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晚上一个人爬上了她的床怎么是你这是一本什么小说

bianji
156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1日15:49:52 评论 11 views

有一天晚上一个人爬上了她的床怎么是你这是一本什么小说,“可我认识您,夏小姐,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考虑考虑肚子里的孩子,您说呢?”我一愣,没想到居然连一个陌生人都知道了我怀孕的消息。看他的表情,似乎了解些什么内幕。果不其然,他微微一笑,说:“您是不是很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年轻貌美的女记者忽然怀孕了,当做金丝鸟被圈养,却不知道对方是谁。有一天晚上,一个人爬上了她的床 “怎么是你?”

真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男人,这样的长相,我肚子里的孩子日后要是生出来,不论男孩女孩都会很漂亮。

“夏至。”他在喊我,我刚才居然走神了。

“在。”我急忙应。

“中午有个午餐会议,晚上有个酒会你都得跟着,如果表现好我就用你。”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冷笑。

“决定权在我,你没有讲价的余地。”他低下头去继续工作:“出去,中午十二点在办公室门口等我。”

我看他两秒钟,然后转身出门。

我在秘书室的一个上午,基本上了解了做秘书的工作流程。

特别是部长,需要将其他秘书的资料汇总筛选,主要是直接汇报给桑旗。

但是没有陪着应酬这项工作。

我去问那个徐宛,她告诉我:“都是桑总的特别助理陪着。”

“特别助理姓什么?”

“姓何。”

何他大爷,怎么这么多姓何的。

我听到姓何的心里就堵。

中午十二点我准时在桑旗的办公室门口等他,他从办公室走出来,直接从我面前走过。

我跟着上去,忽然他停下来回头瞄我。

从头至脚。

“你只有这一身衣服?”

我低头看看自己。

还是几年前的通勤装,真丝衬衫搭半身裙,还有高跟鞋。

我是跑新闻的,平时一双球鞋和牛仔裤走天下,基本不这么穿。

这一套我上次穿来采访桑旗,正式一点的衣服我只有这么一套。

“T恤衫牛仔裤一大堆,你如果喜欢我现在就回去换。”

他很忍耐地看我:“中午就这样算了,晚上的宴会要穿好一点,吃完饭带你去买衣服。”

“你真是一个好老板。”我真心真意地夸他。

他却没理我,径直走进了电梯。

在驱车去餐厅的路上,他坐在后座我坐在副驾驶。

他忽然问我:“中午跟什么人吃饭你有了解么?”

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和大通电子的高层。”

他没问住我,后面就没再跟我说话了。

我从倒后镜里偷瞄他,他闭着眼睛闭目养神,睫毛垂在下眼睑,投射出一个美好的弧度。

长的好看的男人,优渥的家世,至高无上的地位,看样子他什么都拥有了。

那也就是说想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干嘛要找我?

而且,还是以那种方式?

我真想把他灌醉好好问他。

晚上不有酒会么,我的机会来了。

中午的餐厅很高级,我在心里窃喜。

因为常年跑新闻,基本不是盒饭就是汉堡,都是自己先贴钱然后再报销,我们杂志社的财务都在冬眠,基本上下半年能拿到上半年的饭贴就算求爷爷告奶奶了。

走进餐厅,我鬼戚戚地塞给桑旗一张小纸条。

他低头看了一眼:“什么?”

“早上我请姚可意吃早餐的发票,你得给我报了。”

他看我一眼,然后丢在地上。

我急忙捡起来跟着过去,居然想赖账,堂堂大禹的副总裁,这么做是不是太不敞亮了。

刚站稳,对方的高层已经到了,我正低着头把发票给放回包里,这时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桑总您好,我是大通的市场部的经理,我叫何聪。”

何聪?

冤家路窄。

我抬起头,刚好他看向我。

我们打了个照面,他很明显没料到会在这里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喊出我的名字:“小至。”

何聪就是大通电子的,来的路上我就在想有没有可能会遇到他,没想到真的遇到了。

好死不死的。

桑旗看看他又看看我,嘴角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何经理,你和我的新秘书认识?”

何聪有点愣:“新秘书?”

看桑旗的笑容,我忽然意识到,中午这个饭局根本是他故意挑我来的。

徐宛不是说了么,一般来说应酬都不用秘书陪着的。

他对我的情况了若指掌,我觉得一开始,我有点轻敌了。

在座的一共就四个人,我和桑旗,大通电子的是何聪还有他们的董事长。

董事长和桑旗的饭局何聪能参加,说不定就是桑旗点名的。

他想让我难堪。

看来,他太不了解我。

我经历过人生很多个难堪的时刻,早就习惯了。

所以,吃饭的时候他们聊他们的,我吃我的。

桑旗让我去点的菜,所以我点的全是鲍参翅肚,我喜欢吃螃蟹,巨大的珍宝蟹一点就是两只。

菜上来之后桑旗回头看我一眼:“你很饿?”

“是啊,不饿吃饭干嘛?”

“再点两个素菜。”他说。

有钱人外面吃饭要吃素菜,我们穷人只点自己平时没机会吃的。

菜上来之后,我一心一意地吃菜,他们讲什么我当没有听见。

何聪一直在看我,然后偷偷地剥蟹钳放进我的碟子里。

我用筷子直接拨到桌上,他剥的我不吃。

这个细微的举动被桑旗尽收眼底,他淡淡地笑:“何经理真是很怜香惜玉的人,连我的秘书都一并照顾了,不知道这么好的男人有没有结婚?”

何聪讪笑着,推了推黑框眼镜:“结了,结了。”

“听说何经理的太太是个大美女。”何聪的董事长笑着说:“还是一个记者,何经理真是好命。”

何聪的董事长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他。

何聪的那些饭局档次还不够,只能请来总经理级别的人。

我用小榔头敲螃蟹的大鳌,一榔头下去硬壳被我砸的稀碎。

然后我在硬壳里找蟹肉吃,我的手机在手边响了,满手都是蟹油,用手背点开,是何聪发过来的消息。

忽然想起来,你不能吃螃蟹的。

我转过头,继续吃的风生水起。

是有人说孕妇不能吃螃蟹,但是我有个朋友住在海边,一连生了三个,怀孕的时候螃蟹当饭吃,孩子生出来各个壮壮实实。

再说,我还没打算留下孩子,现在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吃到我实在吃不下去了,桑旗他们也没动几筷子,我打算打包晚上回去看电视的时候吃。

桑旗让我去买单,我向他伸出手:“给钱。”

他将一张卡拍进我的手心里,我接过就去买单。

“小至。”何聪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就知道他会跟过来,我压根没回头,懒得看到他。

他转到我的面前来:“小至,你怎么变成了桑旗的秘书?你不是辞职了在别墅养身体么?”

“我不是辞职了,我是被开除了。”我纠正他的措辞:“何先生,你卖了我是不是还收了钱负责盯着我把孩子给生下来?”

“小至。”他很隐忍的:“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能不能现实一点?”

我接过收银员还给我的卡,顺手揣兜里。

“怎么现实?请指教。”

“你乖乖地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我再亲自接你回家,我们跟以前一样过日子,好不好?”

中午吃太多蟹肉,都堵在心口。

我此刻真想张嘴都吐在他脸上,但是又觉得这么好的螃蟹不能被他糟践了。

“我都给别人生了孩子,你还能接受我?”

“可以的,小至。”他拉住我的手表决心:“小至,你相信我,我不嫌弃你,只要你好好地生下孩子,如果是个男孩。”他脸上忽然呈现出了一种莫名的光彩:“如果是男孩,那就更好了。”

我猜想,对方家需要传宗接代,所以生男孩就一劳永逸了。

看何聪现在的反应,我有点困惑。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 言情小说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

陈生字八荒章节在线阅读无广告,陈生字八荒小说免费章节由网络作家神无踪写作,是一本都市兵王逆袭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陈生姓陈名生字八荒,是个孤儿,十三岁他就进入特种部队历练,十年后已经...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言情小说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陈生字八荒的小说名为战狱修罗又名绝武神卫,是一本都市神豪逆袭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陈生字八荒,是个孤儿,十三岁时从小无父无母的他选择了参军,又在部队历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