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爱未晚夏至, 桑旗这本小说的女记者怀孕了

bianji
1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3日16:10:54 评论 20 views

初爱未晚夏至, 桑旗这本小说的女记者怀孕了,“夏小姐,浴室已经放好水了,您请先洗个热水澡,厨房已经备好了汤饭,稍候就可以用餐了。”我问眼前稍微年长的女佣:“刚才那个人是谁?”“您是说董秘书?”“秘书?他是谁的秘书?”“抱歉夏小姐,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我又问:“这栋别墅的主人是谁?”想想那晚,原以为是他酒醉了我们两发生了什么,可联系今日种种,我依稀感觉到,那天晚上和我在酒店厮混的另有其人……

“你好小莎。”我向厨房里看看,里面还有个忙碌的背影。

豪门标配,别墅,加里面的两个服务人员。

“你要住楼上哪间房,随你挑。”他指了指楼上。

让我挑我就挑,谁跟他客气。

这房子里居然有电梯,真是变态到了极致。

我一间房一间房推开来看,当看到一间一看就具有主人气质的房间,而且里面的陈设和装修都是很男人味的,我指了指这个房间:“就它了。”

他靠在门框上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你可真会挑,这是我的房间。”

“你住在这里?”这次换我惊奇了,我没想到他会把我带到他的家里来:“你没房子了,只剩下这一栋了?”

“我有很多房子,但只有这栋我喜欢住。”他用手压住房门:‘你确定要住这间房?”

“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我冷笑,扶着墙走进去,我喜欢这里的气息:“就这间。”

“可是,这是我的房间,我择床,换了床我会睡不着。”

“那就一起睡啊!”我笑着对他说:“请。”

他挑着好看的眉毛,勾起一侧的唇角,笑的让人心驰神往。

“你以为我不敢?”他忽然弯腰抱起我,用脚踢上门然后就抱着我走到卧室里,将我放在床上。

他俯身翻身上床,两只手做俯卧撑一般撑在床上,然后悬空在我的上空看着我。

我悠哉悠哉,倒要看他能坚持几分钟。

估计,我是第一个和他在同一张床的女人还如此淡定的。

我太淡定了,他反而有些不太适应。

“夏至。”他的声音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略有些杂音,却有一种撩人的意味:“我很好奇,你这种女人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我只有底裤,没有底线。”在床上说什么底线,没趣。

原来,网传的桑旗是个花花公子不过是徒有其表。

“夏至,我很想看看你有多随便?”

“你矜持什么?”我嗤笑道:“我的第一次是被你夺去了,还装什么装?没错,我是结过婚,但是我没跟何聪上过床。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拒绝他,他也没强求,原来是高价把我卖给你,处女比较值钱,能卖个高价。”

明明在说我的悲惨过去,但是被我说的跟喜剧片似的。

他的墨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我,忽然,我有点心慌。

因为,他的脑袋忽然向我压低,然后他的唇便堵住了我喋喋不休的嘴。

脑子里忽然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想。

我这个人想的多,很少会让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虽然没和何聪上过床,但是我和他接过吻。

第一次和他接吻的时候,在冬天的湖边,我只觉得脸蛋子被风吹的疼,没其他的感觉。

但是,这一次,我的手都麻了。

我睁大眼睛看着微合着眼睛吻我的桑旗,他挺直的鼻峰像一把刀,直直都插进了我的心里。

我的心脏在遭受着一记又一记的重锤,不知所措。

我居然在心慌。

“闭眼!”桑旗的声音从我们的唇齿间挤出来:“处女!没跟其他人上过床,也没有被人吻过么?”

我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用力推开他,然后翻身坐起来。

我的心跳的很快,一张嘴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他也很快起身,坐在我的身边,他的气息喷薄着我的鬓角。

忽然,他掀起我的头发:“脸红了?”

是的,而且很烫,估计现在红的像个苹果。

他的声音充满笑意和戏谑:“刚才不还是像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将,现在怎么了,怂了?”

“我怀孕了。”我搬出重磅炸弹。

他却用手指轻轻抬起我的下巴:“怀孕了我又没对你怎样,亲你一下不至于流产。”

我的确怂了。

我怂不是因为怕他对我怎样,是因为,他的吻让我慌乱,让我意乱情迷,让我竟然对未来有所期待。

这几天,我从来都没有问过他,这孩子生下来怎样,我怎样。

我和他之间,是何聪有预谋的谄媚,是桑旗人生里的一个意外。

可能,他现在收留我,只是对我好奇,一时间的感兴趣而已。

我一向是个理性的人,我得清楚我在做什么。

我还是把房间还给他了,住到客房去。

客房就在他的房间隔壁,也很宽大舒服。

做饭的阿姨叫欢姐,她的手艺炸裂,我晚上吃了三碗饭,看的小莎捂着嘴巴想笑又不敢笑。

桑旗一边给我夹菜一边还毒舌:“你不怕把自己撑死?”

因为发烧,我好几天都没怎么吃了,后面几天吃的都是清汤寡水的。

我把空碗再一次递给欢姐:“盛满,盛满。”

他们家的米都特别好吃,等到我走了,我要跟她们讨一点米回去。

吃完饭,小莎切完饭后水果放在沙发的茶几上,然后就和欢姐回避了。

我不知道桑旗有没有带过女人回来住,反正她们满识趣的。

电视上放着脑残综艺,我看的哈哈大笑。

桑旗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低头看手机,时不时看我一眼,再看看电视屏幕,一脸的嫌弃。

他嫌我恶趣味,我知道。

这种梗我也笑的开怀。

我不笑怎么办,难道伤心饮泣。

这么烂的综艺,我居然看完了,而他也没回房间睡觉,忍受着我的笑声。

笑完了,吃饱了,该谈正经事了。

我不是一个得过且过的人,现在的日子是好过,但是不是我想要的。

我收起笑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面目英挺的男人。

“喂。”我说。

他抬头看我:“看完了?”

“嗯,跟你聊点正事。”

“你还有正事聊?”他笑的很不屑。

“跟你说下我的决定。”

“什么决定?”

“这个孩子和我,对你来说都是个意外,也许你喝多了被何聪摆了一道。”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想爬上桑旗的床的女人太多了,他没必要花大价钱睡我。

“然后呢?”他放下手里的手机,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的手肘看着我。

“孩子我不想要,我想做掉。”要不是他忽然出现了,我早就做完手术了,现在还得受二次苦。

灯光下,他的脸很清晰,甚至连细密的毛孔和鬓角边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但是,我却看不清他的情绪。

仿佛隐藏在厚厚的屏障后面,但是却有种山雨欲来的危险。

我当做看不懂,继续往下说:“你不需要付我一毛钱,我不卖身也不卖孩子,既然你是在未知的情况下睡了我,那我们之间就一笔勾销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未知的情况下?”他忽然开口,声音冷沉,似乎不太爽:“也许,我和你的渣男老公勾结,然后睡了你。”

“我是天仙?”我反问他。

他冷笑:“你想多了。”

“那就是了,既然你不觉得我是天仙,又有那么多女人想睡你,你没必要这么折腾。”

几天的相处,虽然我不能说特别了解桑旗,但是好歹了解了一些。

他虽说不是君子,但是绝对不是个坏人。

至少,他没何聪这么卑鄙。

“你一个姑娘,就这么白白被睡了,你不觉得亏?”

“怎么才不亏?问你勒索一大笔钱?”我快要笑死了,刚才不是说了么,我不要钱。

“用我的身体和孩子换的钱,你让我后半辈子花那个?”我就是穷死也不会花那个钱。

他深深地望着我,他此刻的眼神仿若冰川,遇到暖阳忽然融化了,然后丝丝缕缕地流进我的心里。

差点就让我慌不择路。

“一般来说,如果有女人有了我的孩子,现在已经在放鞭炮庆祝了。”

“庆祝什么,有了你的私生子?”我嗤笑。

他忽然用一个很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过了一会,眼中居然盛满笑意:“你想要名分?那就直说,别跟我拐弯抹角的。”

呃?他是不是会错意了?

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初爱未晚这本小说夏至和桑旗最后在一起了吗 言情小说

初爱未晚这本小说夏至和桑旗最后在一起了吗

初爱未晚这本小说夏至和桑旗最后在一起了吗,年轻貌美的女记者忽然怀孕了,当做金丝鸟被圈养,却不知道对方是谁。有一天晚上,一个人爬上了她的床 “怎么是你?”我怀孕了,但孩子不是我老公何聪的。和何聪结婚以来...
初婚有刺夏至目录阅读无弹出 言情小说

初婚有刺夏至目录阅读无弹出

小说初婚有刺夏至完整版在线阅读。初婚有刺女主叫夏至,男主叫桑旗,是一本内容丰富,剧情婉转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章主要讲述女主夏至莫名其妙怀上陌生男人的孩子,被婆婆赶出家门,本以为上了陌生男人的车可以找肚子...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