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 江黎和林初绒的小说江黎含冤入狱九死一生

bianji
156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日10:55:30 评论 75 views

主角: 江黎和林初绒的小说,五年前,父亲车祸惨死,含冤而终,他被锁在在黑狱之中无法挣脱,苦苦挣扎。九死一生,从此踏上一条不归路。直到他遇到监狱长,从此脱胎换骨。监狱厚重的大门被人推开。一群犯人弯腰驼背,躬身立在两侧,恭送他们的王,炼狱之王!他,出来了!王者归来,杀伐决断,且看他如何成就皇图霸业,谱写辉煌人生!

这是一座墓地,漫山遍野的白桦树伫立,如同尖锐的哨兵。

江黎捧着鲜花与酒,出现在墓地边缘。

当初江河川身死,他陷入牢狱风波,可悲的是,父亲身死不得善终,被抛尸横野。

临死前的视频画面还要供人折辱。

江黎长跪在地,清扫墓碑之后,双手捧着长香三鞠躬,插在香炉中。

“父亲,您放心,我江家不会就此绝后!”

“我会用罗氏父子的鲜血来祭奠您的亡魂。”江黎起身,眺望远方的烟雨,接着转身道:“耗子,我父亲的事多谢。”

“伯父的事情不是我做的。”

三年前周浩出狱时,这碑已经在这里了,周浩坦言相告,是林杉。

江黎一愣,接着释然。看来当初林杉并非没查过他的底细,但当初他入狱太快,根本没给林杉报复的机会。

但不管如何,这件事情,始终是他欠林杉的。

万万没想到,林杉如此气魄,对他的父亲能如此,纵使,他伤害了她的女儿。

周浩递给江黎一个盒子。

“这是……?”

“你用的着。”周浩道。

江黎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把沙漠之鹰,以及一张持枪证,江黎会意,没有拒绝。

到了他这种层次,普通的枪械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光是手中的银针,可救人,也可杀人,全在他一念之间。

收起枪械。

两人回到市区。

阎罗殿高层会议上,众人讨论战略部署,不论如何,罗氏的覆灭皆在着七日之间。

会议结束。

一众高层散去,开始逐个击破。

林杉的事情江黎始终无法忘却,他道:“对了,可曾听说过海天林氏?”

“林氏?”

一旁还未离开的林若凝神,接着道:“林氏木材投资有限公司?”

江黎在林杉跟林忠的谈话中听到过桑木的总公司称谓,正是此间公司。

“林氏正是我们阎罗地产的客户,最近刚签了2个亿的流水,总经理叫林深。”林若道:“要我掐断业务往来么?”

“推了!”

江黎冷笑,这样一来,也省的他麻烦。

阎罗地产赔违约金没什么,但对林氏来说,可是下个季度的营收额,他们不敢叫停。

林若点头,立刻打电话吩咐下去。

离开会馆时,周浩前来恭送。

“对了,有钱么?”江黎摸摸干涩的衣兜,苦笑道:“就给我两千就行,多的不用。”

周浩一听,立刻从身上掏出一张黑卡,歉意道:“瞧我这记性,昨天就给你准备好了,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随便花,不够再找我要。”

“这怎么行?”

那了周浩对阎罗殿的控制权他已经很过意不去,可他复仇需要势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这钱并非必须品,他受之有愧。

“收着吧,兄弟,期待你大仇得报的那天!”周浩拍拍江黎的肩膀道。

其实周浩比江黎的年纪要大,只是在黑狱中,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王者,这些年叫习惯了,也便不在意。

江黎感激的看着周浩,两人相视一笑,很开怀。

桑木集团的落寞惊动多方势力。

这其中有不少海天本土集团,这些人之前对林杉很是看好,毕竟林氏也算行业翘楚。

林杉是未来公认的接班人,但随着林初绒事件的发生,他成为历史。

特别是林氏中一些人,对此更是笑的合不论嘴,以前或许对林杉还有所忌惮。

但这之后更多的却是潮弄与不屑。

林氏总部大楼。

处在总经理办公室的林深目光幽深,看着远处广袤的城市,胸有成竹,大局在握。

他倒要看看,林杉那个接盘侠女婿,能从哪找上三千万的漏洞补上?

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林经理,不好了,出大事了!”

林深皱眉,严厉呵斥女秘书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林经理,阎罗集团突然撤资了,原本谈好今天交货,但对方突然反水,大批货物滞留在仓库,这些木材时效性很短,若是没人交付,我们将至少损失1亿五千万的流水!”

什么?!

林深瞳孔一缩,眼神中闪烁着不可置信,他双腿一软,失声道:“怎么可能?”

阎罗集团的突然反水让林氏陷入僵局。

桑木集团的漏洞被放大,严重威胁到林氏的口碑,很快就引起林开山的注意。

这件事情推延下去,林氏的上家很不满,更多的木材基地扬言要断绝林氏的供应链。

林家老宅。

家主林开山大怒:“混账,林深,你不是说已经谈好了么?如今,为何是这般光景?”

阎罗集团是庞然大物。

更重要的是他的背后是阎罗殿,这个短短三年间兴起的集团,可以跟风云会分庭抗礼。本身就代表着极致权威。

道上口碑很重,不可能中途反悔。

除非林深做了什么惹怒到对方,否则林家跟阎罗集团合作数次,哪次出过乱子?

偏偏林深刚上任就被针对?

“混账,你给我好好把这些天所作所为列表,给我找出其中的关键点,亲自上门赔罪,否则我弄死你!”林开山一巴掌扇在林深脸上,指着对方鼻子大骂道。

林深捂着脸,低头不敢反驳,双手捏成权,眼底闪过一丝阴鸷。

不成器的东西!

林开山还在骂,气的胡子都飘起两根。

林开山身边,一个美妇上前给林开山顺气道:“爸,别太在意,都跟你说了,这林深啊,根本不行,您非得让他接手林氏,这不是瞎忙活么?我看呐,不如让梧桐进入林氏。”

“林韵,你放屁,分明是你狼子野心,想鸠占鹊巢。我告诉你,没门!”

林开山纵横一生,本身就是一部屌丝逆袭发家史。

一辈子也就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就是林深,林杉跟林韵。

这些人都上了年纪。

对家族产业无比心动,就算林韵外嫁,也时刻想着林家的财产,结婚没多久就带着女儿林梧桐回到林家,一住就是十几年,一点颜面都不要,至于她丈夫,早不知道死哪去了。

“都住口!”

林开山敲敲拐杖,呵斥道。

霎时间。

全场寂然,现场有林深的两个儿子,林俊,林杰,也有林深的老婆顾欣。

“老爷子,息怒啊!”

顾欣上前打圆场道,却被林开山一把推开,险些摔倒在地。

“闭嘴,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些年来可曾对老大的事业有过一丝帮助,娼妇,滚!”

林开山怒气冲冲,指着顾欣呵斥道。

顾欣摔倒在地,一脸委屈,眼眶通红,林深立刻上前护着顾欣道,对着林开山质问道:“爸,她是你儿媳妇,你怎么能这样呢。”

“给你一次机会,去,给阎罗集团道歉,若是搅黄了这笔生意也不用回来了,林韵留下。”

林开山对林深很失望。

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

林深搀扶着妻子顾欣离开会议室,两个儿子一同跟随,只留下林韵。

当林韵走出会议室时,林深目光阴鸷,依旧在等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算盘。”

林韵对着林深道:“大哥,不是我说你,该认就得认,你永远都比不上林杉,何必呢?”

林深捏着拳狰狞道:“林韵,就算我得不到林氏,也不可能是你。”

是么?

林韵冷笑,她靠近林深耳语道:“父亲已经答应我,只要你这次失败就让梧桐进入林氏管理层……”

霎时间,林深浑身僵硬,这不可能!

还未反驳,林韵早已冷笑着离开,看着林韵窈窕的背影,林深捏拳。

林杉看不起他就算了,连你也这样,他倒要让所有人看看,他林深如何一步步夺取林氏。

次日上午。

林深直接前往阎罗集团总部大楼。

在等了足足三个小时后,驻守阎罗集团的林若直接传出一道指令:“扔出去!”

等了三小时的林深被狼狈的驱赶。

街头围观的群众指指点点,有人掏出手机拍照传到网络段子上,引来热议。

“这不是林氏总经理么?怎么如此狼狈,难道得罪了阎罗集团?”

不少公司重新定位对林氏的战略目标。

短短一上午间,就有十几家公司单方面宣布对林氏解约。

毕竟阎罗集团摆在那里,谁敢多逼逼一句?

林开山急的头昏脑涨,眼前的事件绝对是林氏的危机,他恶狠狠的训斥了林深一顿,接着直接将林梧桐引进林氏管理层,叫她去谈判。

林梧桐年纪尚小,但执行力度毫不含糊,她有着国外名牌大学工商管理的学位。

重点是长的漂亮,一身朝气,很有诱惑力。

据说阎罗集团的老总很年轻,对这类美女没什么抵抗力,林梧桐也去了,但照样没用。

不足半小时就被轰了出去。

这回对方指名道姓要桑木集团的林杉前往,才会考虑考虑。

林梧桐跺跺脚,气呼呼的离开,从小到大,她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居然足足在烈日下晒了半小时没人理会,这谁能忍……

当林梧桐把对方的信息传送给林开山时,林开山楞住了,林深也楞住了。

这些年来他们对桑木的打压从未断续。

如今却是要林杉出面才能解决。

林开山自认他拉不下这个脸面来,跟不像对林杉低头:“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林梧桐摇摇头。

林开山脸色僵硬,特别是刚向林杉发布最后通牒,这样一来,让他如何自处?

“啧啧,看来二哥的历史,还没有落幕。”一旁的林韵戏谑道。

林开山叹息一声,接着掏出手机,想来已经做出决定。

林深手指已经刺进皮肤中,夹杂着浓浓的血迹,他恨,凭什么?

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他这边,就因为一个阎罗集团,便让他得努力全都付之东流!

他不甘心。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炼狱之王江黎林初绒整本阅读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炼狱之王江黎林初绒整本阅读全文阅读

《炼狱之王》是一本都市热血小说,主角是江黎林初绒。江黎曾经路见不平救了校花林初绒,但是却打伤了富二代罗宾。罗宾心存报复,不久就制造一场车祸撞死了江黎的父亲。而也设计让林初绒和江黎共度一夜。从此,江黎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