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沙发上休息的苏晚盈皱眉站起来泡了杯“雨前春”送进书房完整版

bianji
154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4日16:26:38 评论 12 views

正在沙发上休息的苏晚盈皱眉站起来泡了杯“雨前春”送进书房完整版,身为国际杀手的她,竟穿越到了一个农户之女身上?拿枪的手如今要种田? 尽管这里山清水秀,物资丰富,可是家徒四壁,身边的极品亲戚一抓一把! 好在有一个爹爹疼爱,让她决定金盆洗手,专心种田养家。 慢着,让她权衡下利弊先,钱和美貌…… 嗯……似乎都不错? 正所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金钱愿,两者都不抛!!

不为其他的,大概就是觉麻烦。

林妍栀勾唇神秘一笑,故弄玄虚的开口说道:“这个就不用你来操心了,我已经订好了人选。”

早在她决定将制作肉干的方法交给村民的时候,就已经选好了人选。

祁翎铉微微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略加思考就知晓了林妍栀口中的人选是谁。

“爹爹,女儿有话想说与爹爹听。”

林妍栀喊住林平,拉着他走到了屋内准备将自己的决定说给他听。

林平和林妍栀面对面坐下,还未开口询问女儿有什么话想跟他说的,就听见林妍栀提出将肉干的制作方法说给他听。

林平为人比较善良,早在村长求到他头上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怎么样才能让林妍栀帮助村民。

他知道林妍栀有办法替村民解决饥荒的问题,但是却碍于林妍栀对村民的印象并不算的上美好,话到嘴边几次却在看到林妍栀的脸时又默默的咽了下去。

之前发生那样的事情,多多少少对林妍栀还是有一些影响的,现在若是让林妍栀拉下脸主动凑上去,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村民们忌惮林妍栀的手段,却又惦记着林妍栀手上的资源,现在村子里就数他林平家最阔绰,别人都在啃糠咽菜过日子了,他还能顿顿有肉吃。

说不眼馋,那都是假的。

林妍栀从怀中抽出一张折叠好的纸,上面详细的写好了制作肉干的方法以及步骤,还有要注意到的配料和火候问题。

“爹爹,这是制作肉干的方法,只是需要您辛苦一趟传授给村民们了。”

林平将林妍栀交于他的东西揣进怀里,心中对于林妍栀的决定很是高兴,对于女儿慷慨的做法感到欣慰。

一时之间感触颇深,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下去。

林妍栀并未察觉觉到林平的心思,而是在看到他将肉干的制作方法收起来后,又将话题扯到了青虎山上。

若是想要制作肉干,就一定需要大量的肉类,那村民们就必须要打猎,而现在正值大旱,唯一能够满足他们需求的就只有眼前的那座大山——青虎山。

但是村子里的每一位村民都知道青虎山到底有多么凶险,就算有点武艺傍身的人也不敢轻易的进山,更不要说他们这群手无寸铁之力的村民。

进去就等于是在寻死,这是村子里多年不变的教诲。

林妍栀看着林平,缓缓开口道:“爹爹,现在虽然正值支大旱,但是青虎山的活物并不少,珍惜一些足够他们撑过这段日子。”

林妍栀倒是不怕村民上青虎山打猎,但是依她而言,这些村民在看到资源如此丰富的青虎山难免起异心,资源是有限的,但是人心的贪婪却是无度的。

而且这群村民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如果这次让他们尝到了甜头,恐怕青虎山资源再丰厚也会被贪婪无度的人给摧毁。

林妍栀神情严肃地看着林平,郑重其事地开口说道:“爹爹,青虎山外围并不算太危险,若是要打猎就只需要在外围活动就好了,只要不去贪心进山里面就不会出事的。”

林妍栀在收复青虎山里的大猫时,就已经将青虎山内内外外探查了个遍,所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青虎山到底有多么危险,真正危险的地方又在哪里。

以村民们的实力来说,只单单在外围活动的话并不会遇到危及生命的猛禽,但是相对而言,青虎山的外围资源并不是很多,所以能否珍惜就只能看村民自己了。

林妍栀提前把话说清楚,是为了防止以免有贪心之人进入山里,万一出现事故会反咬她一口,将一切怪罪在她的头上。

林平闻言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林妍栀的意思。

“嗯嗯,我知道了,我会转达给村民们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他在村子里生活这么多年,当然知晓这群村里难免会有几个贪婪之人,提前把话都说清楚对彼此都有好处。

林平将林妍栀的嘱咐记在心中,打算等会儿出去连同制作肉干的方法一起说给村民听,倘若日后当真发生了意外事故,就不能怪林妍栀没有提前警告这些人。

村长将从林妍栀家带回来的消息,说给了翘首以盼的村民们。

村民们听闻之后略加思考便想到了林妍栀家如今的情况,纷纷都止住了议论的嘴。

林妍栀的父亲林平早年受伤失去劳动能力,不能干农活也就算了,又被其家人寻了个理由赶出去,任由他和林妍栀自生自灭。

如果不是林妍栀机缘巧合下捡到了祁翎铉,对方教她武功,她用学来的本事只身闯入青虎山,恐怕林妍栀这一家早就饿死了。

现在林妍栀一家人好不容易有了可以勉强维持生计的本事,没有对当初冷眼旁观的他们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怎么还有脸去央求她照顾一下村民。

村民们大多都是明事理的人,林妍栀一家是真的困难,全家就全靠她这一个小姑娘维持生计,冒着生命危险来回奔波在青虎山。

他们不能因为眼前这一时的困难,就将压力尽数加注在一个瘦弱无力的小姑娘身上,那样的做法也太残忍了。

于公于私都是违背良心的事情。

村民们交头接耳的交换着意见决定不再纠缠着村长,他们有那么多的亲戚,这边借一点那边拼一些,互相帮衬着总能撑过这次大旱。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打扰村长了,粮食的事儿我们自己再想想办法。”

“嗯嗯,这乡里乡亲的别为了这点事儿伤了和气,等熬过这阵天灾就好了。”

“粮食的话大不了多跑几次亲戚家,总能借到一些的,若是就这样把粮食的事儿都压在人家小姑娘一人身上,我们这些做邻居的也不好意思敢伸手拿。”

大部分的人对此还是比较开明的,既然林妍栀并不愿意帮他们,那他们另想办法就是。

然而,这其中有几家却不这么想,这几家人就是觉得林妍栀明明有能力却不愿意帮助他们,心肠歹毒的很。

在一片和谐的讨论中有几个村民的对话尤为难听,其中就数长相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村民说的话最为难听。

“什么困难不困难,我看林妍栀就是不想帮,不就是多打几头猎物吗,青虎山上的野兽那么多,有什么难的。”

其中一个长的膀满面油光的,一双眼睛硬生生的被脸上的肥肉挤成一条线,恶狠狠的唾了一口:“没想到林妍栀那丫头居然这么歹毒心肠,这么多年当真是瞒的我们好辛苦。”

还有两三家也跟着一起附和,不外乎都是在抱怨着林妍栀的狠心和绝情。

恰好这几家不要脸的人的话让林平给听到了,他本来是想将制作肉干的方法告诉村民的,但是刚进门就听到了这几家人在说林妍栀的坏话。

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忍不住开口出言为林妍栀辩解。

“说我女儿歹毒心肠,看你们这群才是真正的肮脏,专门在背后嚼舌根,污蔑别人的名声!”

林平气愤不已,忍不住为自己的女儿打抱不平,他女儿才不是那种狠心的人,相反还是一个体贴入微特别会照顾人的孩子。

小小年纪就跟着他吃苦,这么多年来一句怨言都没有,还处处的为别人考虑着,这么乖巧懂事的女儿这群村民怎么好意思毁人名声。

就只是因为林妍栀没有答应要帮助他们解决饥荒的问题,所以这群贪得无厌的村民就用这世间最恶毒的语言去污蔑他的女儿,丝毫不知道感恩。

林平咄咄逼人的说道:“于公于私我林平并不亏欠你们,自然也就没有义务非要救济你们。”

他的一袭话堵的这几家村民哑口无言,纷纷涨红了脸躲到角落里不敢吱声。

林平并没有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这几家不要脸的村民身上,而是趁着大家伙都在的份上,当着众人的面将林妍栀交给他的肉干制作方法亮了出来。

他朗声说道:“这是制作肉干的方法,其他的就不用我多说了。”

林平的话宛如数九寒天里的一把篝火,瞬间为濒死的旅人驱散了黑暗。

本来要走的村民们听到林平的这一番话,又纷纷止住了脚步围了上去,七手八脚地询问着林平,想要从对方口中得知制作肉干的具体方法。

村长小心翼翼的从林平手中接过那张份量轻薄的纸封,高兴的指尖都在颤抖。

他之前去求林妍栀的时候,就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并没有觉得林妍栀会答应帮他们。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不过半天的时间,林妍栀就将制作肉干的方法给交出来,拿来送给村民们用以应对饥荒。

现在方法已经有了,但是却缺少制作肉干所用的最重要的材料,那就是猎物,不过林平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林平扫视了一眼村民们,这才慢吞吞的将林妍栀之前嘱咐他的话说给大家听:

“青虎山虽然危险,但是只在外围活动的话就不会遇到凶兽,只要你们不贪心跑山里面,是不会出事的。”

林平没有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他将林妍栀嘱托他的话说完之后,就和村长道别离开了。

如果不是村长手中捏着的信封,村民们可能会怀疑这只是一场梦,。

但是无论如何,至少林妍栀做到这个份上,而且还将方法交于了村民,这都是一个值得庆幸的事情。

制作肉干的方法并不算难,村民们挨个看完之后,纷纷将方法记在了心里,便离开了。

村长留了一个心眼,刚才林平和那几家村民对峙的话,被他记在心里,他扫视了一眼这几家赖着不走的村民,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只听到村长威严的声音响起:“你们这几家人若是想要学制作肉干的方法,就先去给林妍栀一家道歉,否则别想从我这儿听到一句关于制作方法的话。”

村长对于这些背后说人坏坏的村民深恶痛绝,自然就不会这么客气的让他们白占便宜。

想要学制作肉干的方法是吧,可以,先去跟说出这个方法的林妍栀道歉。

求的人家的原谅再回来找他,不然就做梦去吧!

林妍栀送走林平后这才重新回到了屋子里,现在,屋子里只剩下她和祁翎铉两个人。

如今制作肉干的方法被他她交出去替村民解决饥荒,林妍栀想要继续靠售卖肉干赚钱,肯定行不通了。

如今会制作肉干的人不再只有她一人,现在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已经知晓肉干的制作方法,林妍栀只能另辟蹊跷,和祁翎铉商量其他的办法。

祁翎铉一脸兴致勃勃看着林妍栀,语气颇为欢快:“吱吱将我唤进屋子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来解惑的嘛?”

林妍栀闻言瞪了一眼祁翎铉,她之前已经警告过他,不许再叫这个怪异的名字,没想到祁翎铉居然是个计吃不计打的主,仍旧不思悔改的继续用这个称呼着她。

祁翎铉摸摸鼻子,讪笑着岔开话题,“师傅,有社要求尽管提便是,徒儿定当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林妍栀也知晓她不能只靠这一个方法继续运营下去,现如今肉干很快就会在市面上失去新鲜度,她若是想要继续营生下去。

林妍栀沉吟片刻,这才不急不慢的说道:“我想把肉干的生意给扩大,顺带再做一些其他的吃食放到市面上去售卖。”

祁翎铉思考片刻,分析着当前的局势,他知晓林妍栀担心自己制作的肉干会失去其本身的价值,但是就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尚且为时过早。

林妍栀见祁翎铉迟迟没有答复,心里不禁有些急了。

她看着祁翎铉又继续说道:“现在生意受大旱影响不太好做,若是再找不到改进的方法,恐怕市场就要滞销了。”

林妍栀的生意好不容易有了些起色,但是却赶上了这种天灾,整个人不郁闷是不可能的。

祁翎铉见状,笑着安慰她:“师傅莫急,这只不过是一时的而已。”

相对而言,祁翎铉在生意场上比林妍栀要看清的多,事情还没有变得那么严峻。

她有些沮丧的抱怨了一句:“总不能就这样干耗着,什么也不做吧!”

祁翎铉淡笑不语,故作神秘。

林妍栀想让生意扩展的再大一些,不能只局限于眼前的小格局,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支持她的祁翎铉这一次却和站在和她对立的一面。

“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那么着急干嘛。” 祁翎铉不急不躁的说道,颇有一丝安于现状的样子。

林妍栀被祁翎铉的态度搞懵了,难得露出来迷茫的神色,“哪里好了?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祁翎铉看着关心则乱的林妍栀,略有些无奈的叹气。

他沉吟片刻,便将自己这几日的想法说了出来:“现如今肉干的生意刚起步,不如为其制作一个专属于师傅你的标识。”

林妍栀疑惑不解,“标识?”

祁翎铉越想越觉得可以,便兴致勃勃的为林妍栀解惑,“当然,有了标识就等同是有了名字,倘若日后当真有人以假乱真,凭借标识便能区分开来。”

林妍栀恍然大悟,终于明白祁翎铉口中的标识究竟是何物,这不就是她前世时看到过的商家品牌吗?!

将东西盖上专属于她自己的品牌标志,日后就算是有人想捣鬼,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来差距。

况且她并不一定只做肉干,青虎山资源这般丰富,有的是商机等着她去探索。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孟川, 江可绝代妖医这本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穿越重生

孟川, 江可绝代妖医这本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孟川, 江可绝代妖医这本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不!不要吃我!呼……呼……”孟川猛然从床上坐起,满身虚汗。“这是怎么回事儿,那条巨蟒呢?”孟川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有些发懵:这不正是自...
霸宠凰妃小说完整版阅读 穿越重生

霸宠凰妃小说完整版阅读

霸宠凰妃小说完整版阅读,《霸宠凰妃》是一本穿越古言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秦凰和轩辕溟宸,主要讲述,她本是现代一个超级强者,遭人背叛,穿越到古代,成为了秦王府的废物郡主秦凰,原主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