裁,这是?

他还不知道电梯里的事情,疑惑的问道。

先去医院。

霍权辞上车,将时婳的脑袋放置在自己胸口的位置。

时婳这会儿已经彻底清醒,虽然身子还在轻颤着,但脑子早已恢复理智。

想到两人在电梯里缠绵悱恻的吻,她的脸红了一下,微微咬着唇瓣,南时,不用去医院,回家吧,我睡一觉就好了。

因为被吻过,她的嗓子都跟着变得温软,眉宇间也如春风拂过。

霍权辞低头,看着她微红的脸,心口略微一震,连忙移开了视线,你刚刚的情况很严重,还是去医院看看。

时婳摇头,勉强撑着自己坐了起来,老毛病而已,这是心理问题,医生也不好开药,只能靠我自己去克服。

霍权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在她的唇瓣上擦了擦。

时婳的脸更红,羞得简直不敢去看他。

刚刚两人吻了很长时间,她记得自己紧紧攀着他的脖子,不停肆虐他的唇瓣,真是有够勇猛的。

正是因为勇猛,所以她唇瓣上的口红晕染开了。

霍权辞将她嘴角的口红擦掉,收回手,南时,回浅水湾吧。

前面的南时点头,方向盘立即拐了一个弯儿。

时婳眼尖的发现霍权辞的嘴角也红红的,那是她的口红......

她连忙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抖着手将纸巾凑到他的唇边,老......老公,我给你擦擦......

霍权辞一愣,反应过来后,眼里划过一抹尴尬。

时婳已经用纸巾轻轻的擦拭他的嘴角,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又变得微妙起来。

霍权辞不习惯,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我自己来。

话音刚落,汽车一个急刹,本就倾身的时婳猛然落进他的怀里,两人均是一震。

南时吓得魂不附体,手指都紧张的握紧了些。

前面几辆车发生连环追尾,最中间的一辆甚至起火了,周围浓烟滚滚,如果不是他刹车的够快,只怕这会儿跟着撞了上去。

总裁,这里的路恐怕要封了。

这么严重的事故,周围的交通已经完全瘫痪。

南时连忙后退,走了另一条。

霍权辞和时婳都没有说话,此时时婳依旧坐在他的怀里,等到汽车转弯,她才倏地醒悟过来,连忙退回去,规矩的坐在座位上。

汽车刚在浅水湾停下,南时的电话就响了,接听后,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怎么了?

时婳感觉到南时看向自己,蹙眉问道。

时小姐,童颜和童航的车被撞了,刚刚我们在路上看到的起火车辆,正是他们的,如果你在那车上,恐怕......

和聪明人说话,不用解释太多。

时婳心里一震,他们伤的严重吗?!

在撞上去的瞬间,他们跳车,只是蹭破了点皮而已。

时婳松了口气,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

如果霍权辞没有将她抱上他的车,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童颜和童航会保住性命,和他们强悍的身手有关,假如她也在车里,面对一辆起火快要爆炸的车,她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她瞬间就想到了霍重,霍重想要和她合作,被她拒绝,对方这是恼羞成怒了,想要彻底抹杀掉她。

她感到一阵后怕,大家族里的刀光剑影,还真不是她这种普通百姓能够参与的。

可是这会儿她已经上了霍家这条船,只能想着怎么保全自己的性命。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 言情小说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

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赘婿江北辰王雪舞小说在线阅读。本文小说名叫九州狂少,出自作者:牧九州的手笔,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穷小子,一百万对你来说恐怕是天文数字...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 言情小说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

李自在秦柔雪5200阅读全集目录阅读,李自在秦柔雪5200的小说在哪看?小说中李自在秦柔雪的故事中,李自在听从大学同学刘江宇的建议,来到了一家火葬场中工作,而且还是夜班的员工,他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