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一朝穿越叫穿越之神医傻妃

bianji
163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23日16:25:42 评论 36 views

她是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一朝穿越叫穿越之神医傻妃,她成了她—— 她狂,她傲,她一手医术,一根金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且看她如何揭开姨娘真面目,撕破庶妹的虚伪,退婚七皇子! 某女说:七皇子?我瞧不上,倒是皇叔……还不错! 某男说:阿星,过来。 某女一扑而上:皇叔,我来了!!

“母亲……您要替我讨回公道啊!现在已经查清了我没有下毒,可,可我这手却已经废了!我以后,是不是再也弹不了琴了?母亲我怎么办啊。”叶芷芙很不适时的哭了起来。

“吵死了,闭嘴。”叶挽歌拍了拍耳朵,对叶芷芙这般厚颜无耻的哭诉十分的佩服,一有人顶罪就飘了?

徐氏与叶芷芙对视一眼,母女都对叶挽歌满腹狐疑,这何止性情大变啊!

徐氏叹了一口气,抹着眼角的眼泪,“别哭了,芷芙,你的手我定会请最好的御医为你医治的,一定能好起来的,至于歌儿……她定然也是受了七皇子的打击心情不好,你做妹妹的,便多让着她吧。”

“姨母这话什么意思,我打她,可不止因为下毒一事!”叶挽歌本不欲和这母女说话,但这惺惺作态的模样实在太令人恶心。

“那芷芙又是……”徐氏脸色僵硬,今日自从见到叶挽歌以来,脸色就没好看过。

“姨母,叶芷芙敢叫你母亲,你也敢应?看来这不分尊卑是您教的了?我怎么记得,唯有嫡妻才能称得上一声母亲呢!”叶挽歌眼神里满是不加掩饰的嘲讽之意。

徐氏眼底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狠意,几乎笑不出来了,“歌儿说的是,芷芙你可听清了?以后这样的错莫要再犯!”

“……是,母……姨娘。”叶芷芙万分屈辱的咬着下唇。

“还有,叶芷芙的贴身丫鬟杏儿今日竟敢对我大呼小叫,这不分尊贵的性子莫不是都是叶芷芙你教出来的吧?”叶挽歌笑眯眯的,是一个也没打算放过。“我明明罚她掌嘴了,不知怎么的,就跑去喊姨母了,这岂不是罪加一等?”

“这死丫头竟然对你不敬,该罚!掌嘴五十,仗刑三十,歌儿觉得可好?”徐氏说话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

“还行,就这样着吧。”叶挽歌不太满意的点点头。“姨母,我瞧着这府里的下人奴仆都不太懂事,你是管家的,可要好好教导他们啊,要不然传出去,丢的可是咱们整个永宁侯府的脸面。”

“……姨母晓得了。”徐氏完全笑不出来却还要扯嘴角,是以模样十分难看。

“知道便好。”叶挽歌架子端的十足的挥挥手。

“那姨母便带芷芙回去了,我定会好好管教她。”徐氏说罢实在忍不下去了,转身扶着叶芷芙,不待叶挽歌说话,便匆匆离去。

待人走远了,叶挽歌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叶挽歌啊叶挽歌,索性你身份够尊贵才压得住这些人,若是与叶芷芙身份对调可如何是好,可惜你从前却徒有身份还让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人骑到了你头上,一步步将你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太不应该。

但你放心,从今往后,无人再能欺负你!

徐氏母女,今日这些不过是前菜罢了,以后有我在的一天,你们都不会好过……

檀香萦绕的书房,书案后的一个男子正在低头作画,他一身叶袍干净无尘,长发松松垮垮的披在身后,只用一根发带系着,如玉温润的脸却泛着一层淡淡的寒霜。

书案前方有一黑衣男子单膝跪着,面色寒凛。

男子听完禀报,薄唇微动,“倒是和传闻中大相径庭。”

黑衣男子问道,“爷,看来郡主并未因您那一掌受伤,既已能处理家事,向来是无恙,那这药可还送?”

眼前男子,正是那个愤慨之下打了叶挽歌一掌的秦非夜,他似乎想起什么不快之事,将手中画笔一掷,“不必。”

——

永宁侯府,毓秀院。

叶挽歌替自己医治了一番,又服了药,才觉得身体好受了些,“这个秦非夜下手也忒狠!说起来,他当时在树下莫非是想救人?”

“小姐,你说什么?”香冬收拾着满桌子的药材,没听清自家小姐说了什么。

毓秀园是叶挽歌在永宁侯府的独立小院,共配了四个日常起居的丫头,还有四个粗使丫头,两个粗使婆子,另配一个随身服侍的大丫头,一个管事嬷嬷,整个院子便足足有十二个下人伺候,这古代的一个郡主,排场真是不一般。

但院子里这些人,大多是后来徐氏送进来的,仅剩一个香冬和一个汤嬷嬷是叶挽歌生母身边之人,可这两人都被打发去干粗活了,平日里是没办法在叶挽歌跟前伺候的,以前的叶挽歌亦从未想起过二人,今日的叶挽歌便将人叫到了跟前。

香冬是六七岁的卖身葬母,被心善的叶母带回了府中,因此心存感恩,如今已有十九岁,年长叶挽歌几岁,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了,比之柳儿成熟稳重了许多,只是常年干粗活,看起来有几分憔悴。

叶挽歌摇摇头,“无事,香冬,日后你便跟我在身边贴身伺候吧,晚些将汤嬷嬷也唤来,这院子里的管事嬷嬷,我也要换。”

香冬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对小姐今日突然唤她来去取药一事已经十分震惊了,她身上穿的是粗布,头上手腕上半点首饰都无,略有些局促的往衣袖里藏了藏满是茧子的手。

“小姐,您是说让奴婢以后再您跟前贴身伺候着?奴婢……奴婢做惯了粗使活,怕是无法……”

“你觉得做不来?”叶挽歌双眸澄澈的看着香冬。

香冬急忙摇头,“不是的小姐,奴婢只是怕伺候不周。”

“既然不是,那就无须多言,香冬,从前是我愚昧,往后我不愿再像从前那样活了,而你是我母亲的人,我愿信你,你可愿帮我?”叶挽歌深谙收买人心之道,在这偌大的永宁侯府中,她总得有自己的人的,而眼前的香冬,便是很好的人选。

香冬一个哽咽,扑通跪下,“小姐,奴婢愿意,奴婢愿一辈子为小姐做牛做马!”

“我可不需要你做牛做马,我需要你成为我的眼睛,成为我的左右臂罢了,起来吧。”叶挽歌摇头轻笑。

香冬喜极而涕,急忙站起身来,眼眸之中满是亮晶晶的光彩。

“在院子里收拾出一个药房吧,再替我寻人打造一套纯银所致的银针,还有我需要……”叶挽歌说了许多东西,务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医药所用都弄齐全,她这一身毒素必须尽快排出,还有这虚的一逼的身体,也需尽快调理。

“小姐说的奴婢都记下了,只是所说各项支出应当不少,奴婢担心账房不给支银两……”香冬面露为难之色。

叶挽歌恍然大悟。

她倒是忘了钱这一茬了,“我不是有个小金库?我母亲的库房也在处,还有我这些年收到的赏赐之物都不少,你挑拣些寻常的拿出去卖了吧,反正也用不到。”

“是。”香冬应下。

“同我去看看柳儿吧。”叶挽歌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来,香冬急忙上前扶起,她一个用力站起身来,很明显的看到香冬的身子突然矮了一截,好不容易才站稳。

叶挽歌由香冬搀扶着来到柴房外,柴房外只有一个娇憨的丫鬟守着,将叶挽歌前来立刻请安行李后将门打开。

柴房内有些阴暗昏黄,柳儿缩着身子坐在一堆枯草之中,见了叶挽歌,又哭了起来。

叶挽歌皱眉,“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君墨染花娆月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穿越重生

君墨染花娆月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

君墨染花娆月这本小说作者叫什么名字,君墨染花娆月是一本古代穿越重生小说,本书书名叫做《王妃她身怀绝技》,由作者醉风流精心编写,又名《戏精王妃》。花娆月本是二十一世纪最厉害的解毒师,...
穿越女主柳拭眉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穿越重生

穿越女主柳拭眉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穿越女主柳拭眉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穿越小说女主柳拭眉的小说名字是《报告医妃王爷他又在装傻》,小说中穿越而来的柳拭眉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丞相府的大小姐,更没想到自己柳家大小姐未来准...
重生之神级投资方铭华小说最新章节 穿越重生

重生之神级投资方铭华小说最新章节

重生之神级投资方铭华小说最新章节,重生之神级投资的故事中,方铭华从2020年穿越到了2013年,而当方铭华在经过一年的时间,积攒了一亿多元的启动资金时,方铭华却清楚,自己虽然只记得...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